2011年6月29日星期三

《自由欧洲电台》非暴力革命的输出:从东欧到中东

核心提示:“我们只是想试着让世界相信,实现变革的唯一正确途径是非暴力的,且有策略的抗争。”每一场起义都在本土成长,但非暴力的原则可以被传授,还有那些躲避催泪弹和网络审查的技巧。

原文:Exporting Nonviolent Revolution, From Eastern Europe To The Middle East
时间:2011年2月21日
作者:Courtney Brooks, Milos Teodorovic
本文由“阿拉伯的劳伦斯”翻译

One of Otpor's main methods in overthrowing Serbian President Slobodan Milosevic was to win public support through humor by mocking the regime.
【图:在推翻米洛舍维奇的过程中,Otpor(抵抗)组织使用的主要方法是通过幽默的形式嘲讽当局以赢得公众的支持。译注:图中女孩手拿的标语是模仿Facebook上加好友时弹出的问题,上写:如果你认识阿拉伯独裁者穆巴拉克,可以送一个私人消息给他吗?】

斯尔贾・波波维奇(Srdja Popovic)有一个梦想:有这样一个地方,在这儿政治变革是通过非暴力斗争实现的。

他最初是一位民主活动人士,在他的祖国塞尔维亚组建了Otpor(抵抗)组织。而正是这个组织领导了十年前推翻独裁总统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的抗议运动。

随后,波波维奇开始输出自己的非暴力战术,帮助训练来自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的活动人士,而这些活动人士后来领导了2003年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和2004年乌克兰的橙色革命。

而现在,波波维奇开始部署他的新组织,Canvas。这次,他走得更远——向最近推翻了埃及和突尼斯专制政权的民主活动人士提供帮助。

波波维奇说,“我们只是想试着让世界相信,实现变革的唯一正确途径是非暴力的,且有策略的抗争。”

“我认为,这些天我们在整个中东地区抗议中看到的那些世俗化(译注①)的年轻人是这一地区的新面孔。我愿意相信,他们足够强大,也足够聪明,能打败极端主义,包括伊斯兰极端主义。”

类似Canvas等组织的工作和不断涌现的社交网站,如脸书和推特,还有正在出现的一代网络青年(他们也越来越不受影响)结合起来,创造出的完美风暴,威胁到了从欧洲到北非,再到中东的独裁政权。

传授非暴力

波波维奇说,Canvas成立于2003年,已经培训过来自37国家,包括津巴布韦、北韩、白俄罗斯和伊朗的异见人士。关于他的组织是否培训过例如阿尔及利亚和也门的这些现在正在举行抗议,试图推翻专制政府的活动人士,他说除非活动人士们自己说出来,他自己不能透露这个信息。

波波维奇的思想体系,同时也是Canvas的思想体系,受到了圣雄甘地、马丁・路德金博士和基恩・夏普等人的思想影响。美国人基恩・夏普写了几本关于非暴力斗争的书,包括著名的《从独裁到民主》。(见此篇

2009年夏末,Canvas和其它几个非政府组织合作,把约20名埃及活动人士带到了贝尔格莱德,进行了关于促进埃及变革的为期一周的战术培训。这当中的一些人有后来成立领导最近反政府抗议的四六运动的创始人。

佩塔尔・米利塞维奇(Petar Milicevic)是非政府组织欧洲没有选择的创立者,他也帮助进行了培训。他说,他和埃及人谈论组织运动和激发年轻人支持的重要性,以及如何使用社交媒体来实现这两个目标。

“在抗议的过程中,我每天都和在埃及的朋友联系。他们在此期间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希望获得国际社会的关注。”米利塞维奇说。

“我们给他们提供了一些其它我们所能提供的帮助,也筹集了一些救援资金,但是他们都拒绝了。【他们说】我们只想让世界都知道,这是我们埃及公民的革命,不是其它什么伊斯兰革命或者政变。”

笑对监牢

在推翻米洛舍维奇的过程中,Otpor使用的主要方法是通过幽默的形式嘲讽当局以赢得公众的支持。有一个著名的例子,他们把一个有米洛舍维奇画像的油桶滚下街道,旁边的人轮流用棒球棒敲击油桶。活动人士们经常受到逮捕和殴打,但是据报道,他们很少在监狱里过夜。


【图:示威不是请客吃饭】

但是在培训那些来自诸如埃及、伊朗和白俄罗斯的异见者的时候,Canvas也认识到,自己正在培训的这些活动人士将来可能会因他们的抗议活动而被关进监牢。

格鲁吉亚人妮妮(Nini Gogoberidze)参加了2003年的格鲁吉亚玫瑰革命,她现在是Canvas的一名培训师,主要同伊朗的异见人士合作。她说,每种抗争都不相同,各个政权对付异见者时使用暴力的程度也不同,而这正是他们之间最大的差异。

“在格鲁吉亚和乌克兰,我怀疑是安全部队,甚至是武装部队发起了街道上最初的流血冲突。但是我很确信,这样的情况不会出现在伊朗或者任何其它暴力的政权,”妮妮说。“使用暴力的程度差异将各个国家的斗争区分开来。”

她认为培训就象“头脑风暴”,活动人士以他们自己的创造力来发展对抗其政府镇压的办法。

“没有人比当地人更清楚如何发起动员,你明白我的意思。而这也是非暴力斗争的主要思想,”她说。你不能输出斗争,我不会【派】10个人,塞尔维亚人、格鲁吉亚人、或者乌克兰人去其它国家制造一场革命。革命完全是一件由本土催生和在本土成长的事。“

‘斗争必须在本土成长’

2007年,非暴力冲突国际中心的主席杰克・杜瓦尔(Jack DuVall)也在埃及举办了一场为期一周的关于非暴力抗争的教育研讨会。他强调说,外国机构不能去“培训”如何在某个特定国家对抗镇压——而应该提供一个非暴力对抗的模板。


【图:2000年3月,Otpor的成员站在一个由报纸做成的笼子里,抗议塞尔维亚政府对独立媒体的压制。】

“外人完全没有这个能力向那些想参加民众抵抗的某个国家的人提供行动建议,”杜瓦尔说。“能讲授的只是这种斗争形式的概念和普遍实质;但是最终还是要那个国家的人自己去实践。而那些人都是担着风险的。”

83岁的基恩・夏普,被称作非暴力抵抗战略界的卡尔・冯・克劳塞维茨(Karl Von Clausewitz  译注②)。他认为埃及人的革命“非常勇敢。”他说,他很高兴自己的作品对埃及人有用,但是所有的荣誉应属于埃及人自己。

“如果人们不再害怕,那么独裁者就有大麻烦了。而且他们也做到了,把非暴力的原则保持在一个了不起的水平——不是完美的,但是是一个了不起的水平——甚至是在他们遭受攻击的时候。”基恩・夏普说(点此查看访谈全文)。

“有些人总是说,也许人们对使用暴力更有兴趣,但是埃及人却一直在说,和平,和平,和平。而这一切在示威的规模超过一百万的人的时候仍能被保持住,这实在是一项惊人的成就,也是他们成功的关键。”

不幸的原因各不相同

通过口耳相传和社交媒体,Canvas的讲义中北非和中东地区广泛流传。

巴尔的摩县马里兰大学的社会学副教授Zeynep Tufekci说, 团结起来的消息和实用的知识——从如何处理催泪瓦斯到如何逃避网络审查——在突尼斯,埃及和其它处于政治动乱中的国家之间流传。

“这真是一场非常完整的运动,即使这些起义都非常有民族性,也非常有组织,”Tufekci说。“他们不仅受到外界的启发;也因他们自己的痛苦而受到激励,但是关于革命的技术方面的考则则受到了其它地方的启发。”

格鲁吉亚的活动人士Gogoberidze说,她所培训的伊朗人没有一个来自像绿色运动这样的正式的活动人士组织。她说,她教授过家庭主妇,学生,还有记者,告诉他们如何参与非暴力斗争。

我问她,Canvas是怎么同这些人联系的,她的回答很简单,“是他们找到了我们。”

欧洲自由电台/解放电台巴尔干事务处的斯洛博丹 科斯蒂奇(Slobodan Kostic)和艾娜 斯特瓦诺维奇(Ena Stevanovic),还有欧洲自由电台/解放电台格鲁吉亚事务处对本报道亦有贡献。

译注① 这里的世俗化是“宗教化”的反意,为防中文中的语义外延差异引起误会,特此说明。

译注② 卡尔・冯・克劳塞维茨(1781年-1831年),普鲁士将军,军事理论家,曾著《战争论》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