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3日星期日

卫报 中国好心人不顾殴打探访被软禁的盲人律师陈光诚

核心提示:一年多以来,自学成才的盲人律师陈光诚和他的家人一直被软禁在临沂东师古,没有任何通信手段。官员们说没有指控过他,甚至不承认拘留他。但尝试来探望他的几十人受到监视他的打手们威胁、殴打以及投掷石块。然而,这样的手段,不但没有吓住探望者,反而成燎原之势;最初的涓涓细流已经汇聚成为小溪。

原文:Wellwishers brave beatings to visit lawyer under house arrest in China
译文:中国好心人不顾殴打探访被软禁的盲人律师陈光诚
日期:2011/11/11
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和校对

Chen Guangcheng
【中国律师陈光诚,已被软禁一年多。图片:美联社】

很多人都希望陈光诚在周六过一个快乐的40岁生日;有些人计划旅行数百英里,到他所在山东省的村庄去祝福。他的支持者没有人指望能看到他本人。

一年多以来,这位自学成才的盲人律师和他的家人一直被软禁在临沂东师古,没有任何通信手段。官员们说没有指控过他,甚至不承认拘留他。但尝试来探望他的几十人受到监视他的打手们威胁、殴打以及投掷石块。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手段,不但没有吓住探望者,反而成燎原之势;最初的涓涓细流已经汇聚成为小溪。

人权观察高级亚洲研究员尼古拉斯・比奎林(Nicholas Bequelin)说,对于陈的支持,部分反映了把他作为权利运动的"代表"的地位。

"[不过]促使活动人士们行动的动机,是因为这是一个不合理的的案例... ...对其迫害程度超乎寻常"比奎林说。

尽管当局说持不同政见者,如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被监禁是因为他们触犯法律,他们否认陈受到任何限制。

"随着越来越多的公民前去探访陈光诚,遭遇殴打和其他暴力行为,中央政府不能再重复陈是自由的这样的滥调,也不再假装它无权阻止临沂市政府,"中国人权捍卫者(维权网)国际主任雷霞说。"
.
即使是官方媒体《环球时报》最近建议临沂当局应提供更多的关于这个案子的信息,这是他被关押以来,中国的报纸首次曾提到他。

陈光诚帮助失地农民和在残酷的计划生育打击下被迫堕胎和绝育的妇女,冒犯了临沂市当局,凸显官方滥用职权。

他因破坏财产和"组织聚众扰乱交通"被判入狱四年,而他的支持者说是为了报复。去年从监狱中释放后,他和他的妻子孩子立即被软禁于自己的家乡。

"以前我是在一个小监狱里,现在我在一个更大的监狱里,"陈在朋友成功传递给外界的视频中说。这段录像的流出引来暴徒冲进他的家,殴打他们夫妇,致使陈昏迷,据由他的妻子几个月后私运出的信件说。

他的长期健康问题受到日益关注 - 他没有医疗待遇 也没有家庭粮食供应。但这一暗淡的情况催生显著的团结,就像目前的借给艺术家和活动家艾未未的钱支付他的税单,令当局惊讶万分。支持者将戴上黑墨镜的图片上传于网上- 模仿陈的象征性标志 - 张贴标语,要求释放他。有些人甚至将一面旗帜挂在山东省的驻京办事处。

更值得注意的是,数十人试图接触他,即使已知过往的访客被殴打,被拘留和被偷窃财物的详细情况。在一篇强有力的文章《评论是免费的》中,小说家慕容雪村这样描述他的访问:"看不看他,我犹豫不决……我有自己的小心思和小算盘:我不想自己的书被查禁;不想当敏感词;我计划去几个国家演讲;还有最重要的:我害怕。我怕疼,怕挨打,也怕失去自由。

维权网报道,近100个警卫,大多从其他村庄雇来的,将这个家庭处于严密的监视之下,每天100元(10英镑),远高于当地平均工资水平。在小村庄有两个手机干扰器,陈的房子周围有8个监控点。

官员们还告诉居民,陈光诚是叛徒,并责令他们不与任何人讨论他,不指引他家的方向。如果他们发现访客,拨打专门的热线电话。

尽管受到压力,几位邻居试图帮助这个家庭 - 据说被拘留6个月。有些人最后离开了这个村庄。

支持者发现,当局允许陈的6岁女儿去上学了 � 由监视家庭的警卫接送 � 这是一线希望。这可能是响应国际社会的压力;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上周五的评论中表明了立场。

上周在记者会上被问及陈光诚的案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说,他对此一无所知。临沂市的政府官员和警察告诉《卫报》,他们从未听说过这个事件,也未听到过访客遭受攻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