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6日星期三

彭博社:中国人为了求改变而下跪

核心提示:从最近在网上被热议的荆州的长江大学的教授们的一跪,到被强迫向老师下跪的学生……现在重新回到“跪时代”了吗?

原文:Wanting Change, Chinese Get on Their Knees: Adam Minter  
作者:Adam Minter 
发表:2011年11月11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Hoyle 翻译

re_4eb34c1092067.jpg
【编辑配图:在荆州市政府门前下跪的教授们】

当今的中国公民需要做些什么才能得到当地政府官员的注意力和共鸣?他/她可能会组织一次请愿或一次游行。或者,就跟近日湖北省的一群大学教授们一样,下跪吧。

 我不是在开玩笑。

11月1日,来自荆州市长江大学的一群教授,召集学生制做了一些抗议横幅并向市区进发。在那里,他们做了一件绝对能够震撼中国媒体和网民的事:他们在市政厅前下跪来抗议附近的一个钢铁厂产生的危害健康的污染。

这个令人遗憾的故事始于2007年,当时,荆州楚航特种钢制品有限公司在离长江大学100米的地方建起了一个没有执照的工厂。学校的教员和学生曾向当地政府投诉了这起违章建筑,然而,他们得到的只是沉默。很快,工厂开始运转起来,进去的是金属碎片,出来的是钢铁和烟雾。长江大学的学生和教员很快都患上了咽喉疼痛和咳嗽的疾病——校园中甚至还出现了白血病的病例。但是,钢铁厂的经理们却对此漠不关心,更没拿出阻止污染的行动。

整个2007年,长江大学的教员总共向地方政府、省政府和中央呈递了八封请愿书,要求关闭这个没有执照的工厂。工厂的经理们对于他们同当地政府的密切关系以及共享经济建设的承诺信心十足,因此继续生产、继续污染。与此同时,各级政府官员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然而,荆州的教授们没有就此止步。十年前,中国的社会媒体网络和24小时新闻周期还没有到来,像11月1日下跪抗议的行动恐怕永远不会被人在意。但是这次。教授们带了相机,因此抗议的照片很快就上了报纸和微博,并震撼了所有在学者至高无上的文化中成长的网民和记者。 

著名新闻评论家刘原,在中国最大的微博新浪微博中说: 

我们不应传播此类封建信号。辛亥已百年,我们若不把自己当作现代社会的公民,而把自己当成低到尘埃里的草民,那只会被官员看得更轻贱。

同样感到恶心的还有一个当地政府官员兼山东省大学教授王全杰。他也用微博发泄了心中的愤怒。但他的枪口没有对准长江大学的下跪教授,而是对准了可能将传统的受人尊敬的阶级降为乞求者的社会和政府。他写到

教授之跪:是面对官僚和强权,弱者无奈之举;教授之跪:是历史的耻辱,社会的耻辱,国家的耻辱。 

在中华文化中,下跪是一个有多层含义的复杂社会行为。它是对那些感到感激和有义务的人而保留尊敬和恳求的一个典型标志,比如政府官员,父母,以及传统意义上的妻子对待丈夫。在2010年一篇有影响力的文章《“跪”文化何以在中国死灰复燃》中,评论员李诺言剖析了三种形式的下跪:

跪拜是是一种卑贱者向高贵者所施的礼仪,带有尊敬的意思;跪谢是对感激对象最高的肢体语言表达形式,带有褒义;跪求表现出的是一种无奈、屈服,带有贬义。 

chen-xianmei.jpg【图:佛山小悦悦的父母跪拜拾荒老人陈贤妹】近日,中国新闻界刊登了这样一组照片:一对父母在一位曾帮助过他们受伤的女儿的女士面前感激地跪下;另一幅画面中,一位母亲抱着她严重受伤的儿子,跪在地上乞求帮助。这组照片因为下跪者不同的境况而让人感到不安,但是那些如李所说的第二和第三种自愿下跪的例子,绝不会受到当代中国标准的非议。

然而,在过去的十八个月中,还有另一些学生被强迫向他们的老师下跪的例子则引人注目。这样的故事和照片引起了中国网民的强烈反应。

在一些事件中,学生们因受到惩罚而被强迫下跪。(一个突出的例子是,他们在自我哀求的同时还被强迫写下忏悔书。)在其他的例子中,学生们在高中毕业典礼或教师节上下跪以表示他们对上级的感激之情。在登上新闻的事件中,通常会带来反响,包括开除那些让学生下跪的学校管理者和老师。还有近期的一个例子,一个学生因为暴露了在学校被强迫下跪的事实而被开除

正是李诺言描述的第三种形式的下跪——跪求——深深地烙在了11月1日出现在市政厅的那些荆州教授的心中。他们有着不可否认的先例:在刚刚过去的四月,中国北方的庄河县,有超过一千名穷困的村民在市政厅前下跪抗议,希望市长能开除那些据称腐败的当地领导。市长拒绝了。但是不久,抗议的照片在网络上和主流媒体中流传开来,认定这位市长是一个没有同情心没有责任感的领导。这对还幻想着自己是平民组织的共产党来说的确很尴尬。不久之后,庄河市长被解雇。

正如预期一样,荆州政府对于下跪教授的反应异常冷淡。一张照片展示了一个官员同一名教授的激烈辩论。一些媒体的报道声称他告诉我们:“非洲空气好,你就去非洲吧。”然而也有一些报道驳斥道这个官员并没有说过这话。不管政府的回应怎样,这与公众立场相比已经太晚了:关于下跪教授的新闻和图片很快就再网上广泛流传,在荆州政府能够做出让人们接受的某种回应前就博得了人们的同情。

中国人民大学一位有名望的政治学教授张鸣,在新浪微博中质问:

 他们不下跪,还能有什么好办法?面对权力的傲慢,冷漠,我们每个人都能有什么好办法?如果真的人家欺负了你,你呼告无门,你能有什么好办法?

同样,香港凤凰卫视的线上版凤凰网,询问了许多大陆观众到底同不同意教授下跪的决定?超过6万5千的回应者中约60%的人同意。当然,差不多一半的人明确表示“下跪能够吸引公众和媒体的注意,同时给当地政府施压。”

大多数网民和新闻工作者认为下跪的教授只是出于某种目的而利用社交网络进行传播。 “大学教授的下跪有用,是因教授下跪毕竟很雷人,实在让人震惊、夺人眼球,”广州日报的一位编辑写到,“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很像行为艺术。”

诚然,许多人不同意这样的行为,认为这贬低了知识分子的地位同时抬高了地方政府官员的傲慢,而毫无疑问,他们是当代中国最被轻视的阶层。

最后,下跪可能是无用的。尽管十一月3日,政府命令关闭整个工厂,荆州楚航特种钢制品有限公司继续部分运营工厂。根据几家媒体的报道,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地方政府官员已经建议长江大学应该搬迁,而不是钢铁厂。

译注:本文后续,根据《联合早报》的报道,荆州区政府党组成员杨建国表示,目前该区政府已对楚航制钢厂采取停电、停产措施。但也有该校学生反映,仍有车辆进出该厂,并未真正停产。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