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6日星期三

《卫报》北京的大学中的挑战:微笑投票?

核心提示:北京的独立候选人普遍遭受打击,方式从被取消资格到领不到表格不一而足。

原文:Beijing's University Challenge: Should You Vote With A Smile?
作者:Brice Pedroletti
发表:2011年11月15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奥哥"翻译

china-election-beijing-006.jpg
【原文配图:一位正在北京参加当地人大选举的投票者 图片:Str/AFP/盖蒂图片社】

在北邮的校园里,巨大的横幅提醒着来往的人们在11月正举行的地区人大代表选举,号召他们珍惜自己手中的权利。学生都是以班级为单位前往投票点履行自己的义务。

和首都其余的几千个选区一样,学校将选出三名区一级人大代表,任期五年。北京市,这样的人大代表席位有4,350个。

按照同样的模式,在今年12月以前全中国将选出200万名人大代表。在人民代表体系中,各地按城区或乡镇而相应划分的区县一级的人大代表是唯一通过民主普选产生的,至少理论上是这样。

基层代表在一党专政的体制中几乎没有任何作为。但今年的选举似乎有所不同,有几百名独立候选人――在北京大约有30名――在社交网络上开展竞选活动。但他们中的绝大部分没有获得正式的提名,只能寄希望选民在选票上"另选他人"一栏中填上自己的名字。

在官方的候选人名单中排第一位的是有名的北邮校长方滨兴,他主持建立 "中国防火长城",能有效地限制对境外站点的访问。他自然在中国那些不愿受到管制的网民群体中不受欢迎。

最知名的独立候选人是许志永,38岁的法学教授。"我填上了他的名字,很多兄弟也投的他",一名大四学生在僻静的咖啡馆里告诉记者,"他敢于为弱势群体出头"。

奇怪的是,许在03年和07年都成功当选为人大代表。他的竞选团队包括几十个学生志愿者,他这一次被认为是独立候选人。但他在2009年因为参与公盟法律援助中心的活动而曾被拘捕。也许是[当局]担心他会制造麻烦。

限制他参选的尝试包括阻止他在公开场合发言以及向试图帮助他的学生们施压。但在他发到网上的一个视频里,他在校园里被许多支持者和一群共事的学生所簇拥:这段视频当然很快被"和谐"了。

"选举应当不设门槛、公开透明,同时也充满乐趣。为什么不允许候选人之间的正当竞争?"他在视频中质问,"只有公开透明的竞选才能让选民参真正有机会选出代表自己利益的人。长期以来,老百姓对选举这档子事已经漠不关心了。"

在视频中的信息中,他指责"不正常的操控"破坏了选举:恐吓威胁,曲解选举规则以及他和其他北京独立候选人所遭受的暴力。

吴丽红是朝阳区的一位女性独立候选人,她在竞选中的诉求是阻止在她居住地周围进行的强拆破坏。但她居然被绑架和看押长达两周时间直到失去参选资格。

程钰婷,这名23岁的模特的参选在互联网上引起了不少关注,她却没能在登记截止日之前领到候选人资格申请所需的表格。

年轻的网络媒体记者徐春柳,当le monde在5月采访他时,还对自己的当选信心十足,现在却很受打击。"我们的确处于弱势地位",他说,"整个过程都被操纵了,游戏规则、参与者、一切都是"。

九月的时候,他发现他不能在首都的东城区参选,因为他在外地工作。他一气之下辞掉了在搜狐的工作前来参选。他在十月的时候被告知具有初步候选资格。

选举委员会要求他在一天之内得到11位居民的联名推荐。感谢支持者相助,他获得推荐的人数是所要求数量的两倍,但和其他候选人(居委会书记或是当地企业的官员)几千的推荐人数相比显得微不足道,。

经过不懈的拉票宣传,徐春柳正在统计选民中愿意在"另选他人"中填上自己名字的准确人数。在一条主要的商业街上,有人在张贴出来保护1500位选民的名单前,高喊"投徐春柳一票,其他人全是党员。至少他还有自己的想法"。

在这条街的尽头,位于塔楼的一层的投票点正处于严密监控之中:旁观者都在入口两旁投票,看来居委会的安保任务一定很重。

本文最初发表在Le Monde上

相关阅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