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9日星期日

《经济学人》缅甸政坛:可以信任的改变?

核心提示:最近,诸多证据表明仰光的新政府要改革是来真的。不过最出人意料的是未与中国商量,就暂停了密松大坝的建设。

原文:Politics in Myanmar:A change to believe in?
来源:经济学人 印刷版
发表:2011年10月8日
本文参考了其他的“同来源译文”,“译者”志愿者对此文进行了二次校对

20111008_ASP006_0.jpg
【原文配图,图中的标语是:“伊洛瓦底江不是中国的。”】

最近,几乎没有国家敢于冒犯中国,无论这些国家有多富强。然而,9月30日,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缅甸就这么干了。缅甸政府宣称暂停中国斥巨资,36亿美元,在缅甸北部的伊洛瓦底江(Irrawaddy River)上兴建大坝。

这个决定很冒险。中国是缅甸最亲密的战略盟友,最近的邻国,也是最大的投资人。然而缅甸这一此叫停并没事先告知中国,中国本来会获得密松(the Myitstone )水电站产出的绝大部分电力。事实上,[缅方]都没有征求一下中方的意见。大坝主要的牵头公司,中国电力投资集团的负责人陆启洲(音)事后承认他是从媒体上获知这一消息,并感到“非常震惊”。

没什么比这个更能表明缅甸新的半文职政府决定改变做法,而且甘冒风险也要这么干了。大坝建设一直受到多方的强烈抗议,从环保主义者到当地的克钦人(数千人需要因此移民)的强烈反对,再到反对派领导人昂山素季及其支持者。5年前,丹瑞时期的缅甸军政府开始了此项工程,如果没有换届,大坝肯定会不顾一切地继续开工。而三月份就职的新总统吴登盛却称大坝的修建是违背人民意愿的。似乎中国方面将不得不咽下苦水。

20111008_ASM929.gif
【原文配图:密松大坝的地理位置】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新政府对反对派领导人作出了一系列有调停意味的举动之后,又叫停了密松大坝,因此此事件具有特别的意义。即使是对缅持怀疑态度,精明实际的西方外交官员和分析家都对改变的步伐表示惊讶。最重要的是,一些观察者认为这是数十年来的首次,缅甸有可能终于站在了真正意义上的改革的前线了。

8月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同时也是反对党——全国民主联盟(民盟)的领导人昂山素季得到邀请,与政府部长级官员进行会晤,更前所未有的与新总统进行了直接对话。昂山素季被软禁直到2010年11月才被释放,她表示相信吴登盛政府确实想要建立一个更民主的政府体制。唯一的问题是会民主到什么程度。

最近其他方面的改革也表明政府正走向新的方向。媒体管制放松了。之前一些被禁网站已经解禁,几位外国记者也得到了正式签证,可以进入这个通常很神秘的国家。9月末,政府通过了允许成立工会的相关法律。劳工部还就立法咨询了国际劳工组织,以确保其符合国际标准。允许工会成立是一个“重大的政治决策”,国际劳工组织的驻缅官员史蒂夫•马歇尔(Steve Marshall)如此评价。比这更重大的政治决策该是释放政治犯,尤其是1990年在选举中获胜后就被监禁的民盟成员,当时的军政府并不认可选举结果。仰光的外交官证实新政府正在考虑释放一部分或者全部政治犯,甚至有可能马上实施。

释放政治犯是昂山素季提出愿意帮助缅甸政治正常化的主要条件之一。释放政治犯将会彻底改变政局。甚至可能出现民盟将参与政治进程的会谈。民盟在2010年谴责选举存在缺陷而拒绝参选,也因此被禁。

政治“正常化”将会让美国和欧盟感到压力,于是开始放松对缅甸的制裁。20世纪90年代中期,美国和欧盟针对当时军政府对民盟及其他反对派的打压对缅甸进实施制裁。缅甸政府迫切希望可以解除这些制裁,也意识到与亚洲地区的其他国家相比,缅甸有多贫困。政府领导人也希望与西方合作,以平衡中国在缅影响力,中国现在几乎可以不受任何限制地开采缅甸储量庞大的自然资源。这可能也是导致密松水电站被叫停的原因之一。中国可能带来帮助,但是并不普遍受缅甸人欢迎。

经历了数年的严厉军事镇压,很多人对政府的真实意图依旧持相当谨慎的态度,他们还记得,吴登盛和其支持者是直到最近才脱下军装的。一位住在大坝附近的牧师已经进行了数年的抗议活动,表示直到叫停声明发表时他才重新感到了希望,并觉得“欢欣鼓舞”。但是他补充说他和其他人仍然对政府计划持“怀疑态度”。毕竟,密松只是计划在伊洛瓦底江上游修建的七个大坝之一而已。其他的也会暂停吗?如果不能的话,叫停密松大坝就没有现在所表现的那么意义重大。在其他很多问题上,总统若要表明他对提出的改革是认真的,他还需要做得更多。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