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1日星期一

英《每日电讯报》盲人活动家照亮了中国的黑暗角落

核心提示:中国网民甘冒风险和殴打,揭露当局对盲人律师陈光诚的折磨。

原文:The Activists Shining Light On China’s Dark Corners 
作者:Peter Foster 发自 东师古
时间2011年10月27日 北京标准时间晚9:00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王伟”等翻译并校对

china_2039316c.jpg
【原文配图:陈光诚的一家】

警察一掌掴在这位女士的脸上,噼啪作响。她穿着一双运动鞋,只有五尺高,刚刚够到打人者肩章的高度。她默默地承受了了这一下,未发出一声哀嚎。

这一情景是《每日电讯报》记者星期三在中国东北山东省一个村庄的小派出所亲眼所见,这个村子最近变成了一块吸铁石,吸引了全国各地各种政治活动人士,抗议中国政府在这个黑暗角落的法外施为。

挨打的女士,30岁的王雪臻是来到这里的人流中的一位——这些人通过因特网集结,路远迢迢到东师古村,来表达他们对一位受迫害、名叫陈光诚的盲人律师的支持。

捂着火辣辣的脸趔趄着走出派出所,王小姐悻悻地体会到了当代中国的一个现实:这个国家无法无天的现状起源于法律本身。

接着,她打开手机,请她的一位朋友在微博(中国版的推特)上发一条消息,把被打的事告诉整个世界。

立刻,她的支持者开始转发她的消息,同时发送他们自己支持她的信息。到了晚间,她挨的这一掌已经吸引了一家亚洲电视台的频道。

”这帮畜牲,毫无人性,我恨死他们了,真希望能一起去参加你们的抗议!“她的一位网友这样写道。

中国社交网络的威力和速度让政府大为惊惶,周三政府宣布将加强对微博信息的管理,以维护其所谓的“社会稳定”。

微博面世两年以来,这个平台已经吸引了两亿多中国人,对中国这个专制体制各种失败的批评形成了一种大合唱,常常质疑政府严密控制的体制内媒体,甚至与其唱反调。

虽然微博受到严密的监控,大批的网管人员在网上阻挠、删除任何煽动性言论,这种监控经常被所谓“网民”—— 中文对网上活跃人士及内容提供者的专用名词——潮涌一般巨大的力量所击溃。

“自由光诚”可能是令共产党惊惶的最明显不过的一个例子。今年早些时候网上一些活动家提议人们以“旅游”的方式去探访这位39岁的盲人律师,当时他已经被非法软禁超过一年。

一开始只有一些零星的探访者,逐渐变成了不断的人流,仅上个周末就有30人来到这个村子,尽管几乎肯定要遭遇暴力。

陈先生因为揭露血腥的强迫堕胎和节育的政策而惹翻了当地共产党的头面人物(见文末译注),那是他们执行中国政府“计划生育”政策的一部分。

他已经为莫须有的“阻碍交通”的罪名坐了四年牢。去年九月出狱之后,他和他一家人被锁在自己的家里,窗户被钢板覆盖。

为保证没有拜访者能够接触到他,他的电话和网线被切断了,一群200多人的流氓队伍被人——却不清楚到底是谁——组织起来日夜不停地在村子周围巡逻。

好几位试图探访他的活动家已经被打了,但这并没有能够阻止人流的到来,如一位活动家所说的,象“蚊子盯上了大象的屁股一样。”

“这是一场接力赛,如果网民不能前赴后继那他们就赢了,他们就达到了目的,”郭峰说,他是来自河南洛阳的一位35岁的个体户,在网上读了陈光诚的噩运之后来到了这里。

通过社交网络,各色人等都被吸引到东师古来;这是个很奇特的组合,有勇敢的活动家,知名的公民记者,也有一些寻求刺激的人。

一位年轻的男性,因为他有一些“政治关系”而不愿接受采访,开一辆奥迪轿车,身着名牌牛仔裤,看上去明显对每天与当地的秘密警察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津津乐道。

他是一个五人组的成员之一,他们最近在夜间穿透了村子外围,进到村里施放了一阵烟火,放出了一个信号,“告诉盲人陈光诚大家关心他”。他的同伴是另一位来自长春、不愿透露姓名的网民。

放焰火的视频被放到网上,吸引了6000次访问才被网络审查者拿了下来。

讽刺的是,王小姐和另外两人到当地派出所请求保护,以免遭流氓侵扰。象出手打她的那位摘除了警号胸章的警察一样,那些流氓也置身法律之上,而且显然得到警方的默许和支持。

他们的请求得到的是蔑视。

“你们都是中国公民,你们当然可以随便进村,”一位资深警官说,他不愿说出姓名,但确实戴着警号,076970。“如果有问题我们会保护你,但是我们没法保护免遭你虚构出来的麻烦。”

这时候王小姐开始与它们争论,复述了上一次9月21日她来东师古,被人戴上头套,之后受到殴打和抢劫,而警方不仅不提供保护,还拒绝对她的报案进行调查。在她对那位警官骂了一句特别难听的话之后,对方突然掴出一掌。在英国这可以作为警方施暴的证据,在这里只是被当作不可避免的磕磕碰碰轻轻带过。

更早些时候,在一辆黑色轿车尾随之下吃过早餐,王小姐停步买了一对装饰笔、铅笔和卷笔刀送给陈光诚六岁的女儿陈克斯,那孩子这个月刚从他父亲的“监狱”里被释放出来,获准去上学。

在网上,人们给这个小姑娘捐了5000元人民币(约合500英镑),她每天上学路上都有流氓尾随。“这是普通百姓对陈光诚身上发生的一切表示态度的一种方式。”王小姐说。

在当地小学的门口,王小姐一直等到放学的铃响,在她希望把买来的绘画材料转交给陈克斯和她的同学时,却被一群身着黑色皮夹克的男子挡了驾,说“没有叫这名字的孩子在这儿上学”。

目睹门口的人群,孩子们都被轰回了教室。王小姐只好把一袋子东西扎好,加了一张纸条,扔进陈光诚一位大哥的院子里请他代为转交。

“网民们”在以零打碎敲的方式为陈光诚争取正义,李建军这么解释道。这位著名的调研记者因为拒绝接受新闻审查,自己也被中国的主流媒体解职,他也是王小姐被打的目击者之一。

他相信维权活动在起作用,指出允许陈光诚女儿上学的决定、和政府操纵的《环球时报》最近发表一篇社论警告当地政府处理这件事方法不当,都是证明。

“中央政府想掩盖陈光诚事件,但是这么多网民和公民记者都来了,知道了真相,想掩盖已经不可能了。”他说。

“于是他们换了一个手法,对网民施行抢劫和殴打,可是,出乎意料,人们并没有被吓到。更多的人来了,更多的人在谈论这件事。公众的反对之声如此强烈,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译注:

陈光诚案演变到今日的恶劣情况,其中最重要的当地的中共官员属曾经的临沂市委书记、现任中共山东省委常委兼青岛市委书记,李群。详情请关注“译者”近期即将披露的更多相关资料。此外,电子杂志《阳光时务》披露了参与迫害陈光诚的部分人员名单,可以点击这里查看。

相关阅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