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2日星期二

《洛杉矶时报》从生化专家到脱口秀演员――黄西

核心提示:黄西:“讲笑话就像吃中餐,你一辈子总是应该至少尝试一回。没准你会喜欢上它。”

原文:Saving his best for laughs
时间:2011.7.8 星期五
作者:Ching-Ching Ni报道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63075936.jpg
【图:2010年12月,黄西在表演脱口秀。原文配图】

这不是在开玩笑:美国喜剧表演者乔・黄(Joe Wong)以前叫黄西,是一名中国生物化学家。最终他决定放弃解密基因而从事喜剧事业。

这名中国生物化学家第一次登台演出是在麻省Somewille的一个运动酒吧,表演过程中,巨大的电视墙正在播出保龄球比赛、游泳比赛和足球赛,他不得不提高嗓门以盖过比赛的嘈杂声音。

那次演出总共五分钟,整个过程冷冷清清。观众不超过八个人。他记得结束的时候有一个人走过来跟他说:“可能你的表演挺滑稽的,但是我们都听不懂。”

他在那时可以到此为止,做回他的本职工作,回到实验室去研究癌症。但是黄西决定成为一名美式脱口秀演员。

七年以后,黄西登上了纽约Ed Sullivan剧院,奉献了他的“和David Letterman的晚间处女秀(注:David Letterman是美国一线的晚间滑稽节目主持人,地位相当曾经的中央电视台的崔永元)。他还是那个样子,身材小小的,瘦瘦的,戴一副眼镜,有明显的中国口音。但他已经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方法。

“嗨,大家好,”他抬起右手跟大家打招呼。“呃,我是爱尔兰人。”

黄今年四十一岁,原名黄西,在中国靠近朝鲜边境的一个小镇长大,在他的家乡,大多数人靠种地或者在工厂里做工挣钱。

“我小时候,每个学生都必须去庄稼地里干活儿,给庄稼施肥,”他说。“午饭的时候,我们把吃完饭的碗在小溪里洗干净,然后接着拿去盛汤,这对美国人来讲简直难以相信。”

相声是中国的一种喜剧表现形式,由两个人通过轻松的逗笑方式进行表演。在黄西的少年时代,他有时会听到镇里电线杆上挂着的大喇叭广播的相声节目,这种幽默形式,或者说是他曾经体验过的一点点幽默的感觉,在他早年的生活中种下了种子。在他十岁的时候,父亲带他去看了查理・卓别林的电影。

黄68岁的老父亲黄龙冀(音)在中国通过接受电话采访时说:“电影院里所有的观众都鸦雀无声,只听见我儿子在哈哈大笑。那可能是某种预兆。”

如果是这样,黄西成为喜剧演员并不是一件临时起意的事。

黄西在大学里学的是生物化学专业。1994年他到休斯顿的莱斯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黄认为在美国他能得到更多笑声。他经常听到美国人哈哈大笑。

他说:“中国人普遍认为美国人更逗乐,他们喜欢讲笑话。”

所以在休斯顿,他想要做同样的尝试。

“他们没有领悟到我说的笑点,或者他们根本就不觉得那是好笑的。”他在谈及自己早期的表演尝试时用英语说。

起先他把这归咎于自己语言能力不足。为此他参加了很多语言学习课程。接着他又觉得问题在于自己的发音。于是他又尝试了写作。

校报上发表了他写的一篇关于大学生活的短文:“在这里,蟑螂体型跟在德克萨斯州的一样。我相信他们用了和我差不多的减肥方法。”

黄说:“我的英文老师告诉我说‘谁知道一个中国人竟会如此幽默’!”

很快老师就开始交给他美国的幽默习语。她把他介绍给伍迪・艾伦,还给他建议。

黄曾经以背诵牛津英语字典的方法来学习英文。现在,她告诉他应该停止这种做法。

“她告诉我不要使用复杂的字眼,那会让人迷糊,”黄说。“我的词汇量这些年来少了很多。”

获得博士学位以后黄开始了他的第一份工作。为休斯顿一家做DNA切片的公司服务。一年以后从这家公司辞职时,更多公司抛来了橄榄枝。他选择了加入Avenis,一家在麻省剑桥的制药公司。

在实验室里,他培养癌细胞、解密基因、研究抑制癌细胞生长的方法。

这是一份体面又报酬丰厚的工作,但这并不是黄的梦想,虽然他的梦想对他自己来说都显得不太成熟。

黄在休斯顿时曾经参加过一个美国人的喜剧俱乐部。但是他听不懂里面的喜剧俚语,演员们讲话速度太快。

他说:“他们说的内容有一半我都听不懂。”

怎么才能学习象喜剧这样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呢?最后黄西找到了他理想的地方:学校。

黄西参加了一个在波士顿郊外的成人培训班。他的同学里有一个理发师、一个二手车销售员和一个五金店老板。他们在一起学习如何编笑话,如何使用麦克风以及如何构建一个节目——要用最好玩的笑话来开头和结尾。

黄西的老师Tim Mcintire是一名喜剧演员,也是这个喜剧俱乐部的创办人。他说他对黄西精心编排的笑话印象深刻,他能够将观众“带入”,而且在结尾的时候会抖出很精彩的“包袱”。但那毕竟是预先写下来的,而且是在愿意支持他的全班同学面前表演。在观众面前表演才是真正的考验。

白天在实验室工作,晚上寻找表演的机会。为了得到那些机会,他做了能做的一切事情——-甚至是在Hannah的Somerville运动酒吧里声嘶力竭地表演。

有一个酒吧答应他来表演,前提是必须把朋友和家人都带来。但黄西不认识什么人。于是他在新英格兰冬夜的寒风中站在酒吧门外请求路人进来看表演,请他们说是为看他的表演而来的。

同时,他辛勤耕耘着自己的作品,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吸引全世界的眼球:

“我运动神经不发达,但是我喜欢平行停车。因为跟体育运动不一样,当你平行停车时,你做得越差,会有越多的人支持你。”

他也开始围绕自己作为一个美国新来者的经历创作更多的笑话:

“我是一个移民,我曾经开一辆保险杠上有很多撕不掉的贴纸的二手车。有一张写的是,‘如果你不会说英语,那就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吧。’我到两年以后才注意到。”

他尝试努力地放松自己的表演风格——控制好时间,让表情更自然,在适当的时候停顿,让表演效果更好。

开始的时候,他会打草稿,跟着草稿上的每一个字念,也不管观众反应如何。现在他改变了这种方式。

一天晚上,黄西去一家中餐馆表演。一个顾客拦住他,举起他的杯子对他说:“请再给我一杯冰茶。”

“他以为我是服务员,”黄西说。“我请他稍等,然后走上台问他‘你现在还需要我再给你倒一杯冰茶吗?’全场大笑。”

一张价值20美元的礼品券并不是一项大奖,但是第一次赢得Lizard Lounge表演周赛奖对黄西来讲意味着开启了一个新世界。

“我到现在都还能记得那个夜晚。外面下着雪,但我一点儿都不觉得冷。回家的一路上我都兴奋得要命。”他说。“在美国我是外国人。获得那个奖让我觉得同行们接受了我。”

他一直在那个小小的剑桥俱乐部里表演,不断地获奖。他不断地去感受和理解笑话。一天,他在洗脸的时候想到一个好主意——扮演总统。一个俱乐部老板非常喜欢这个点子,他建议他们拍摄成视频。这个视频获得了2003年剑桥小制作电影最佳短片奖。

电影在黄位于波士顿的家中拍摄,在电影中,他为了证明自己是地道的美国人在吃甜甜圈和比萨饼,但是用的是筷子。

他谈起自己开始的时候非常艰难:

“我在中国一个很穷的地方长大,食物是非常奢侈的东西。我去献血的时候,医生得使劲抽才行。”

黄西发展得非常不错,2005年时他获得在Eddie Brill面前表演的机会,Eddie专门为Letterman的表演秀猎选新秀。

“他告诉我他们在重要的日子将会拍我,但是我需要再创作更多的新笑话。”黄西说。

黄西不停地努力,三年后,一次机会放在了他的面前。

这次是Brill约见了他。

谈起黄西时,他说:“我在寻找的是一个能给世界带来不同的喜剧演员。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凤毛麟角。黄是这一类人中的一个。”

黄第一次在Letterman表演的时候,他的妻子和小儿子在温室里。在黄努力希望进入喜剧界的期间,闫金度过了很多个没有丈夫在身边的夜晚。这个在中国就嫁给了一名科学家的女人第一次产生了疑惑。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说她变得越来越有信心。

“当然我对于一个生物科学专家想要成为喜剧演员的想法非常吃惊,”她说。“但是我看过他表演以后,印象非常深刻。我也不愿意一个天生的喜剧人才被埋没。”

2009年4月17日,黄西首次在电视上为全国观众面前表演了节目。随之很快而来的是有一次在Letterman的表演,同样是在“Ellen Degeneres秀”中。他开始了全国巡演,在重大活动中进行压轴表演。

2010年3月,他在华盛顿的广电记者年度晚宴上为2400名记者和政治家表演了节目,赢得了观众的起立鼓掌。

但是标志他成功的事是去年夏天他辞掉在实验室的工作,将喜剧作为他的全职工作。

“身边的同事都不能理解我这个决定,他们问:‘你为什么会把喜剧表演放在第一位呢?’”黄西说。“我常常会反思,我想每个人在一生中都希望能尝试一下自己喜欢的事情的。就像是中国菜,一生中总要至少尝一次的。只有这样你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喜欢。”

相关视频:

黄西在Letterman晚间秀中的表演(中文字幕)

2 comments:

麻婆豆腐 说...

我觉得@和菜头有嘲讽的天性和黑色幽默的禀赋。

gelco guo 说...

这家伙确实挺有意思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