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1日星期二

《外交政策》 解剖独裁统治――突尼斯的本・阿里政权

核心提示:突尼斯被罢黜的总统本・阿里曾经以大胆的改革誓言在选举中大获全胜。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才使这位昔日风光的政治人物落得今日这种下场?

原文:Anatomy of an Autocracy
作者:CHRISTOPHER ALEXANDER
发表时间:2011年1月14日
翻译:kyokou
校对:@Freeman7777

 
在统治迅速接近尾声的本周,突尼斯总统本・阿里试图召唤回20年前他取得政权后几个月里鼓舞其政府的那种精神。

在1月13号的全国电视讲话里,本・阿里,用通俗的阿拉伯语,以异乎寻常的谦逊的口吻,保证在他任期结束的2014年将不会再次竞选总统职务,同时宣告将进行更加温和的统治。

然而正如突尼斯市街道上做出的反应所清楚显示的,这个“报价”太过低廉,太过迟缓。不仅仅是本・阿里讲话的调子让人回想起他之前的统治岁月:事实上,本・阿里从权力宝座上的坠落和他当初在权力舞台上兴起有着惊人的相似性。 

1987年,突尼斯在前总统布尔吉巴摇摇欲坠的威权政府和大众伊斯兰运动之间,濒临内战的边缘。本・阿里,布尔吉巴时代的总理兼内政部长,以其年龄和衰老不再适合统治为由,推翻了前总统。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本・阿里被称为这个国家的拯救者受到了广泛的赞誉——这个有先见之明的领导者将国家从深渊中拉了回来。通过遏制混乱,本・阿里拯救了挣扎中的经济,恢复了该国世俗的政治秩序。 

本・阿里不仅仅是一个拯救者。人们当时还相信,他还是一个民主主义者。他发表过关于需要政治竞争、政治透明、言论自由等一切正确的言论。他还就个人自由-信教自由、持有和表达反对意见、以及人权等发表过演讲。本・阿里看起来不仅仅是一个民主主义者,简直就是一个自由主义的民主主义者( liberal democrat)。 

是1989年的立法机构选举结束了本・阿里统治的蜜月期。本・阿里并没有打算让伊斯兰主义政党登上舞台。他也没有打算接受可以让世俗的反对党有机会赢得选举的选举改革。事实上,选举法只是成为了本・阿里最方便的一项工具而已。在一些场合,且以大张旗鼓的方式,本・阿里宣称要进行选举法的改革。然而实际上,所有预定的改革措施都是为了限制反对势力的收益,以及防止这些反对势力形成一个有效的联盟。 

一些人,也许总统本人也在内,可能会说,本・阿里一开始确实意图成为在他任内的头一年半里所宣称的那样的领导人,但是由于要推动困难重重的经济改革,以及阻击伊斯兰主义运动——当时邻国阿尔及利亚正在经历的疯狂内战让人们不得不意识到伊斯兰政治势力的危险——因是之故,总统不得不在政治改革方面后退了。 

但是这个后退的结果,不可否认却是非常恶劣的。摩洛哥人经常提到1960年代到80年代的“沉重年代”(years of lead)——一个对政治反对势力进行严厉镇压的年代。1990年代这十年对于突尼斯来说正是这样的一个时期。伊斯兰主义者们相信他们已经做了一切以满足法律的要求,可以成为一个合法的政党。然而本・阿里却拒绝他们参与政治博弈,这引爆了他们和政府之间的激烈的流血冲突。当“轻推”变成了“猛撞”,本・阿里做出了强硬的反击。1990年代有超过10000名伊斯兰主义者和其他的反对者被投入监狱。与许多四面楚歌的政权凑巧一样的是,本・阿里的政府产生了一种偏执感。任何形式的批评都被当成了伊斯兰主义者的帮凶和从犯。该政府不放过任何敢对其抱怨的人士。 

一些用来镇压的工具其实平淡无奇且官僚主义的。本・阿里从来没有切断连接执政党和这个国家各种机构之间的脐带。他的民主宪政联盟(RCD)就是这个国家,而这个国家则为本・阿里所服务。结果,一切法规、制度和程序都成为了官员用来执行忠诚的政治工具。一份报纸可能没办法得到纸或者在大街上被没收,因为某一则报道踩到了这个国家模棱两可的言论红线。一个商人也许没有办法得到营业执照,因为他没有对总统表明足够的忠诚。 

其他形式的镇压工具则是生硬的。穿着制服以及便衣的警察部队,在总统以及内政部直接控制下,成为了这个政权的禁卫军。极为讽刺的是,政府在被剥夺公民权的地区大量征募安全部队,而这正是在12月中旬爆发示威游行的地区。另一方面,军队保持着极为专业却相对虚弱的地位——这一事实毫无疑问会影响到将来突尼斯的政治发展。90年代中期政府迫使伊斯兰主义者离开这个国家,使他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反对力量,一旦这一情势逐渐明朗以后,突尼斯人开始对本・阿里的独裁统治丧失耐心。人权活动家以及持不同政见的新闻工作者开始大声地抗议,政府也采取了更为严厉的镇压措施。被便衣殴打、无端被捕、严刑拷问这样的故事可以说堆积如山。 

那么,为什么是现在起义而不是10年前呢?上个月的媒体报道一直强调突尼斯人民在失业和物价方面的沮丧。然而,这很容易让我们忘记这样一个现象,即在本・阿里统治的大部分时期里,突尼斯的经济一直保持了相当令人侧目的增长速度。突尼斯拥有一个庞大的中产阶层,以及相比邻国更高的生活水准。只要你远离政治,本・阿里政府不会来管你,且允许你赚点钱,买一栋漂亮的房子或者公寓,过上比你父母更好的生活。 

然而最近,依赖欧洲的突尼斯经济正在经历与全球性衰退相关的紧缩,这使得那些有大学学位的人也开始走上街头,非常强烈地反对本・阿里。 

此外社交媒体所发挥的作用也值得一提。如果我们要书写这个年代最具权威的历史,那么脸书应该拥有自己的一章。活动人士运用脸书,在政权无法控制的网络世界里,开始进行组织。 

在不久以前,警察在Tala或者Kasserine这样偏远的小镇里朝游行者开火这样的事情,也许只能剩下一些耳语。但现在不是这样。脸书将Tala发生的事情带到了首都,并且帮助人们建立起了政府无法打破的联盟。 

突尼斯现在进入了全新的阶段。总理穆罕穆德・加努希开始成为临时总统,并且下令在六个月内进行新的议会和总统选举。但这只是对那些不可避免的问题的拖延招数。突尼斯的反对党都是一些很小的组织,并且没有深厚的支持基础,没有执政经验,也没有形成有影响力政治联盟的经验。更甚者,在提供给他们这样的一个新机会的反对运动里,这些反对党并没有扮演一种特别重要的角色。他们,无论是单个还是一起,能够让突尼斯人相信他们有能力处理这个国家面临的紧迫问题,并且建立起一个民主体制吗?

另外,总统会怎么样?加努希虽然富有经验,但是如果想在这个职位上长久得干下去,他在本・阿里政府里长期任职的历史将成为一个障碍。其他可能的候选人虽然有反对本・阿里的政治优势,但是他们要么遭流亡,要么就缺少国内的支持。 

这次转型对突尼斯而言至为关键,而不仅仅只有短期和中期影响。突尼斯从未经历过在投票箱里进行权力移交。它必须完善相关的配套制度,必须建立起对总统权威进行有效限制的措施。历史能够倒回到1987年的机会是有限的。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