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6日星期四

《华尔街日报》骚乱浪潮撼动中国

核心提示:中国发生多起威胁城市治安事件,北京以铁拳回应

原文:Wave of Unrest Rocks China
时间:2011年6月14日
作者:JEREMY PAGE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CUNRESTjp]
【图:路透社 周一,防暴警察在增城街头巡逻,当地居民驻足观看,之前当地街头小贩受到粗暴对待引发了发民工暴力抗议。】

北京――过去三周,一波暴力骚乱的浪潮席卷了中国城市,这考验了中共为控制日益复杂和不满的社会而进行的努力,迫使其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部署大量安全部队来阻止社会表达对经济和政治的不满。

从北方的工业重镇到南方出口导向型经济的小城,几座城市同时出现了挑战社会秩序的骚乱,尽管目前起来这些暴力活动并非事先串联好的,对中国领导人来说这仍是新的威胁,尤其是在这个政治上十分敏感的时刻,因为明年会进行十年一次的领导人换届。

在最近的动荡中,武警在使用了催泪瓦斯和装甲车之后,艰难地恢复了一个华南制造业小镇的秩序,他们面对的是成百上千名民工,这些人掀翻了警车,打碎了橱窗玻璃,并于前一天夜里放火焚烧政府大楼。


【图:路透社视频图像显示周日在增城武警和骚乱的四川民工冲突时人群四下散开的场景。】

这次抗议活动开始于周五夜里,在南方省份广东的增城,此前中国中部另一座城市上周也发生了严重骚乱,此外过去两周其他城市还发生了炸弹袭击,上个月蒙古北部地区还出现了民族骚乱。

根据政府自己的统计数字,近年来中国的反政府抗议活动变得越来越普遍,但一直主要局限于农村地区,通常是因为地产商和地方官员掠夺了农民的土地。

形成对比的是,最近的动乱却是由城市里的群体和个人发动的,在城市里腐败和警察滥用职权正引起越来越多的公愤。

目前并无证据显示最近的暴力事件是有组织的――否则就是党最大的恐惧――鉴于中国安全机构的强大力量,这些事件也威胁不了党对权利的掌控或者是中国经济的繁荣,分析人士如是说。但他们仍然使中国政府感到不安,此前由于害怕阿拉伯世界的动乱会蔓延,自2月份"茉莉花革命"的呼吁在网上出现以来中国政府已经拘留了数十位异议人士。中东起义至今仍没有在中国引发类似的大规模抗议活动。

【图:《华尔街日报》配图――近日中国发生的多起骚乱事件 图片汉化:译者志愿编辑】

中国政府采用了从互联网审查到监控的一系列复杂管控手段,但最近的暴力活动还是暴露了政府在管控城市人口方面的无能,这种管控在党领导那里被称作是"社会管理"。

政府已经转而以赤裸裸的武力威慑,多个星期以来,在至少三个城市部署了准军事警察和装甲车,意图阻止暴力升级,因为示威者的矛头经常对准那些成为权力象征的政府建筑。

这些暴力活动之间的联系在于引爆它们的导火索――内蒙古事件中是一个蒙古族人死在了汉族卡车司机手上,而在南方,则是城管攻击了怀孕的民工――让愤怒的火焰熊熊燃烧起来。

这些骚乱让胡锦涛主席很难堪,因为他曾经提倡"和谐社会"的概念,而他的总书记任期明年将届满。

"人们的挫折感越来越强烈,因为即使在党内,领导人发出的信息也不是前后一致,上下统一的,"克里・布朗(Kerry Brown)说,他是查塔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亚洲部的负责人,上周刚刚会见过一些中共高级官员。"地方官员反应过度,部分原因是上层缺乏明确的领导。"

但是动荡却有可能加强周永康的地位,虽然名义上他在9名政治局常委中排名最后,但却掌握着巨大的力量,因为他负责警察、情报机构、检察院和法院。

近年来社会动乱一直稳步上升: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统计,2007年,中国的"群体性事件"由2006年的60,000多次上升到了80,000多次,尽管它们之中许多不过是几十人对地方官员的抗议而已。之后再也没有官方数据公布,不过根据分析人士引用过的泄漏数据,2008年有127,000起。

2月份以来,胡锦涛先生和周永康都呼吁对互联网采取更严厉的限制措施,因为通过互联网人们不仅可以对政府政策和官员渎职发泄不满,还能了解有关抗议的信息。

当局一直小心地在武力使用和调解姿态中作出平衡,调解也包括解除一些地方官员的职务。政府媒体对报道此次骚乱的暴乱与前些年相比,也相对及时和开放,分析人士认为这是政府在试图从博客爆料和其他非官方媒体手中夺取话语权。

与共产党关系密切的《环球时报》周一的社论警告,不要试图通过最近事件的联系来对中国社会的稳定下任何结论。"这些[心怀不满的]人其实很少,他们试图代表一些虽然有具体的生活抱怨,但无意与国家主流方向对抗的人。他们在制造一个'中国已经布满干柴'的大气泡,并把自己打扮成拯救中国的"星星之火"。该把这个可笑的气泡捅破了。(译注:此为《环球时报》6月13日社论原文)根据政府媒体的报道,在广州附近一座约有80万人的小城增城,周五城管在清理占道经营的小贩时,推倒了一位来自西部省份四川的叫王连梅的20岁孕妇,随后引发了暴力事件。根据政府媒体的报道,一群农民工的开始用石块和砖头攻击安全警卫和警察,因为有传闻说,王女士已经受伤,而她28岁的丈夫唐学才被杀。

报道还说,周末时地方政府试图平息骚乱,他们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组来调查此案,逮捕了25人,并组织了新闻发布会,唐先生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他的妻子和未出生的孩子都没有受伤。

《中国日报》报道,增城市委书记徐志彪前往医院看望了王女士,并给她送去了一篮水果。

但目击者说周日晚上暴力再次爆发。

"我们都被告知不要上街,董兴国说,他是在增城工作的一位四川籍IT工程师。

增城政府发言人说:"目前,增城情况稳定。无人死亡。"他证实,目前尚有防暴警察在街上维持秩序。

Andrew Browne、北京的Jason Dean和上海的Yang Jie对此文有贡献

相关阅读:

三名学生发布后被删除的大敦村事件描述性报告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