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0日星期五

《洛杉矶时报》: 中国“红歌”运动中的虚假音符

核心提示:党的九十岁生日之前,人们为之大唱赞歌。 “红歌”运动始于重庆,由一位野心勃勃的党内人物发动。有人看出了其中的文革阴影。

 

来源:洛杉矶时报201163http://goo.gl/ZMq6u

作者:Barbara Demick
译者:匿名

校对:南山

【中国重庆】——尽管Vicy张的音乐品味已经到了欣赏玛丽亚・凯莉和诺拉・琼斯的水平,但在收到去一个建党90周年纪念活动上为毛泽东唱赞歌的邀请时,她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我怎么可能拒绝呢?”张说,她今年26岁,是重庆大学的一名研究生,她希望能入党并找到一份公务员的工作。“我觉得这种活动很无聊,也毫无用处,但我不敢对它说不。”

上个月的这次活动有1万多名学生和教职员工参加。虽然张当时穿的是晚礼服,但其他学生则穿成了红军战士的样子,戴着红肩章和臂章。在大学田径场,他们扛着红旗,和着军乐的节奏手舞足蹈,这些音乐让人想起1966年左右的中国。

这些音乐作品有《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歌词节选:他指给人民解放的道路/他领导中国走向光明)和《跟着共产党走》(歌词节选:你是灯塔/照耀着黎明前的海洋/你是舵手)。

全中国到处都在以唱歌跳舞的方式向共产党表达敬意。“红歌”运动始于重庆,发动者是当地党委书记薄熙来,他是一位雄心勃勃的政客,这项运动被看作是他争取政治局位置的一个手段。

 “ ‘红歌’以一种简单、真诚和生动的方式描绘了中国的发展轨迹,”国家新闻机构援引他十一月份的讲话说。“这有不需要多高的艺术性....只有半吊子才喜欢那些晦涩的作品。”

随着71日的临近——1921年的这天中国共产党在上海成立——红歌现象已经传遍了全国各地。 在北京的地铁上,电视屏幕展示了地铁系统的员工参加一个“红歌”歌唱比赛的情景。在部分地区,一些卡拉OK夜总会开始限制播放台湾爱情歌曲,转而推行大陆爱国歌曲。

四月末,天安门广场上新近树立的孔子雕像神秘消失了。 据信这是强硬毛派分子做的,他们讨厌这个古代圣人,认为他是封建时代的遗迹。

对于批评家们来说,毛主义的复兴与文革中对政治正确性的疯狂追求遥相呼应。那是一段黑暗的历史,大约3600万受到迫害,其中的75万至150万被迫害致死。

 “对那段历史仍有记忆的人看着现在这种现象,不禁想到中国是否还会回到那样的残酷时代,”Alan张说,他是一名刚刚毕业的法律专业学生,他的另一身份是博客作者。和其他受采访的学生一样,他也只肯被引用英文名字。

 “‘红歌’运动已经让重庆沦为了笑柄,”他说道。 

重庆是中部西南最大的城市,也是当前红色复兴的最前线。 此地一直因当地人火爆的脾气、辛辣的食物和人民的热情而闻名遐迩。现在,在中国语言十分擅长的双关语中,这个大都市有时又被称为“西红柿”,和“西部的红色城市”谐音。

当年的文化大革命严重破坏了重庆。 1966-76年的十年间这座城市遭受了最严重的损坏,当时有两伙势均力敌的红卫兵集团从该市军火工厂抢夺到武器并发生火拼。当年激烈的战斗使得很多当地人不得不逃离家园。

由于受到这些历史事件的刺激,重庆的官员们曾宣称参加这项活动完全是自愿的。

 “我们并不要求每一个人都必须歌唱和热爱红歌。我们寻求的是社会的广泛参与”,负责该项目的重庆官员许超在今年四月接受党控制的《环球时报》采访时曾这样说。

在重庆的大学校园里,那些应邀参加共产党周年庆祝活动的人主要是党员和预备党员,其中很多都是最优秀的学生,他们入党是将来在政府部门或事业单位发展的先决条件。

 “如果你接到邀请你就必须参加,否者就会被视作是政治错误,”Owen陈说,他是一位24岁的学生党员。“在我们国家,这就是那种事你不得不做的事情。”

邀请发出之后,学生们把红歌一词变成了动词,他们互相开玩笑说:“我被红歌了。你被红歌了吗?”参与这项活动意味着你得去参加最多一天两次的排练,一直到五月11日的表演。

 “我从没见过任何一个带激情唱歌的学生,”Vicy张说。

这不仅仅是不方便而已,学生们也都很讨厌政治。他们说那些表演看起来就像当年的“忠字舞”,文革期间每个人都必须那样跳,把胳膊从胸口指向太阳,以此来显示你对毛的无限忠诚。

在重庆宣传部门的命令下,重庆卫视不再播放电视剧,转而播放爱国主义歌咏大会。从420日至五月20日,当地报纸不得不刊登红歌歌词,以使民众熟记。

机场外,一个足有7层楼那么高的广告牌上,脸蛋红红的中国小学生和工人呼吁市民“唱红歌!传真相!提精神!“

在公园,退休人员架好了便携式音响,就着歌颂毛的歌曲排成长队跳舞,甚至在沙坪坝公园也是如此——死于60年代后期武斗中的数千人就在它旁边的一个杂草丛生的公墓里埋着。 

每周三和周五早上7点,66岁的退休教师曹星芬,领着一些退休人员就着红歌跳着精心编排的舞蹈。而他们跳舞的地方就在杰尼亚西服和路易威登包的广告牌的下方。

“这些歌曲节奏不错;和着跳舞很容易,”曹说,她身材娇小,满头银发,穿着红色睡衣,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消防栓一样。

毫无疑问,有人是真的喜欢红歌,尤其是老一代人。共产党的进行曲就像是他们小时候的儿歌一样。 最近一个温暖的傍晚,十几个人在人民公园里飞旋舞动,他们的身影被附近一个美容院的霓虹灯照亮。

 “我们很熟悉这些年轻时的歌曲。我们带着革命精神长大,我们也希望把这些精神传递给我们的孩子,” 55岁的蔡德容看着自己的妻子,擦了擦自己的额头说。他的妻子穿着一件黑白色的丝质礼服正在和女伴跳舞。

“我们的经济状况不错。我们想向共产党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一个中年妇女插话道。她叫张锦,跳了一会儿刚刚开始休息。

音乐刚停,一位和记者相邻地坐在石凳上的人却以响亮的声音提供了相反的意见,他更年长一些。

“这些人都不敢告诉你真相。 他们就着这些红歌跳舞的原因是他们脑子里只有这些东西。过去4050年中他们别的什么都没听过。这些宣传歌曲早已淹没了普通的中国民歌,”这个叫吴佳庆的人说,他已经60岁了。“这就像是文革:他们使用这些大的活动和群众运动来掩盖社会问题。”

那些跳舞的人并没有对此表示不同意见。 他们只是在黑暗中翩然远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