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0日星期五

《环球时报》:弗里德曼对于中国的误读

核心提示:《环球时报》英文版针对弗里德曼给中国的忠告提出了反驳。翻译出来与大家共享。

 

来源:环球时报201167http://goo.gl/Mxlfy

译者:匿名

校对:南山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在他最新的专栏中发表了一篇相当奇特好笑的文章。(该篇译文见66日译者博客。)

这是一封假想当中的中国国家安全部给胡锦涛主席的信,内容是对最近在阿拉伯世界发生的动乱进行的评估。

内容没有什么新意。弗里德曼再次重复了他在《世界是平的》一书中的主要观点,即世界已经高度关联了起来。新的科技会辅助革命,还有革命是从公众对尊严的需求中诞生的。

坦率地说,此篇文章出于两度普利策奖得主之手,只能算是平庸之作。当然,弗里德曼没有掩饰他想做中国领导人的老师的倾向。在这篇专栏文章里,他两次问了这个问题: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先生?

事实上,美国从整体上来说总有一种想教导其他国家应该怎么做的倾向。许多美国人认为他们有资格这么做。

但是,环游过世界的畅销书作者做不到从一个普通人的角度来看世界——比如说从一位发展中国家的农民角度来看问题,或从他们的角度来思考。

在弗里德曼的眼中,中国不过是又一个类似埃及的国家。在埃及所发生的就一定会发生在中国。而中国应当拥抱这种改变。他引用了所谓的卡尔森定律,说从下至上的创新虽然混乱,但聪明;从上至下的创新看起来秩序井然,但却愚蠢。弗里德曼轻易地建议中国应尝试类似的事情。这听起来非常简单,不像是一项能影响到13亿人口的过程。

也许我们不能将弗里德曼理想化。中国的命运和他事实上没有关系。毕竟记者总是向往最有戏剧性的报道,如果是震撼性那就更好了。如果中国走错了路,要承受无法预测的后果,那也没什么大不了,那也不是他们真正要关心的。

中国公众广泛地接受民主和自由,但是以最小的代价找出一条稳健的道路,也同样是大多数人的需要。这正是今天中国政治稳定的基础。

毫无疑问,中国已经遇到了许多重大挑战。但对这些挑战的解决方案是改革,而不是革命。其他国家的行为,无论是改革或是革命,都为中国提供了充足的可借鉴的思想,中国会避免落入许多其他国家经历的民主陷阱中。

弗里德曼写出过许多发人深省的文章。但是在中国事务上,他要学习的还很多。

 

1 comments:

匿名 说...

环球时报这种纯说谎的媒体就不要拿出来恶心了。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