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8日星期三

《纽约时报》:中国的邻国惴惴不安

核心提示:中国的和平崛起言论没有能使邻国信服,其军力的增长和与周边国家之间的领土纠纷,使得邻国心怀不安,开始致力于联手协作,共同应对中国。

来源:《纽约时报》201167http://goo.gl/L2YRM

作者:PHILIP BOWRING
译者:匿名

校对:南山


【香港】——美中的国防部长们和高官们,还有一群来自周边地区性国家的人物日前在新加坡会面,举行了所谓的“香格里拉对话”。这个会议恰逢其时地在“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周年纪念日期间举行。正如北京的六四终结了许多有关中共本质的幻想,去年的一系列事件也打破了对中国和平崛起的幻想。

这个地区不再认为和平是理所当然的,也不再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长不会制造什么麻烦。相反,现在重点在于如何化解冲突,并通过对话来消减彼此间的怀疑。

中国一直都在很努力地为2010年的外交困境亡羊补牢。去年,中国目不暇给的卷进了与越南、菲律宾、日本和印度的领土之争中,还因为不愿谴责平壤的攻击性而激怒了韩国。部分地因为这些因素,美国受到了刺激,宣称南中国海的自由通航与和平是它的核心利益之一。该海域对商贸通航开放是美国的焦点所在,也是大多数东亚国家的生命线。

现在中国正在竭尽全力地想要笑脸相迎,而美国则急于表现它想和中国的军方进行对话,最近还接待了来自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总参谋长。尽管胡锦涛主席已经访问了美国,总理温家宝也频频出行对全球展示了善意,中国还一直在强调在武器装备上它是如何远远落后于美国。但是中国若想息事宁人已经太晚了。

美国的经济可能深陷泥沼,日本和军力较弱的南亚诸国也是如此。澳大利亚正日益依赖对华出口,印度也非常清楚自己在军事科技上落后于中国多少。但是,正是这些弱点,和北京对其投射能力的骄傲宣称,让西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区的其他国家前所未有意识到他们的共同利益所在。印尼已经开始更重视东盟,东盟也就更关注那些和经济合作无关的议题上。至于美国,国防开支的消减不太可能影响到其在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实力。

中国也发现很难把高层的微笑转变成约束力。就在香格里拉会议之前的数天,中国在越南中央沿海撞坏了一艘越南勘探船,而这一领域是其他国家所认为的越南专属经济区。好战的河内和俄罗斯以及印度本来就有联系,现在和美国的关系也在升温,它联合起该地区的其他国家,一同将南中国海看成是对中国实际意图的关键测试。

但是对于中国来说,要在外交需要和民族主义冲动之间求得平衡是很困难的。它的首艘航母就是一个例子。这艘航母1998年以空壳方式从乌克兰购买来,很快就要转入实用。据报道,它被命名为“施琅”号,这是1683年收复了台湾的一位清朝将领的名字。这艘航母将成为骄傲之源,也将不断地提醒中国的邻国,它们最好努力促进彼此间的区域联盟。

中国也不能从它寥寥无几的真正朋友那里得到什么帮助。巴基斯坦的总理吉拉尼可能因为在最近的一次访问中把中国捧上了天而让美国感到尴尬。但是他坚称中国同意提供帮助,为巴基斯坦在靠近阿曼湾的瓜达尔建立一个海军基地,使中国可以进入阿曼湾,这也同样让北京难堪。虽然这事可能只是吹吹牛,但它却触动了印度的神经。

但是,扩充武力的主要焦点既不是南中国海,也不是印度洋,而是东北亚。无论是否构成了一种军事竞赛”,中国有了越来越多的导弹、隐形飞机和一系列其他复杂的武器,并因此引发了很多的反应。日本和韩国可能对于北京的战略性武器无能为力,但是他们的水面舰只和潜艇的先进性却远超于中国,日本也和澳大利亚有着密切的军事合作。从更广泛的角度来说,美日之间在冲绳基地重新定位上的分歧只是一件小事。俄国也在恢复其长期以来衰落了的太平洋舰队。

在任何情况下,中国的崭露头角都已改变了现状。北京的行动,无论是安抚性的还是挑衅性的,将为未来设定基调,因此也就为美国和本地区其他国家之间的关系设定了基调。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