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4日星期六

《经济学人》:田园牧歌无踪影――内蒙古的动荡让管理中国的任务更加艰巨

核心提示:中共中央政治局注意到了在中国进行社会管理的任务正在变得日益艰巨。虽然今年来安保部门加强了对政府批评者的镇压力度并逮捕了许多人,但中共内部在保持长期稳定的最佳途径方面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分歧迹象。

来源:《经济学人》,201162http://www.economist.com/node/18775303

译者:匿名

校对:南山

 

 在我们国家,现在社会矛盾已经显而易见。530日的一次会议上,统治中国的政治局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就在他们开会的时候,位于首都以北内蒙古的武警们镇压了该自治区数十年来最大的一次种族骚乱。而在其他地方,中国的互联网用户向一位针对政府目标进行爆炸的人报以潮水般的同情。这起爆炸发生于南方,炸死了肇事者和另外两人。是的,政治局注意到了在中国进行社会管理的任务正在变得日益艰巨。

内蒙古长期以来都被认为是中国的少数民族地区中最为顺从的地方。即使是在2008年西藏高原爆发了广为蔓延的抗议和骚乱之后、以及次年在新疆的省会乌鲁木齐又出现了血腥的种族冲突之后,内蒙古还是一派平静。在内蒙古自治区居住的蒙古族人口多于已独立的外蒙古。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只占了内蒙2400万人口的将近1/5,少于那里的汉族人口的数量。和藏族人、新疆的维族人不同,许多蒙古人基本不会说他们祖先的蒙古语。

因此,在五月下旬数个内蒙古的城镇中爆发抗议的时候,中国的领导人肯定感到了震惊。自从西藏骚乱以来,民族动荡还没有这么快地蔓延过。510日,一辆由汉人司机驾驶的货车撞死了一名蒙古牧民后逃逸,这点燃了抗议之火。这位蒙古人是一群想要阻止货车穿过草原到达一家煤矿的牧民中的一员。四天之后,另一位蒙古人在另一地点类似的对抗中丧生。

在这场抗议中,没有出现曾经震动了乌鲁木齐的那种造成近200人死亡的种族暴力现象,也没有象拉萨藏人洗劫汉人的商店那样搞得火光冲天。毫无疑问,这让中国当局松了一口气。但是这次[蒙古]的学生们扮演了主要的角色,这足以让当局警惕(在1989年,是学生们主导了天安门广场的抗议。)今年以来,当局一直在担心中国的年轻人会借助互联网的力量,从阿拉伯世界的抗争中受到鼓舞,在中国挑起茉莉花革命。在涉及到好几个内蒙古城市及省会呼和浩特的大规模安保行动中,警察将学生们限制在校园以内。尽管如此,在530日,还是有将近150人穿过呼和浩特,以蒙语呼喊口号。新浪微博——中国一个受欢迎的微博服务——现在已经把内蒙古茉莉花都加入到了长长的禁搜词名单之中。

钱明奇这个名字还没有被列入这个黑名单,但是估计也为时不远了。在526日,钱先生在江西抚州引爆了三枚炸弹,许多微博用户表达了对肇事者的支持。钱先生(通过一个微博账号)长期以来抱怨当局因为修路而强拆他的房屋而遭到的不公正待遇。他自制的炸弹对准的是检察院、市政府和药监局。

政府对于骚乱的态度并非总是铁拳相向。虽然他们在内蒙古部署了许多警察和武警(同时禁止记者进入,并干扰移动互联网通信),当局对于抗议者关心的事还表现出了比西藏或新疆更多一点的敏感。该地区的党委书记胡春华在呼和浩特与师生们见面,承诺要还受到侵害的牧民们以公正。(但抗议的组织者不要期望会被宽大处理。)现在政府说为了当地群众的利益,煤矿产业会被勒令叫停。

虽然今年来安保部门加强了对政府批评者的镇压力度并逮捕了许多人,但中共内部在保持长期稳定的最佳途径方面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分歧迹象。最近,在党的喉舌报纸《人民日报》上所发表的一系列评论采用了令人吃惊的温和论调。在526日的一篇评论中说,要保持社会稳定,唯一途径是保障权利。但是,即使政治局里有谁持这种观点的话,至少他们还没有公开地站出来这样说。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