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9日星期四

《洛杉矶时报》:在中国,如何衡量幸福成为热门话题

四川绵阳,每年人们都从太平桥上扔下旧衣服或硬币,以求获得幸福和健康。在当代中国,幸福是件难以琢磨的事情。

 

核心提示:突然之间,幸福成了中国政客们挂在嘴边上的话语。在各地区,地方政府正拟订幸福指数并且彼此争夺“中国最幸福城市”的荣誉。

 

原文来源: 《洛杉矶时报》, 2011/5/16

原文链接: http://goo.gl/IT5Ms

译者: H.F.

校对: 南山

 

【上海讯】 ——总的说来,你感觉幸福吗?

如果给第二次选择生命的机会,你愿意作老实的农民、辛勤的工人、无忧无虑的公务员、受人尊敬的经理、设计师、公司职员、教师、家庭主妇还是待在你现在的岗位上?

什么会让你更幸福?

对一个在半代人的时间内收入水平已经增长了五倍的国家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好像是毫无道理的。但是中国人正在面对生活中一个巨大的课题:金钱不一定买得来幸福。渐渐地,他们不再问他们自己和他人“你吃了吗?”——中国传统的问候——而是“你幸福吗?”

幸福这一概念在这个国家里有点不同。它不是托马斯・杰斐逊在《独立宣言》中宣告追求的、与生命和自由同等地位的那种“幸福”。(一个例外是革命歌曲“东方红”中的一句话,它唱道“毛主席为人民谋幸福。”)

然而突然之间,幸福成了中国政客们挂在嘴边上的话语。“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温家宝总理在对全国人民的新年致辞中讲道。在三月份的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和政治协商会议上,“幸福”这个词出现得如此频繁,以至于官方通讯社新华社宣称,“毫无疑问,‘幸福是两会的关键词’”

在各地区,地方政府正拟订幸福指数并且彼此争夺“中国最幸福城市”的荣誉。

 “用汉语问‘你幸福吗’一度听起来十分怪异。但是现在谈论关于幸福话题的非常多,它几乎成为陈词滥调了。”中国出生的芝加哥大学教授Christopher K. Hsee这样说道。大家认为是他把幸福研究带到中国来的。

为什么中国政府忽然把幸福话题提上日程?有人嘲讽说,因为中国经济迟早会遭遇到不可避免的经济增长停滞点,所以政府官员正在寻求新的衡量成功的方法。不过Hsee认为,既然共产党宣扬建设“和谐社会”,那么幸福概念的提出是一个自然而然的结果。

 “幸福与和谐是一致的。”Hsee说。

近期有十多个个不同的民意测验试图测量一下民众的幸福感(有些是政府机构所主持的)。不过答案和政府领导人所期望的不总是一致。

在人代会召开前夕,政府的一个信息平台——中国网(China.com.cn)调查了1350人,发现只有6%的人非常幸福,而48%的人感觉明显地“不幸福”(其他人属于“一般”和“不确定”。)在英文版的《中国日报》上报道了这个不幸福的调查结果,但它很快被删除了。

另一个调查的结果更为当权者拉响了警报:盖洛普公司上个月做过一个关于人们如何评价自己处境的调查,结果中国在124个国家中排名第92位。只有12%的中国人认为他们是“蒸蒸日上”的。这就是说中国与埃及、利比亚、也门和巴林这些国家同等。而在这些国家里,民众的不满情绪使得反抗斗争此伏彼起。丹麦排名第一,那里有72%的民众认为他们的生活十分美好。而美国人排名12,满意程度为59%

包括英国和法国在内的许多国家,认为“幸福指数”只是对众多传统衡量“成功”方式的补充。但是,对中国来说这很可能更为紧迫,因为其变化十分激烈。对于研究什么能使人感到幸福的学者——学术界称之为“幸福经济学”——来说,想要在这一领域中研究某些非常困惑的问题,中国是一个完美的场所。

当大家都同样穷时,是不是更幸福些(中国20世纪后期差不多就是这种情形)?当人们变得富有,但有人比其他人富的多得多时,收入不平等是不是让人们感觉不幸福?

一项基于伊斯特林悖论的研究正在中国进行。伊斯特林是一位经济学家,他在1970年代写道,一旦人们有了足够的钱满足他们的基本需求后,收入增加并不一定提升幸福水平。

上海交大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进行了大量学术研究。通过使用问卷调查、用志愿者和电脑模拟做实验等手段,那里的研究人员正在探测经济和社会的飞速变化对幸福水平的影响。

急速的变化,即便是好的变化,也会带来不满。“面对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变化,人们都反应强烈。在我们对幸福的研究中,发现人们不能适应新的形势。”领导这项研究的教授王方华(音)说。

另一种可能对中国人带来麻烦的现象是:当人们变得更加富裕后,他们很快就适应了这一新的现实,对于不如自己的认为是理所当然,对超过自己的人非常嫉妒。

 “显然对钱的满足感是相对的,如果一个人今年比去年拿的薪水多,他也许不会感到幸福,”王说,“但如果他的收入比他朋友的高,那么他就会感到幸福。”

中国人的困难就在于他们的愿望常常超越了现实。

 “在一个期望越来越高的时期,人们经常是不快乐的,因为他们的期望值太高了。从这些调查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社会发展落后于经济的发展。”张辉说。她负责北京零点研究咨询集团的幸福研究,这家机构是中国著名的民意测验机构之一。该机构所做的不同民意调查结果表明,自2005年以来幸福感和生活质量稳定下滑。

商品和房地产价格上涨是不满情绪的主要原因。许多接受调查的人指责腐败和不公正的社会制度造成了他们生活的艰辛。

就中国当局而言,如果国家不能通过改革成为一个更加幸福的社会,那么个人必须得使自己变得更加快乐。

北京市政府上个月宣布大学将很快增加如何应对压力、人际关系和心理健康的课程。课程开始是选修课,但今后可能会变为必修课。

尽管关于幸福的书籍还没有登上中国畅销书的榜单(“自助书籍在中国仅仅是教你如何变富,”张说),但是人们的兴趣却在与日俱增,幸福大师Tal Ben-Shahar的网上课程也非常流行。

一个32岁的心理学研究生Kevin Liu说,有许多刚兴起的公司正在训练人们如何追求幸福。他本人经营一家咨询公司。

 “这种服务刚刚在中国兴起不到五年,”刘说,他的公司为企业雇员服务。“我们认为,通过训练可以让你提高自己感到幸福的能力。”

有关幸福的调查显示,在中国国内存在很大的差异。研究中发现:北方人比热南方人更幸福。城市居民比农村人更幸福,但差距并不如人们普遍认为的那么大。——尽管脱离农村在中国就是获得成功的一个标志。

在各种职业中,公务员是最幸福的。他们享有安全的稳定收入,而不用象在企业里那么艰辛。幸福程度处第二位的是房地产经纪人。男人最幸福的时候是41岁。女人最幸福的时候是28岁。最不幸福的人是年龄40 44岁的妇女。

40岁的张似乎已经有了令人羡慕的生活,嫁给了一个大学老师,有一个11岁的儿子,一套公寓和一辆车。她以自己作为了一个例子。

 “当女性到了我这个年龄段,她们的父母老了,她们的孩子开始进入青春期。由于我们大多只有一个孩子,因此给孩子提供一个良好教育的压力非常大。而且,许多中国妇女都有自己的工作,还不得不担心自己会落伍。”张说。“当我评估我自己的幸福感时,可能就是百分制的85分。我想我可以学习如何做得更好。”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