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3日星期一

《经济学人》:桑盖,你没门

核心提示:当北京紧锣密鼓地庆祝西藏"解放"60周年,它言辞强硬,拒绝与新当选的西藏流亡政府总理洛桑桑盖打交道。

原文:No way, Sanggay
时间:2011.5.17
作者:Banyan
译者:9Ua
校对:南山



当北京紧锣密鼓地庆祝西藏"解放"60周年,它言辞强硬,拒绝与新当选的西藏流亡政府总理洛桑桑盖(Lobsang Sangay)打交道。作为境外藏人大选的胜者,桑盖先生将比他的前任们更高调。随着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声明退出政治,这位民选领导人将拥有更高的声望及更大的责任。


洛桑桑盖现年43岁,此前是哈佛大学法学院研究员,目前正在印度拜访大部分选民,讨论他的施政计划。他提出愿意"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与中国谈判。中国的回应见诸官方杂志《中国西藏》对朱维群的专访(链接由译者添加);朱是共产党统战部高官,常常代表中国就西藏问题发言。


对"他的(指达赖喇嘛-译者)那个流亡政府",朱先生轻蔑之情跃然纸上,他夸夸其谈地说教道,"那只是一个背叛祖国的分裂主义政治集团,没有任何合法性,没有任何同中央的代表'对话'(朱的原文有引号,经济学人的引文无,译者增加)的资格。"


所以现在清楚了。看起来达赖喇嘛将流亡政府民主化的决定,令藏汉和解更加困难。至少,自2002年以来,一系列中国和流亡藏人之间的对话蹒跚前行;这些会谈每隔几个月举行一次,双方往往在唇枪舌剑之间无果而终。而现在看起来连这样的对话也不可得。


但罗伯特•巴那特(Robert Barnett),纽约哥伦比亚大学西藏问题专家指出,中国对桑盖先生的友好姿态嗤之以鼻,这并不新鲜。一直以来,中国都不想和流亡政府扯上关系。藏方参加对话的总是达赖喇嘛的代表。这种模式仍然可以继续。实际上,西藏流亡议会正在讨论新的宪法;上个月,他们通过了一个草案,请求达赖喇嘛和他的后任,尽管已经退休,"在必要时仍代表西藏人民的利益发言,在世界各地任命代表和特使。"


达赖喇嘛将自己与流亡政府区隔开来,这实际上满足了中国政府的要求。中国可以选择将之看作一种妥协。中国也可以这样看待达赖喇嘛3月份的退休宣言,达赖喇嘛在宣言中说,随着他的退休,他过去“颁布”的两个偏向独立的政治决议“不再有效”。达赖喇嘛很久以前就已放弃独立诉求,转而寻求在中国主权内的真正自治。中国总认为这只是一种战术上的计谋。


看起来,中国希望,随着达赖喇嘛过世,藏人失去全球瞩目的领头人,将会放弃斗争。因此,中国可能会对本月达赖喇嘛在美国新泽西一个新闻发布会上的评论感到警觉;当时,达赖喇嘛说,藏人已基本“确定”寻找其后任——他的转世,十五世达赖喇嘛——的程序。他说,藏传佛教所有教派都会参与其中。虽然达赖喇嘛目前身体健康,但他已经75岁了。


这种不同教派之间的团结是史无前例而且十分重要的,因为看起来将会出现两位达赖喇嘛转世:中国政府将会选定一位,而另一位多半会出现在流亡社区,得到大多数藏人的崇拜。

    

看起来中国境内大多数藏人的仍对达赖喇嘛忠心耿耿。3月份以来,藏人的抵抗集中在四川省藏区的格尔登寺,这儿历史上曾是西藏的安多。一位青年僧人以自焚进行抗议,随后数百名僧人被关押,两位年老的藏人试图保护僧人们而被杀,该地仍驻有大量的军警,当局焚烧违禁书籍。


因此,5月23日,当中国庆祝“17条协议”60周年——当时年轻的达赖喇嘛同意接受中国对西藏的主权——中国能够感到自信,目前他们的统治没有什么即时威胁。但是他们知道,很多藏人仍然对中国的统治感到不满。


对中国而言,“17条协议”是一份值得庆祝的历史档案。在这份协议中,中国承诺不变更“西藏现行的政治制度”;1959年,中国粉碎了藏人的叛乱,达赖喇嘛和八万名追随者流亡到印度,这一承诺被扔到一边。1951年,西藏还是一个封建神权社会。现在,流亡藏人享有议会民主制度,他们不再信任中国。而中国领导人则发现他们自己的社会制度对藏人没有吸引力。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