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6日星期三

想要政体变更?那就赢得军队的支持吧!

核心提示:"在推翻突尼斯和埃及独裁统治所获成功中,军队都发挥了核心作用。之所以这么讲不是因为他们是革命的核心,而是因为他们把自身视为一个维护国家利益的单独机构。"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和公共事务系的访问教授Jean-Pierre Filiu这样说道。"只要军队认为统治者最好地体现了国家利益,他们就不会做出什么动作。而如果他们认为统治者没能做到此点,那么他们就会推翻当前统治者。"

 

原文:Want Regime Change? Win Over The Military

来源: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

作者:ALAN GREENBLATT

发表时间:201141

翻译:Große Fuge

校对:@Freeman7777

 

 

在阿拉伯国家最近的抗议浪潮中,一些国家的领导人被迫下台,而另外一些国家的政府却朝自己的人民开火了数周的时间。这两种情况的一个很大的区别就在于军队在各自国家中所扮演的角色。

 

在突尼斯和埃及,军队明确表示他们不会对平民开火。随后不久,它们就向自己敬爱的总统倒戈,把自身定位为国家的守卫者,而非特定掌权者的看门卫士。最终,这两个国家的总统都被赶下台。

 

"在推翻突尼斯和埃及独裁统治所获成功中,军队都发挥了核心作用。之所以这么讲不是因为他们是革命的核心,而是因为他们把自身视为一个维护国家利益的单独机构。"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和公共事务系的访问教授Jean-Pierre Filiu这样说道。"只要军队认为统治者最好地体现了国家利益,他们就不会做出什么动作。而如果他们认为统治者没能做到此点,那么他们就会推翻当前统治者。"

 

在诸如利比亚,巴林和也门这样的国家则没有出现这种动态。外部观察家说,这些国家的军队缺少突尼斯军队和埃及军队所普遍具有的职业道德,那种职业道德使这两个国家的军队不会朝平民开火。利比亚这些国家的军队也不同意"变动当前政权的时机已经到了" 这种观点:。

 

这也可以很好地解释,尽管中东地区的骚乱还在继续,却(还)没有其它国家的领导人被迫放下权力。

 

Filiu说,"在其它国家,我没有看到军队把统治者当做国家利益的威胁,而突尼斯和埃及所出现的旧政权垮台却正是这个原因所引发的。相反,其他国家的军队仍将继续支持当前的统治者。"

 

兵团的精神

Asabiyya是一个阿拉伯词语,指一个组织的团结或凝聚力。埃及的军队有着强烈的asabiyya,而利比亚军队,早在当前骚乱之前,asabiyya就破碎了。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研究员、西点军校国际安全研究教授Kori Schake说,"埃及军队一直把自己看做国家实力和国家连续性的源头,该国军队除了对该国领导效忠以外还有着一种国家感存在。"

 

伦敦研究防卫问题的智库皇家联合服务学会(the 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的研究员Shashank Joshi说,为了在让最高领导人下台方面发挥一种决定性的作用,军队必须处于政府工作的中心,但也不能与其关系过密而忘记了自己的本职工作。

 

他说,"光有一支统一的军队还不够,你还需要一支身处政权内,但不属于政权(in the regime, but not of it),而以某种方式和政权保持距离的军队。"

 

新美国安全中心的高级研究员Nora Bensahel说,一些阿拉伯国家,比如沙特和叙利亚,并没有拥有一支军队,而只是拥有多支安全部队而已。这些部队不仅保卫国家,对抗外来势力,而且还要保护统治者本人。军队以小规模和对立的方式存在,这样就不会有足够的力量来推翻统治者。

 

她的看法是,"在任一独裁国家以下现象都是很普遍的,即成立安全部队被不仅处于军事效果(或者完全不是)的需要,还是为了保护国家的领袖,这种部队被统治者设计为一种掌控国家的工具。"

 

突尼斯和埃及军队也许并非完全干净,但是传统上与他们邻国军队相比的话,他们一直较少扮演维持内部治安的角色。

 

布鲁金斯学会研究中东政策的萨班中心的主任Kenneth Pollack说,"在埃及,军队把自己看做职业的国家守卫者。十分坦率地说,军队打从心底就看不起警察。警察不过是一帮业余军人,一帮打手,不值得他们尊重。"

 

播种

埃及军队视自身为一个独立行为者的感觉不断增长,之所以导致这种结果部分源自于胡斯尼·穆巴拉克做出的战略误判。这位长期统治埃及的独裁者被周二的一次军事政变赶下台了。

 

跟所有当代埃及的领导人一样,穆巴拉克也出身行伍。在当政的30年里,他利用权力确保曾经受人民控制的军队效忠于他本人。但是同时,他也决定不给高级军官足够的军饷,而是让他们控制各种工业来获取财富。

 

Pollack 说:"他明白军队在经济上受到了伤害,而他的应对方式基本就是,让他们在国民经济中找路子。我们发现,军队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一种与穆巴拉克无关、独立的组织认同感(corporate identity )"

 

军队在穆巴拉克发表对全国讲话的第二天就推翻了他。部分原因在于,他们认为穆巴拉克不仅是国家未来繁荣的威胁,而且也是他们自己前途的威胁。

 

伦敦的皇家联合服务学会的Joshi说,"一支同社会和经济紧密相连的军队不一定会保卫旧政权。一支从中获得好处的军队会这样判断,保住它的特权的唯一途径,就是采用掌控和符合其标准的方式从旧政权转型。"

 

其它动机

Joshi说,仅凭一支军队在经济中所扮演的角色,来预言它在革命状况下的反应是不可能办到的。光是钱还不足以构成推翻一个统治者的动机。突尼斯的军队就没有在突国经济中扮演大的独立利害关系者的角色。

 

Pollack说,近些年就有其它的穆斯林国家的军队因为财务以外的原因而发动政变来反对统治者。比如土耳其的军队,它认为自身不仅要守卫国家,还要捍卫一种特殊的世俗政治体系。

 

这不仅关乎钱,也关乎态度。有强烈职业道德的军队更有可能遵守不对示威者开枪的纪律。

 

Joshi说,"雇佣军则更有可能对平民造成伤害,向自己的人民开枪。"

 

诸如巴林、利比亚这样的国家当前所发生的这些事情,部分是因为军队、雇佣军和外国部队认为,相比忠诚于一般来说的国家这样一种理念,它们更应效忠于现有政权及其领导者。

 

一股凭藉自身实力的势力

对要在革命性变革中扮演决定性角色的军队而言,它不仅要把自身视为一个独立于掌权者的机构,还要把自身看成一股凭藉自身实力就足够强大的势力,其忠诚对决定国家的走向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哥伦比亚大学的Filiu教授说,"你在利比亚找不到一个统一的机构来体现这种集体归属感。"

 

Ali Mohsen少将在上个月背弃也门统治当局,投入了也门反对派的阵营,他说,"军队是人民的财产和守卫者。它不为任何特定的人服务。"

 

但是Mohsen少将并没有足以削弱萨利赫总统权力的威望。事实上,在他和萨利赫总统关于下野的谈判中,萨利赫总统相反还要求他辞职。

 

Joshi的看法是,"从某种程度上来看,埃及的情况十分独特,因为埃及军队在国内的威望是如此让人难以置信。"

 

 

2 comments:

Bill Rich 说...

You've got it, man...

Bill Rich 说...

You've got it, man...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