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5日星期五

经济学人 全民幸福--中国引入新口号

人类对幸福的追求,是一项不可剥夺的权利。这堪称是有史以来最有影响的一句话,这句杰斐逊的名言【注1】似乎也影响了中国的人大。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这个古板的、形式上的立法机关刚刚结束了其年度会议。官员们现在坚信,增加幸福比增加国内生产总值更为重要。人大会议通过了一个新的五年计划,该规划被喻为是实现“幸福中国”的蓝图而受到欢迎。然而在描述其面临的挑战时,温家宝总理却露出明显的不幸福。

在为期十天的人大会议结束时,温家宝对记者说,相对之前的八年,其剩下的两年任期将更为“不易 ”。他说,要控制通货膨胀这头“老虎”将是相当困难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了今年4%的通胀目标,而2月份通胀几乎达到了5%)。但腐败是“最大的危险”。在人大召开的几天前,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因涉嫌巨额受贿丑闻而被解职。

从今年到2015年的五年计划要求每年的GDP平均增长率达到7%,于之相比较的是 2006-2010年设置的相当高的7.5%目标。温家宝表示,增长率放缓而保持就业,这将是一个“非常巨大的考验 ”。但是,他说,中国必须改变其经济增长模式,因为它是(用一个标志性短语来讲)“不平衡、 不协调和不可持续的”。

今年年初时,各地省政府开始制定当地的五年计划,促进幸福这个想法如同一个巨大的笑脸在全国蔓延开来。广东省宣布将成为“幸福广东”。北京(这是一个省级行政)表示,它希望它的公民,走在“幸福和光荣生活”的前面。在重庆市(另一省级的地区)表示,希望其市民是国家最幸福的。 官员们现在常常讨论设立“幸福指数”,并由此考量政府的工作。

幸福这个词在官僚间如此的流行,更多的只是为了取悦中央领导人并显示对经济较差人士 的同情,而非任何真正决心改变其行事的信号。许多较低级别的政府继续设定了以投资拉动GDP增长的目标,而且目标远超过温家宝所称的7%。温家宝的一些其它目标需要地方政府的合作,例如到2015年再建设3600万国家补贴的住房。地方政府的选择是回避该项任务。

温家宝并不认为政治自由与幸福有多大关系。去年八月,他对于政治改革的重要性有过一阵子讲话 ,从而激起了一些开明知识分子的希望。自那以后,对持不同政见者的镇压已得到加强。数十名异议人士被监禁或监视,以防止他们去响应网络上的“茉莉花革命” 【注2】。“茉莉花革命”是互联网上流传的匿名发起的运动,号召在中国进行一个阿拉伯式的革命。为阻止任何抗议,在全国 人大会议期间的安全,警方比平时出动了更多的警力。

在记者招待会上,温家宝重复了他去年8月曾使用的一些言论,谈及政治改革的必要性。并警告如果国家没有改革政治,中国的经济成果可能会被抹掉。他还表示,人们应该能够“批评和监督”政府 。但他没有提出任何指导意见来落实这些措施,他还强调改革需以“渐进”,“有序”和“在党的领导”下的方式进行。他说,将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形势和中国的比较是错误的。

全国人大主席吴邦国更进一步告诉代表们说,如果偏离了“正确的政治方向”,国家将面临“内部混乱的深渊”。他还宣布,中国已经实现了其“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目标。中共在1997年建立了这个目标,但从来没有明确对进展如何进行评估。在中国奋战的独立律师团体对此也并不感到欢欣鼓舞。这些独立律师意图保护那些受到官方不法侵害的受害人,而他们自身也经常受到法院和警察的骚扰。

政府对异议人士的镇压显然包括了强化中国的互联网防火墙,使其更难以用软件来回避敏感的国外网站。一些中国网站最近报道了一项民意调查,显示11%的受访者认为在互联网上自由表达能提高国民幸福感。当然要加上一个前提,如果可以表达的话。

【注1】:杰斐逊在美国宪法中称,我们认为下述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让与的权利,包括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注2】:茉莉花革命,2010年年底至2011年年初,非洲国家突尼斯发生了要求总统本-阿里下台的持续抗议活动,总统本•阿里被迫选择离开突尼斯,在阿拉伯国家,这是第一次一个政权因民众抗议而倒台。茉莉花是突尼斯国花,这次政权更迭也被称为“茉莉花革命”。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