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日星期一

经济学人 突破防火长城

核心提示中国本土的微博客在Twitter失败的地方节节前进

原文:Breaching the great firewall
来源:经济学人
发表时间:2010年10月28日
译者:Arant
校对:@xiaomi2020


中国军队的官方报纸《解放军报》不喜欢微博客。10月19日,它刊文称Twitter造成了伊朗去年的政治动荡,并警告这样的即时信息分享工具可能带来国家安全“隐患”。尽管墙掉了Twitter,但中国正在鼓励国内版的微博发展。无论是政府或是批评者都已经成为其狂热的用户。

去年七月在西部边陲新疆发生的血腥种族骚乱让Twitter及其国内山寨版难逃被墙的命运。由于它们的日益普及,政府担心新疆的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用它们来挑起动乱。从那时起,中国只有会翻墙的人才能上Twitter。但当局很快批准了新的基于中国的微博服务,它们雇用了一支负责审查的网管大军。在今年二月份,甚至共产党的官方喉舌《人民日报》也开设了微博业务。

党全能的中宣部要求运营商删除敏感帖子。一旦被发现,就会被自动删除。但是,异议者们没有被吓倒。10月8日,尽管当局尽了最大努力进行封锁,但狱中的人权活动家刘晓波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仍然通过国内微博迅速蔓延。网友们用刘晓波名字的同音字,或者拼音缩写来指代他。

从去年以来,微博迅速发展。在去年七月被关闭之前,国内最流行的微博——饭否在运营不及两年的时间内就有了近百万用户。而新的领军者新浪围脖宣称,自从2009年8月推出以来,它已拥有超过2,000万注册用户。去年8月,共产主义青年团的官方报纸《中国青年报》的报导称,在全国范围内调查中,超过 45% 的 40岁以下的人说他们是微博客的活跃用户。超过94%的人表示微博客改变了他们的生活。

北京大学的胡泳(音)教授估计超过1,000万的人活跃在微博客上。在本月初发表于国外的一篇文章中,他认为中国人是微博世界的领先者,从“社会抗争”到“寄明信片给良心犯”的各种活动都利用了微博的宣传效应。胡先生认为,这是在切实地推动社会进步,而不是点燃“推特革命”的导火索。他认为这个现象为“为重塑中国的独裁制度的创造了新的可能性”。

许多著名的政府批评人士的有被封锁Twitter账户和“围脖”账户。其中之一,温云超(拥有超过32,000 Twitter的追随者)说,如果想让他的推文被国内媒体报道的话,他更偏向于国内的“围脖”。一些更敢于出头的记者也热衷于微博。今年9月,几条推文对两妇女在江西省躲进机场厕所的窘境进行了报道。当地官员们试图阻止她们飞往北京去上访。

但政府显然也认为微博客可以很有用。安全人员可以用它来监控异议人士的行动。本周一在西南部城市重庆,一个Twitter用户据说在发出她打算在反日示威时打出庆祝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标语后被拘留。北京的中层官员正在中央党校接受培训,学习通过微博客同公众的沟通的艺术。

互联网分析师麦康瑞(Rebecca Mackinnon)认为,想要举办“真正的颠覆活动”的人不会使用微博客,因为政府可能追踪到他们。同时,如果“围脖”威胁到了党,就会被关闭。今年七月,中国所有的微博客均被调整为Beta版本暗示这一切可能只是个实验而已。

相关阅读

  • 墙内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