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7日星期四

外交事务:让太平洋保持“太平”

核心提示如果美国海军未来撤出西太平洋的话,这一撤退可能会导致区域军备竞相增加,因为美国盟友会争着填补留下的真空

原文:Keeping the Pacific Pacific
来源:外交事务
作者:Seth Cropsey
发表:2010年9月27日
译者:Nicolask
校对:@xiaomi2020

美国太平洋司令部领导人海军上将罗布特·威拉德(Robert Willard),在八月份访问日本的时候,对记者说中国已经准备运作世界上首枚反舰弹道导弹(ASBM)。反舰巡航导弹数量相当充裕,但是它们的速度只有弹道导弹的十分之一,拥有较少的动能和相对更少的杀伤力。根据最近五角大楼的报告,中国的反舰弹道导弹至少覆盖1,000英里的半径,而远程巡航导弹只有大约600英里的杀伤半径。中国军方规划者期望导弹能有机动灵活性,可以打击距离中国大陆足够远的海上大型航母,使其失去战斗力,或者摧毁它。这样的结果就是,如果他们启动的时候离预期目标超过了600英里,即便下一代海军舰战斗极也无法在飞行有效范围内安全返回母舰。这种前所未有的导弹的覆盖范围和精确度能让中国最终达到其一再提出的目标:让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的海军主力将形同虚设。

台海两岸持续不断的摩擦最直接地威胁到美国海军在西太平洋的行动。中国大陆火力如此扩张会侵蚀美军捍卫当台湾被攻击时协防台湾的能力这一承诺。美国海军没有针对反舰弹道导弹的防御措施,这也没有列在研发项目里。如果美国不能反击反舰弹道导弹并取得胜利,美国在亚洲的影响力很可能会下降,中国暗示地区霸权会带来摩擦,可能会爆发由南中国海领土争端引发的军备竞赛。事实上,美国的盟友,包括澳大利亚、日本和韩国,可以开始问问自己那个终极问题了:如果没有帮助维持了东亚数十年平衡的美国海军,该如何应付局面?可以引以为例的是,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成功的以航母平息了发生在1995年—1996年之间发生在台湾海峡的台海危机。

如果美国海军未来撤出西太平洋的话,这一撤退可能会导致区域军备竞相增加,因为美国盟友会争着填补留下的真空。七月份,东京宣布将会在36年来第一次扩大其潜艇舰队。在2009年春季,澳大利亚方面宣布开始启动二战后最大规模的防卫扩张,计划使潜艇编队规模增加一倍并购买强大的现代水面舰艇。韩国也开始其海军和两栖部队的现代化步伐,如果中国给韩国提供安全保证,以此为条件换取韩国驱逐当前的前驻韩美军,代替美军撤出的影响力,那局势又会怎样?

迄今为止,大部分美国政策制定者和分析家忽略了中国新兴导的弹的能力,这反映了一种总体观念,即目前中国不断增长的军事力量要带来威胁还太遥远,不必当真,这是一种源自下列思路的观念:牺牲长久存在的美国大战略中保持的海上力量,换取对陆地战的关注。但是中国跨国界的政策近来已变得越来越独断,这一事实与其新的军事和海军能力并非毫无干系。

威拉德有关中国有能力打击美国航母的担心源自近几个月中国咄咄逼人的外交政策。三月,北京宣布南中国海为“核心”利益。作为一个国际水域,南中国海从中国延伸到菲律宾,直到分开马拉西亚和越南的大片宽阔的海洋区域,并且包括了在东亚和中东之间石油和其他关键性海上贸易运输航道。其中的一些岛屿成为了中国和其他东南亚国家,如文莱、马来西亚、菲律宾和越南争执的目标。北京方面给这片海域贴上了“核心利益”的标签后,发出的信息表示它将视这片国际水域为不惜一切代价保护的资源。

在七月中旬,即宣布关于南中国海的声明的四个月后,中国继续海洋扩张政策。其官方媒体,新华社,援引中国军方学者认为,“考虑到这不仅仅是中国国家海洋权益的扩展,而且关系到海洋安全问题,”黄海这片位于朝鲜半岛和中国之间的国际水域是中国核心利益的关键”。黄海本身重要的战略性,使它成为了这个月早些时候成了爆发冲突之地,当时日本海军舰艇扣押了一艘由于方向迷失而过于靠近有争议的钓鱼岛的渔船,该岛由日本控制但中国也宣示拥有主权。

八月,北京方面再回到对南中国海的关注,宣布其用一艘小型载人潜艇在海床上插上了中国国旗。这种含蓄的主权宣示,伴随着中国早期对于南中国海的外交宣称,既是挑衅性的,也是非法的。最近北京方面的外交辞令显示,它不愿意在新的影响力宣称下求得妥协。在七月份,当奥巴马当局抛出提议,寻求解决南中国海争端的区域共识的时候,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却告知新加坡的外交官“中国是一个大国,其他国家是小国家,这就是事实。”

中国寻求地区霸权的做法带来了一些问题,关于中国会如何发挥其新的影响力。伴随着其军事力量以指数级别扩张,已经处在会威胁到美国在东亚的影响力的边缘,对于地区内那些更愿靠美国早有的关注维护航运自由而不获取领土利益的国家来说,北京方面最近的行动和外交辞令描绘出的前景黯淡,而防止亚洲霸权崛起,这和中国正在努力成为地区霸权的明显利益正好相反。

过去,亚洲就有“强权即公理”这一理念的先例。用海军力量来维护强权也早已有之。在16世纪,西班牙舰队占领了菲律宾,而在19到20世纪,日不落帝国统治时期,英国在东亚也拥有海军优势。

但是对于中国领导人来说,最有指导意义的例子是日本由海上强权转成政治强国。日本的历史是一则特别的预警:出现野心勃勃、装备精良的亚洲霸主的危险近在咫尺。日本在20世纪初叶成为西太平洋海军霸主之后入侵、征服、压迫其周边邻居,迅速扩张了其所控制的领域。日本通过海洋对军队和物资的运输能力自然而然地成为了跨越从印度到夏威夷海域的威胁力量。

日本不断侵略的事实并不能说明中国如果取得类似的地区优势之后也会萧规曹随。但是,中国海军的扩张、反舰弹道导弹火箭技术,和对国际水域的主张刺痛了它的邻居,如澳大利亚、印度和越南而不断加强自己的海军舰队数量。这样的形势进展表明:即使有强大美军的保障,也不能将西太平洋的稳定和安全视为理所当然。

中国的反舰弹道导弹威胁是严重的,但是美国有能力进行回击。减小美军航母的尺寸、增加其数量、改进舰载机设计扩大其攻击范围,以及一些其他的新技术,可以压制中国导弹的威胁。然而美国的与日递增的赤字使这些看起来不大可能,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就怀疑如此大规模的海军是否会“用兵一时”。在切近的未来,政府在西太平洋巩固和美国盟友关系,并继续寻求如何在地区多边参与的协议下解决南中国海领海争端是正确的。美军也应该继续提高与区域内和盟友海军军演的级别,并继续按照日程安排,在12月份,围绕着位于中国东海的最东端琉球群岛展开与日本的联合军事演习。

奥巴马当局应该排除对美国海军能力的禁言论,直率地讨论中国海军扩张带来的危险。允许美国海军公开的探讨中国海军的发展对美国从战略上调整为建设更强大的海军力量可能会更有帮助。这有助于扭转美国海军事实上在进行的自我裁军,并赢得国会的支持。在东亚地区,一个更加有活力的、坚实的安全和外交政策可能是美国不得不放弃在太平洋地区曾经拥有的优势地位的另一选择,目标是保障美国自身的经济利益和近世界一半人口的安全。决定美国未来实力不是中国的反舰弹道导弹,而是美国的未来行动意愿。


相关阅读:


  • 墙内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