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3日星期二

Zero hedge:艾伦·格林斯潘谈美联储未能预测泡沫,相信“中国泡沫将会破灭”

译文:Zero hedge:艾伦·格林斯潘谈美联储未能预测泡沫,相信“中国泡沫将会破灭”

作者:Tyler Durden
发表时间:2010年3月27日
译者:Andy Cheng
校对:free trans, junming chen

这位大师成功地从传说中的“决意破坏货币政策”抽身而出,退休回家已经有很长时间,甚至可以接受彭博电视艾尔·亨特(Al Hunt)的“娱乐性”访谈。现在有连篇累牍的文章描写格林斯潘的笨拙,正如有一天Kindle阅读器上会有很多的书分析他的继任者的大错,这些错误正缓慢但毫无疑问地让美国走向清算之日。因此,我们不会过多评论,只需指出格林斯潘谈话中的关键要点即可。最有趣的是注意到格尼(译注:格林斯潘的昵称)和美联储新任副主席Janet Yellen之间升级的舌战,后者公然反对格林斯潘说的高利率有可能防止房地产泡沫的观点。Alan竭尽全力反击,这确实相当有趣:“2004年我们试着做了,但是我们遇到了一个难题。数十年来,联储每次提高短期利率,10年期票据——事实上更接近于按揭利率——的收益率都随之上升。这次,它没有。之所以没有上升的原因,是你不能让10年期票据由套利性的全球金融市场和单个的中央银行同时决定。因此结果就是……从泡沫出现的敏感性早期开始,情况清楚表明,决定价格上涨的是长期按揭利率的向下运动,而不是联邦基金利率。”
用英文来说,这很有趣:中国大约在这一时期开始迅速积累贸易盈余,基本上不关心美国的货币政策,5年的时间里东方中国狼吞虎咽吞下一切,尤为偏爱10年期票据。原因在于美国的消费者成为中国巨大的经济扩张后面的一个驱动力量。随着消费者的出局,随着中国开始宣告其6年来的第一次贸易赤字,随着美联储从对按揭的支持中抽身而出,随着中国的国有银行收缩流动性,未来数周内10年期票据的动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关键,为什么当所有早先的MBS损失都被弥补之后,10年-30年的按揭支持证券(MBS)的延期却被出乎常理地加以空前严格的控制,使得评论家们说MBS会更廉价,而与此趋势作对是职业自杀。可以肯定,这个技术上向下的推动很快将会终结。而当这个被收紧的弹簧最后爆发出来,要当心后面了,首先是住房,然后是利率、公司,最后是股票。

能翻墙的可看Youtube上的此次访谈原声视频:http://www.youtube.com/watch?v=Lx8Ru-QBy04




访谈的要点

关于经济前景:


“通常,我们认为经济影响股票价格。我认为这里我们遗漏了非常重要的一个关系,整个复苏,如我所能判断的,很大程度上是去年三月市场触底反弹的结果。你将可以看到整个金融业的复兴。要记住,是金融机构的股票的市场价值而不是其帐面价值决定它的债务评级。当股票价格上涨的时候,债务也变得远超其价值,你尤其可以看到垃圾债券大量发行。它正在影响整个经济的结构,并创造通常可见的财富效应。”

关于2010年底的失业率:
“我认为失业率将会在离当前情况不远处停止。因为即使经济继续上升,股票市场将会在此之前率先复苏,果真如此,在新的一年中就业率会显著上升,但同时劳动力的供给也会上升。”

“失业率会下来一点。那些认为会大幅下降的人可能会失望。”

 关于国债拍卖收益率的上升:
在这个时期国债收益率就是煤矿中的金丝雀。我是这么看的,如果市场运作良好,短期的前景是增长的势头。你可以看到它的发展。但如果10年期票据和30年期票据的收益率开始上升,换句话说,10年期的收益率开始猛烈上涨超过4%,那就是我们遇到了某种困难的信号。从未见过的巨额联邦债务高悬在我们头上,除非受到遏制,它最终会对长期利率产生显著影响。这将使得住房的复苏很难得到推动,也不利于资本投资。”

“我非常关心财政状况,不仅仅是数字,而是形势。我们向财政预算和美联储中注入这些巨额的金钱,产生的一个不幸结果就是,10亿美元不是以前的10亿美元了。当我们谈论上万亿美元债务的时候,你无法拒绝2000万美元或者4亿美元的债务请求。那样积累下去,就演变成了一种文化。我们无法削减支出,甚至不能削减C-17。”

关于消费税是否管用:

  
“我认为它将是一个短期的修正。短期内消费税会起作用。问题和希腊碰到的情况非常类似。没有基本的系统合约(赤字合约),消费税只是在延缓问题的到来。我无法确信,只是通过增值税我们就能成功稳定此长期前景。因为,除非我们抓住基本的问题,即这样一个事实:我们已经许诺医疗保险改革方案和社会保障带来的好处,物质上已经超过我们拥有的可以分配的资产。经济只增长到这样一个程度。现在,金融先放一边,对于实体经济的要求正变得越来越大。可以说,社会保障就是钞票。你会一直不断地印钞票。医改方案严格说来并不是一个有益的计划。它只是基于人口的客观需求。”

关于当前的金融管制法案是弱化还是强化美联储:

“弱化。(Al Hunt:你对此很关注吗?)当然。”

“一个基本问题是人们不了解各地区的联邦储备银行有多重要,它们对于货币政策发挥监管作用以及其他中央银行的各种功能有多重要。我关注的是如果美联储改变其现有结构,我们将会发现最初的构想不是让中央银行立于华尔街中心——这一观点可以追溯到1913年(译注:美联储于1913年成立)——,而是按地理区域来分布(译注:美联储由12家地区性储备银行组成)。现在的法案,按照我的判断,会改变那种模式。”

关于中国是否存在将要破裂的泡沫:


“我相信有。确切地说,在上海和沿海省份存在明显的泡沫。部分泡沫也将进入到内地。要记住,泡沫的破裂本身不是大灾难。我们已经历过“.com”泡沫,它破裂了,但经济几乎没有被撼动。很难判断泡沫什么时候会破裂,破裂的后果是什么,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关于中国的数据。”

关于欧元和美元的前景:

“不幸的是,美元和欧元都在贬值。因为汇率是一个比率,很难判断美元对欧元的实际比率将是多少。今天早晨短期协议汇率上升了。双方都有问题。我们有一个长期赤字的问题。欧洲人则有处理希腊和其他周边国家的问题。”


关于我们是否能够预见危机的来临:

回顾我们的货币政策,我想它可能是错了。它没有错。我对各种迹象进行详尽分析,在此基础上尽我所能判断,问题在于危机的根源非常广泛,地缘政治回到冷战结束之时,金融流动的巨大的变革使长期实际利率下降。结果驱使全球范围内房地产尤其是住宅房地产的资本化价值大为扩张。货币政策的某些方面可能也起了部分作用。”
关于美联储主席Janet Yellen对较高的短期利率可能通过提高住宅按揭利率从而限制住房需求的评论:

“我想(那不对)。2004年我们试着做了,但是我们遇到了难题 。数十年来,联储每次提高短期利率,10年期票据——事实上更接近于按揭利率——的收益率 都随之上升。这次,它没有。之所以没有上升的原因,是你不能让10年期票据由套利性的全球金融市场和单个的中央银行同时决定。因此结果就是……从泡沫出现的敏感性早期开始,情况清楚表明,决定价格上涨的是长期按揭利率的向下运动,而不是联邦基金利率。确实,当联邦基金利率在2003年被有意压制时,长期利率没有随之下降。我所能说的是,通常的想法并不令人信服。通常认为美联储因其货币政策而成为泡沫的推波助澜者的想法,没有获得证据支持。”

对那些认为拟议中的系统风险监管者(是格林斯潘不想要的)可能很难比现有体系所作所为更差的批评者的回应:
“他们不会的。但问题是,那不是这个问题的答案。对我而言很明显,潜藏的危机显然是因为百年一遇的事件所引起的。我们过去几乎没有任何这样的先例,短期信用在全球范围内收缩,像雷曼破产后所发生的那样。在这里,所有独立的证据都表明这是非常罕见的情况。”

相关阅读:


译者频道—经济风云

  
译者“Andy Cheng”的更多译文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译者频道—经济风云”、“译者频道—热点专题—中国经济”、“译者频道—人物”“零星其他(稿源)”、“译者Andy Cheng”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