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2日星期一

华盛顿邮报:中国经济的五大迷思

原文:Five myths about China's economy

译文:华盛顿邮报:中国经济的五大迷思

作者:葛艺豪(Arthur Kroeber)
发表时间:2010 年4月11日
译者:Andy Cheng
校对:junming chen, 奇俊奇迹
中国令人目眩的经济增长是这一时代最大的故事之一。从转向市场经济开始,三十年的时间里,中国将赤贫抛于身后,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国。转变发生得如此迅速,以至于催生了大量迷思和误解:中国对美国以及世界其他地方而言有多少挑战和机会?
  
1.中国将迅速超越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经济体
根据佩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11月的调查,44%的美国人相信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顶级的经济力量,而27%的人则把美国放在这个位置上。这种理解与事实完全相悖。今年,中国经济的产品和劳务总额可望达到5万亿美元。这可能使其领先于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国家经济体,但仍只是美国14万亿美元经济规模的大约1/3,而且落后于欧盟——如果将欧盟视为一个整体的话。
中国经济规模如此巨大的一个原因仅仅是因为它拥有13亿人口。但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是美国水平的1/7。在家庭生活水准上,中国落后更多。每年,中国家庭的平均消费只是美国家庭平均购买的产品和服务价值的1/14。
尽管美国的制造业就业岗位正在缓慢地减少,但在制造业领域仍是世界的领先者,因为它生产高附加值的产品如飞机和高科技设备,而中国仍旧在生产低成本的服装和消费类电器。以产品价值衡量,美国在全球制造业中占据20%的份额,大约是中国份额的两倍。
2. 中国持有的巨额美国国债意味着它在经济谈判中可以将华盛顿捏于掌心
中国是最大的美国国债持有国——大约1万亿美元。很多人相信这意味着中国是“美国的银行家”,并且,如果华盛顿做了什么让中国领导人不高兴的事情,中国可以像一个银行一样,通过卖出美国国债来收缩其信贷额度。
但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跟银行向公司发放的常规贷款不一样。他们更像是储蓄:安全、流动性高、利率非常低。像储蓄者一样,中国几乎不能告诉银行如何做生意。它只能用脚投票,把存款转移到其他地方——但它的存款如此巨大,世界上没有其他“银行”能够接受它们。欧洲和日本的债券市场不足以吸收如此多的中国现金,中国也不能购买足够多的油田、矿山或者不动产来消化它的金钱。它不能简单将所有美元都投资于国内,因为这样做会导致猛烈的通货膨胀。所以不管喜不喜欢,华盛顿和北京只能相互纠缠在一起——谁也不能把另一方捏于掌心。
3、要减少贸易盈余,中国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让其货币升值

某些美国公司、工会和政治家们抱怨中国通过保持人民币和美元之间的固定汇率,不合理地使其产品在世界市场上保持低价,从而以牺牲贸易伙伴利益来获得贸易盈余。当然,汇率是很重要,但若认为人民币的升值将会令中国的贸易盈余魔术般消失,则是一个错误。在1980年代末期,日本允许日元升值两倍,但其贸易盈余没有改变。相反,2009年中国使人民币对美元价值保持固定,其贸易盈余下降了三分之一。
财政部长蒂莫西.盖特纳星期四曾在北京与中国经济官员们讨论货币问题。绝大多数观察家——包括中国最高层经济决策者——同意人民币应当升值。但要使此举措带来益处,必须辅以其他政策的改变。到目前为止中国要减少贸易盈余,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刺激国内需求(包括对进口的需求),中国已经通过一个巨大的基础设施支出计划在这样做。也有迹象表明,随着工资的增长和人们对未来的乐观预期,中国的家庭正开始更多地自由消费。
4、中国对资源的饥渴正在榨干世界,并对全球变暖负主要责任

确实,中国现在是导致全球变暖的二氧化碳以及其他温室气体的最大生产者。同样属实的还有,中国生产其GDP的每一个美元,所耗费的能源比绝大多数其他国家都要多。但在人均基础上,中国对资源的利用与富国相比仍是温和的。例如,尽管汽车的使用飞速增长,中国每天的石油消耗量只有800万桶。而美国每天的消耗量大约是2000万桶。另一方面,中国人口几乎占据世界的四分之一,只消耗了全球石油消费量的十分之一。美国人口只占世界的5%,却占据了全球石油消耗量的四分之一。谁的胃口才是更大的问题?
而且,不像美国,中国已认识到不能任其对矿物燃料的胃口无限增加,正努力提高效率。例如,中国的新车的燃油经济标准比美国要高,而中国的燃煤发电厂比美国更有效率。
5、中国经济增长主要靠对廉价劳动力的残酷剥削

每当一个发展中的经济体开始迅速增长的时候,富裕国家都批评它是通过人为压低工资和汇率而在“作弊”。但这不是作弊,而是每个国家的自然发展阶段,它会走向终结,在中国也是如此。中国增长之路与那些我们今天视为成熟和负责任的成功国家非常类似——包括日本、韩国和台湾。这些国家和地区大量投资于基础设施和教育,迅速将他们乡村中低生产率的工人转化为城市中更多产的工人。当农村的劳动力富余时,工资很低,但富余劳动力加入城市劳动力大军之后,工资会迅速上升。
中国现在正当其时:刚刚参加工作的适龄(15-24岁)年轻人数量将在随后的12年中下降三分之一。随着年轻的劳动力日益减少,工资别无它途,只有上涨。这种情况正在发生:上个月,广东省(中国主要的出口中心)将其最低工资提高了20%。
中国仍旧有大量从乡村移居城市的工人,但中国劳动力极端廉价的时代很快就会消逝。 
arthur.kroeber@dragonomics.net
葛艺豪(Arthur Krober)是位于北京的经济研究公司龙洲资讯的董事总经理。
相关阅读:
译者频道—热点专题—中国经济

译者频道—经济风云

译者“Andy Cheng”的更多译文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经济风云”、“译者频道—热点专题—中国经济”、“译者频道—看中国”、“华盛顿邮报(按稿源)”、“译者Andy Cheng”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