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4日星期日

自由欧洲电台:“推”倒暴君:新媒体在威权政权中的作用

原文:Twittering The Tyrants: New Media's Role In Authoritarian Regimes
译文:自由欧洲电台:“推”倒暴君:新媒体在威权政权中的作用

作者:Heather Maher
来源:自由欧洲电台(Radio Free Europe)2009年10月24日
译 者:@Freeman7777,@jiangge09

图:发布在 Youtube上的一段视频中,德黑兰一名叫妮达(Neda)的妇女胸部中弹后濒临死亡,她随后迅速成为伊朗反对派抗议运动的标志性形象之一。
华盛顿报导----新媒体网站如Twitter、Facebook与Youtube为全世界生活在封闭社会中的人们开启了一扇自由之 窗。
无论是通过向他们的同胞“推”(以twitter方式发出消息-译注)信 息、发布在线视频,还是发表不受国家控制的新闻报道,民主倡议人士已经欣然接受了这些新技术。

利用这些技术,他们组织起抗议活动、吸收其 他人加入到他们的行列中、曝光腐败行为,并为人权受到侵犯的状况带来了一丝曙光。

去年夏天,由于许多人认为在总统大选中现任总统默罕默 德·艾哈迈迪-内贾德(Mahmud Ahmadinejad)存在舞弊行为,伊朗爆发了群众抗议活动的时候,关于示威活动及随后而来的政府血腥镇压的消息通过Facebook、 Youtube及Twitter传遍了全世界。

由于记者被禁止报道这些事件,伊朗人决心靠他们自己来告诉世界其他国家的人们伊朗正在发生 着什么。“绿色运动”(Green movement)抗议 人士的领袖米尔·侯赛因·穆萨维(Mir Hossein Musavi)随后与他的支持者们取得了联系,并从那时起开始使用他的博客与Facebook。

这种“公民报道”所显示出的强大力量,使 得美国国务院在抗议活动的顶峰时期曾私下要求Twitter的主管们推迟对其网站的日常维护以避免造成服务的中断。
这些技术绕过政府审查的能力也引起了华盛顿立法者们的注意。

美国国会的人权小组--美国赫尔辛基委员会(U.S. Helsinki Commission),最近邀请了一些技术专家举行说明会,介绍新媒体如何改变压制性 国家中的社会行动(social activism)与公民社会,以及更重要的是,美国政府能够提供什么帮 助。

新媒体 的力量
Nathan Frietas是一名软件开发者,值得一提的是,他发明了能够让人们在无线网络的环境中通过移动设备交换信息的技术。
Frietas同时也是名经验丰富的社会活动者,曾经帮助组织过发生在美国、中国、西藏以及印度的民主抗议活动。他甚至还在纽约大学 开设了一门名为“利用移动技术的社会行动”的课程。
图:反对议会选举结果的摩尔多瓦示威者们通过Twitter组织起来。
这个称自己为极客活动者(geek-activist)的人在向委员会作自我介绍时称自己是“无限技术与新媒体的倡议者的代表,认为 我们这个世代令人惊奇的突破性创新不应当只是被用于获得财富、消遣或者娱乐,还应当被用来做对世界真正有益的事情。”
Frietas帮助创建了一个被称作“推特投票报告”(Twitter Vote Report)的开源软件项目,将各投票站选举观察员发来的报告进行整合,制作出一份关于何时何地可能发生了选举舞弊行为的实时报告。它被用于2008年 的美国大选,以及随后的印度与阿富汗的选举。
Frietas还提到 了2007年缅甸失败的“番红花革命”(Saffron Revolution)。在那次事件中,僧侣与公民们进行了数天反对军政府的和平抗议活动,并使全世界首次认识到新媒体技术如何能够突破政府设置的障碍。
对此Frietas说道:“2007年缅甸发生的事情中最引人注目就是录像新闻报道者的出现——这些人携带着廉价的数码相机,通过互 联网、实时通信、FTP文件传输来传播他们的消息,直至最后由BBC报道出来。”

不只是需要技术

自由之家的Daniel Calingaert 告诉小组说,前苏联地区那些国家的公民 们正在利用新媒体去主张他们的权利以及挑战滥权。

Calingaer运作着自由之家的公民社会和媒体项目,他描述了俄罗斯的活动者们如何记录了在这个月举行的地方选举中发生的选举舞弊例子。他们传播了照 片,发布了视频并且用博客记录了他们所看到的事情,结果是一个地区性的选举委员会对此进行了一次刑事调查并且三个反对党派在议会发起了集体退席的行动(以 反对这种选举舞弊行为)。

Calingaert
接着谈到了 白俄罗斯,在那里国家严格控制着媒体,上网的大多数人都转向了非国有的新闻来源。在白俄罗斯只有百分之二十的人浏览国营的网站。

在哈萨克斯坦,在去年7月推出了 一项限制互联网的法律时,倡导言论自由的团体Adil Soz利用博客、脸书和推特组织了一次在线运动来动员反对力量。该法案最终还是获得通过了,但这项运动以一种前所未见的方式驾驭了反对势力。

所有这些例子——并且还有更 多这样的例子——都是一种新媒体技术如何去以之前不可能的方式赋权给公民活动人士的见证。

但是Calingaert说将 需要采取比推特和YouTube更多的手段去把民主带给那些非民主的国家。他说,“单单只是新媒体无法削弱威权政权”,“前苏联共和国及其他的地方的威权 政权继续在压制他们的公民并且这种压制也延伸到了数字
媒体上。”

威权当局的打压

在俄罗斯,当博客主堕入黑客攻击,法律起诉,以及肢体暴力这种困境的时候互联网自由正处在逐步下降的状态。国家官员 定期向互联网服务供应商施加压力,以移除网站上的令其不快的内容。Masterhost公司的负责人向自由之家表示,他每天会收到100个指示移除被认为是“不方便”内容的要求。

图:老大哥正在阅读你的邮件吗?

在白俄罗斯,当局对互联网使用 者进行了监视并且要求网咖登记每位使用者的浏览历史。
 
在中国的话,那里的博客作者已经被判处了刑期并且西方的互联网网站遭到了定期性的封 锁,当局在线上聊天室安插了监控者去引导讨论远离敏感的话题而导向支持政府的立场。

Calingaert 说,“新媒体已经为提升为威权政权所统治国家的自由创造出了显著的机遇。它已经扩张了自由表达的空间并且使得公民行动变得便利”。

但威权政权已经对这种势头进行打压了。他们已经以一系列方式限制了互联网自由并且他们很可能会进一步限制 互联网上的自由表达以及公民行动的空间,除非美国政府致力于积极主动并且果断地使得那样的空间保持开放。”

纽约大学的Frietas也警告由于越来越多的公民拥抱这种电子沟通的新手段,他们冒着被国家发现的风险——承担风险的不仅仅 是他们,还包括了他们的家庭、朋友以及活动者中的伙伴。

Frietas说,“手机
是追踪他们用户的独一无二的标识符。笔记本电脑则充满了(让威权当局认为)有罪的文 件。数码病毒发送了强大的间谍工具到了诸如Ghostnet那种活动人士的电脑上。”

“只要鼠标一滑,你的整个邮 箱以及社会网络可以被暴露出来。”正如他所说的,你不可能在受到秘密警察的一次威胁后还能按自己的 方式去发推

提供工具去反抗镇压

那么,在那些开始领会到新媒体对其严厉控制社会而言是多么危险的国家拥有什么样的未来呢?

Calingaert预测了将会有更 多的压制作为出现,除非公民去反抗使得互联网自由能够免于政府介入。他敦促美国参与到那种反抗中:

防止美国技术被使用到侵犯人民权利的事情上;;
在民主政府 之间建立联盟以捍卫互联网自由;
投资能规避审查并 强化用户隐私的技术 ;以及
在尽可能的地方支持公民去扩大在线自由表达的努力。

周世宇已经深入的投入到了反 对国家审查的反抗之中。作为全球
网路自由联合 团(Global Internet Freedom Consortium)的副主任,周是一小群付出他们的金钱到反审查系统上的中国程序人员中的一员,致力于让任何人都可以绕过国家对于互联网的审查。

他们两项最为流行的程序,自 由门和无界,以加密连接的方式给使用者
提供了世界各地的安全代理服务器。服务器的互联网协议(IP)地址是 不断切换的,每小时多达10,000次,使得去阻截访问的审查变得更为困难。

周说在伊朗抗议期间,
来自这个国家内部到他IP切换程序 的互联网流量飙升了百分之六百。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当西藏大规模抗议活动爆发之时,那样的流量增加了4倍。

周告诉国会小组互联网审查防火墙已成为了21世纪的柏 林墙。这种手段使得它如先前的柏林墙那样有效地把一个国家与世界其他国家给分割开来了。

“当封闭社会的人民尝到了自由的滋味,并给予了一种方式去分享信息,他们将不再默许暴政和不公正,”他 说,“互联网自由拥有以一种平和的但却强大的方式改变封闭社会形态的潜力,那种潜力绝对不能被低估。”

相关阅读:



民主杂志: 摩尔多瓦的“推特革命”

译者频道—热点专题—Twitter专题

译者@Freeman7777”、@jiangge09的个人专辑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译者频道—看世界”索引。

本文版权为原出版公司及作者 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 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