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8日星期四

纽约时报:随着中国崛起,与西方的冲突也日渐升级

原文:NYT:As China Rises, Conflict With West Rises Too
译文:纽约时报:随着中国崛起,与西方的冲突也日渐升级

作者:卡特琳-本郝德(KATRIN BENNHOLD)
发表日期:2010年1月26日
译者:jimmyuibe

译者注:速度灰常重要啊,这是中国网的翻译,研究翻译的朋友可以对比着看,我承认有几个长句他们翻译得比我好。


图: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开幕前一天,一名工人正在会议中心做准备。
摄影:Laurent Gillieron/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瑞士,达沃斯——早在2008年,当中国还是一个正在崛起的经济体,急于迎合西方消费者的时候,在北京奥运会前夕,至少暂时对若干个网站取消了审查。同时,也答应美国和欧盟政客们在其他几个前沿问题上予以合作。

现在,中国不是在崛起了。而是已经崛起——比痛苦的全球金融危机之前预料的更快而且更果断,这场金融危机重创了现存工业巨头,从美国到欧洲和日本。

它的货币-人民币-冻结在真正价值以下,互联网控制比从前更严苛——甚至谷歌,美国最杰出的公司之一,都扬言要撤离。

严重的衰退让历史“快进”了,把一个毫无准备的世界推到了一个让人不安的时代,这是一个世界第一经济体——美国及其最终继承人共处的尴尬时期。

“中国是西方最大的希望和最大的恐惧,” 前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委员,参加将要在周三到周日举行的世界经济年会冬季论坛的数百名高官和高管之一克利斯丁·福布斯(Kristin Forbes)如是说。

“没有人预料到中国的崛起是如此之快,”麻省理工学院教授福布斯女士说,“现在人人都想弄明白他们在和一个怎么样的中国打交道。”

经济学家第一次指出中国的支出——而非美国消费者——是全球复苏的关键所在。一份报告这个月预测,中国的GDP可以在十年内超过美国,而其他人揣测什么时候人民币将开始挑战美国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

世界各地的发展中国家正在寻找比现在已经支离破碎的“华盛顿共识”开出的开放市场、浮动汇率和自由选举能提供更快速的增长和更大的稳定性的秘方时,“北京共识”却声名鹊起。

中国的崛起将随着世界经济论坛历史上最大的中国代表团在这周的达沃斯大放异彩。当地的中式餐厅从1月份起就被订满了。54名中国高官和高管——包括该国主权财富基金和进出口银行的董事长——不仅有望在此觥筹交错,而且,有人大胆预言——还会“逛逛商场”。

当美国还在追随20世纪的全球霸主大英帝国亦步亦趋的时候,这种状况引发了大量冲突,虽然两个国家都用同一种语言、拥有相似的文化而且都是自由民主政体。

相反,中国是个在一党制下的儒教——共产主义——资本主义混合体,一直拒绝给予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更大的政治自由。现在它的优势将触发很多官员和专家设想的对太平两两头的冲击。

“中国令人刮目相看的经济崛起让一些人不安,这并不奇怪,”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Pascal Lamy)说。

目前为止,对中国的冲击基本上都还是轻描淡写的。摩根士丹利的亚洲区董事长施蒂芬·罗奇(Stephen Roach)计算了一下,2005年到2007年间美国国会的45项反对中国的立法措施,一项都没有通过。

这会有所变化,随着棘手的中期选举在美国浮现,美国和欧洲的政客们在批评中国紧盯美元的汇率政策方面变得更加大胆,这种汇率政策为中国的工业争取了竞争优势,却造成了母国日益恶化的失业状况。

最近几个月征收了一些有针对性的关税。华盛顿对进口中国的轮胎和涂层纸制品征收了惩罚性关税。美国政府和欧盟都在限制中国的钢铁。

但是这些措施都没有法国和美国关于气候变化的提案走得那么远,该提案建议对来自在生产能源和制造产品时不接受更高的碳排放成本的国家——特别是中国的产品征收边境税。如果“美国制造贸易摩擦,”罗奇说,“中国将会采取对应措施。”


中国有它自己的政治操作手法。若干个外国公司已经抱怨在中国做生意变得更加困难了。几年前还受到比适用于中国公司的税率低一半的税收优惠的吸引,现在的高管们面临更多的繁文缛节,还有政府采购机构越来越多的“购买国货”规章。


与谷歌的决裂展示了外国公司在中国面临的困难。也直接揭示了在将来的谈判中谁将占有先机这个问题。


“对于西方公司而言,经营环境变得前所未有的严酷,”美中商会政府关系委员会主任詹姆斯·麦克乔治(James McGregor)说,“但是与谷歌不同,大多数西方公司也比以往更加需要中国。”

中国是世界上接受外国直接投资最多的国家:财富500强中有450个在中国有业务,其中很多在母国经营困难的公司在中国的业务却蒸蒸日上。麦克乔治说,“通用汽车在世界各地都亏损,但是在中国的盈利却相当可观。”

在中国的商业利益可能会使西方政客难以畅所欲言。“这是美国长期所处的状态,”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福布斯说,“很多人不喜欢美国的政策,但是你不得不进入美国的地盘。”

如果说商业高管们正在中国寻找低廉的生产成本和规模庞大的市场,政治领袖们则在研究一个被认为已经找到了通过快速增长让数百万人脱离贫困的良方的国家,即使那意味着严厉的对内镇压政策。福布斯说,“你能听到越来越多的人在谈论北京共识。”

但究竟什么是北京共识?一些人把它当作世界上越来越流行的、更多政府干预的经济管理形式。其他人把它解释为更对资本市场更严格的控制,即使在原先的开放国家如巴西这也已经重演过一回了。马来西亚和迪拜的政策制定者们注重复制中国的经济特区,在这些特区在可控的地理区域内向外国投资者提供优厚的条件。

一些人提示中国的不民主在进行不受欢迎但必要的变革方面是个优势。“对民主体制而言更具挑战性,因为他们每天都面临公众压力,每个短期他们都必须回到民意测试中去,” 中国最大的直接投资企业——总部位于香港的第一东方投资集团的董事长诸立力(Victor Chu)说,“中国很幸运的一点是,有能力进行长期战略决策然后有针对性地予以执行。”

随着中国的影响力增大,西方对中国政府的制衡越来越少。当中国10年前寻求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它接受了对美国和欧盟的要求的让步。然而,上个月在哥本哈根的气候谈判上,中国阻止了一项全面性的交易,并拒绝作出比先前承诺更大的让步。储先生说,在西方媒体上中国被描述成破坏交易的人,而在国内却被宣传成阻止西方把发达国家的条件强加于发展中国家的英雄。

西方外交家抱怨在制裁伊朗和项目方面,中国政府比莫斯科还拖后腿,中国为了寻找自然资源推动其增长而为世界各地的流氓国家提供支持。

一些人说中国官员正把他们国家2.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作为一个筹码,他们很清楚任何减少储备的暗示就足以在货币市场上搅起波澜。

“随着中国带着前所未有的力量和影响力踏上世界舞台,”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政治学和国家关系学教授,作为富尔布赖特学者访问中国的大卫-肖姆博格(David Shambaugh)说,“还没有证明自己是美国和欧洲所寻找的全球合作伙伴。”

在政治势力世界中,这并非特别意外的。和许多西方国家一样,中国的行动只会服从自己的利益。

第一东方投资集团的储先生说他希望中国今年晚些时候让人民币逐渐升值,不是因为华盛顿的游说,而是因为通货膨胀压力的征兆和中国信贷和住房市场的泡沫正在升级。这个月,中国官方提高了利率并收紧了银行贷款。

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肯尼思•罗格夫(Kenneth Rogoff)刚在中国过完两周,警告说该国将在未来几年面临它的那一份经济困难。他说,但是那不会改变潜在的趋势。

虽然中国在人均基础上比西方的先进工业化国家穷得多,它快速的增长应当能使它在今年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普华永道一份新的报告预测,中国最早将在2020年取代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2003年,高盛通过预言中国的GDP将在2041年之前与美国并驾齐驱而引起波澜。五年之后,这个预测被修正为2027年。

据罗格夫先生称,未来四十年左右,人民币将逐渐成为美元作为世界主流储备货币的对手,使中国对于自己在世界经济中日益加强的主导作用的反应变得更加重要。

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教授肖姆博格说,其风险是“世界将向中国索取得越来越多,而得到的却是越来越少。”

5 comments:

刘典 说...

"一些人提示中国的不民主在进行不受欢迎但必要的变革方面是个优势。“对民主体制而言更具挑战性,因为他们每天都面临公众压力,每个短期他们都必须回到民意测试中去,” "
关键问题就在这里, 这种不计代价不考虑民生的发展要来何用?

xiaomi2020 说...

再没有同步程序我可以一整天做在这里只为大家推文了。译者团队太强悍了!

jimmyuibe 说...

真是很让人沮丧的事情,西方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认识一个更加全面的中国——一方面需要执政党对外界更加开放,另一方面西方社会也应该更加努力的来了解中国;这既有助于他们更好地跟中国政府和中国民众打交道的话,也有助于让他们不至于无所适从而抓狂、精神分裂。为什么我们愿意千辛万苦花着真金白银、智慧、体力和汗水翻墙去了解世界、了解中国,那些号称“研究中国、帮助中国人、让中国承担责任”的西方评论家和政治家、社会活动家们却不会翻墙过来了解中国呢?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是,中国的知识分子也要好好考虑一下怎么向世界介绍一个完整、真实、全面、准确的中国了,能直接写英文当然很好,即使中文的也欢迎,我们译者团队不仅进口,更希望“出口”。多么希望有一天,这两拨人不再是鸡同鸭讲。

jimmyuibe 说...

真是很让人沮丧的事情,西方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认识一个更加全面的中国——一方面需要执政党对外界更加开放,另一方面西方社会也应该更加努力的来了解中国;这既有助于他们更好地跟中国政府和中国民众打交道的话,也有助于让他们不至于无所适从而抓狂、精神分裂。为什么我们愿意千辛万苦花着真金白银、智慧、体力和汗水翻墙去了解世界、了解中国,那些号称“研究中国、帮助中国人、让中国承担责任”的西方评论家和政治家、社会活动家们却不会翻墙过来了解中国呢?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是,中国的知识分子也要好好考虑一下怎么向世界介绍一个完整、真实、全面、准确的中国了,能直接写英文当然很好,即使中文的也欢迎,我们译者团队不仅进口,更希望“出口”。多么希望有一天,这两拨人不再是鸡同鸭讲。

刘典 说...

"一些人提示中国的不民主在进行不受欢迎但必要的变革方面是个优势。“对民主体制而言更具挑战性,因为他们每天都面临公众压力,每个短期他们都必须回到民意测试中去,” "
关键问题就在这里, 这种不计代价不考虑民生的发展要来何用?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