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日星期四

华尔街日报:力拓案和中国法治

原文:Hugo Restall: The Rio Tinto Case and China's Rule of Law - WSJ.com

译文:华尔街日报:力拓案和中国法治

四名矿业高管由于在一个讲究信任的国度背信而身陷囹圄。

作者: HUGO RESTALL(雨果·雷斯塔尔)
发表时间:2010年3 月29日
译者:@jimmyuibe

Restall昨天一个中国法院以受贿罪和窃取商业秘密罪将澳大利亚矿业公司力拓的四名 高管而判处长期徒刑。

澳大利亚人胡士泰和他的中国同事王勇、葛民强和刘才奎被逮捕后的八个月里,我们对于规 则不仅在中国缺位、而且在全球商品贸易行业中缺位的状况有了很多了解。这其中一些是中国的错误,但很难说全都是中国的错。
外 国媒体对逮捕和审判的报道焦点是中国政府追诉此案是否源于政治原因。应当记住的是,去年初,现金断流的力拓先是邀请中铝注资195亿美元增持股份,然后又 在股东、政府和公众的多重压力下退出了交易,这激怒了中国。力拓在与中国买家进行的铁矿石价格谈判中也是咄咄逼人。 很多观察家猜测,四名高管是与中国进行的针锋相对的高风险赌博中的赌注。
当然案发的时间难免引发这种猜 测。但是真相可能更加复杂。中国司法系统可能显失公正,而且一旦它有了动力,有罪判决就是预料之中的了。但是力拓本身也助推了导致这四个人身陷牢狱之灾的 动力。
一切都起源于21世纪初全球铁矿石市场的繁荣。那正是中国的钢铁行业大举扩张产能的时候,把这个行 业从买方市场变成了卖方市场。中国的大型国有钢铁企业按照日本和韩国钢铁企业达成的长期协议价买入铁矿石,而小型企业不得不支付更高的现货价格。这为套利 和腐败提供了动力,而不幸的是,中国政府和矿业公司都怠于在他们的内部控制中对此采取措施。 
随着需求飞 涨,铁矿石的长期协议价和市场价格出现了重大偏差,而这个机制面临的压力也日益加重。2008年,巴西矿业巨头淡水河谷达成了新的长期协议价,而它的两个 澳大利亚竞争对手,必和必拓和力拓却拒绝遵循。淡水河谷对此的反应是撕毁了已经达成的长期协议价,并且与每一个钢铁生产商重新谈判。
然 后力拓也开始退出合同,例如通过撤销合同条款而扣留10%的交货,然后将扣留的铁矿石按照现货价转卖。因为力拓当时面临比和必拓的敌意收购,为了显示他们 能够为股东带来更高的盈利,公司的高管敲骨吸髓,不惜牺牲交易伙伴的利益。
力拓的胡先生本人承认这个问 题。2008年,力拓达成了涨价87%的协议之后,澳大利亚记者约翰-加诺特采访了他:“他说对于全力以赴在价格上赚到这么大一个便宜没有让他感到任何不 安。但令他不安的是力拓是否应该以牺牲在中国的诚信为代价,通过主张“不可抗力”来规避长期合同,而在其他地方追逐更高的价格。他说,“我们执行的是合同 的条文,而不是合同的精神。”
对合同约束力的如此削弱自然激怒了中国钢铁生产商。所以,2008年底经济 危机来袭,对铁矿石需求消退时,就到了还债的时候了。再次享受买方市场时,中国企业直接退出了合同。 
这 种转折没有持续多久。中国政府的财政刺激项目很快就在2009年中期激活了对钢铁的需求,而澳大利亚人也有能力再次启动涨价了。考虑到过去几年来积下的新 仇旧恨,对于新的铁矿石长期协议价的谈判尤其激烈。这就是胡先生和他的同事在2009年7月5日被逮捕时的大背景。

一个过去曾介入铁矿石贸易的知情人认为 (由于对于双方的敏感性,他坚持拒绝透露姓名),对于力拓高管的调查在逮捕前几个月就在进行中了,这意味着他们与中铝的败退或者正在进行的价格谈判并无直 接关系。政府有可能在中方钢铁行业某个人的告密之后就开始调查了。一边倒的价格引发的怨恨以及一些中国企业所遭受的巨大损失为某些人出卖力拓提供了动 力。 
一些线索也揭晓了。力拓已经切割了它与这几个高管的关系,声称他们参与了“应当受到指责的行为”, 实际上接受了他们收受钢铁生产商的回扣以换取优先获取铁矿石的机会的判决。窃取商业秘密的指控就更加模糊了,不证自明的事实是,他们是在一个完全与外界隔 绝的法庭中受审的。但这些也可能源于较低层次的官场,而非北京高层导演的针对力拓的迫害。
澳大利亚的老板 们的错误在于,把他们的中国员工长期置于一个监管缺位的位置。但是更大的错误在于为了追求一点蝇头小利而摧毁了与中国生意伙伴之间的握手协议的信任。在其 他地方这也是一种坏习气,而在中国尤甚。

中铝并没有由于失败的股权交易而怨恨力拓。这两家公司继续协商着在蒙古和几内亚等国家 的合资项目。中国政府关于这起事件的总结报告对力拓也是相对友善的,并承认中方是可以把这项交易处理得更好的。

但是,陆克文政府就没那么好过了。财长 韦恩-斯万在公众关于对北京过于软弱的猜测面前仓惶而逃,把对中国投资的审批政治化了,明确表示中铝的交易将不会获得批准,而且将来在自然资源行业的收购 将面临更加严格的限制。透明度的缺乏以及对中国的敌意对中国政府而言是完全出乎意料的,这在两国间造成了长期持续的紧张关系。
祸 不单行的是,新疆的异议分子热比娅应邀前往澳大利亚,而堪培拉发布了一份把中国单列为潜在威胁的国防白皮书,并以此作为未来战略的依据。从北京的立场来 看,这些都表明澳大利亚正在转为敌手,而中国公司在澳投资的规则完全缺乏确定性。如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力拓四高管是很有可能得到宽大处理的。 
现 在每一个在中国投资的人都应当知道的规则是——这里没有法治。交易可以在信任的基础上达成,信任可以产生一定程度的确定性。四名力拓高管可能在腐败方面有 罪,但他们身陷囹圄的真正原因在于信任的破裂。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 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时事评论”、“华尔街日报”、“译者@jimmyuibe”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