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2日星期一

Daniel Calingaert在“推特反对暴君:新媒体在威权主义政权中的作用”简报会上的发言

译文:美国国会欧洲安全与合作委员会所举办的“推特反对暴君:新媒体在威权主义政权中的作用”简报会上的发言

发表人:Daniel Calingaert(自由之家副项目主任,负责公民社会与媒体项目)
发表时间:2009年10月22日
译者:
@jiangge09, @Freeman7777



新媒体为促进威权政权统治国家的自由创造了显著的机会。它拓展了自由表达的空间并为公民行动提供了便利。

但威权主义政权也进行了回击。它们通过一系列方式限制了互联网自由。并且可能会更进一步限制自由表达的空间与互联网上的公民行动,除非美国政府采取主动应对并积极有力地保持网络空间的开放。


新媒体的影响
数字媒体对威权主义政权的影响通过伊朗事件得到了证明。6月12日,紧随着受到操纵的总统选举的结束,伊朗爆发了名为“绿色运动”的大规模的选举后抗议活动,数字媒体在其间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运动领导人米尔·侯赛因·穆萨维,主要通过他的博客与Facebook同伊朗民众进行联系

·抗议活动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互联网来宣告并组织的

·警察的暴行与抗议者们的反抗形象在反审查技术的帮助下通过Facebook与Twitter传遍了伊朗,并传向了外部世界。

现任总统默罕默德·艾哈迈迪-内贾德的支持者所干的无耻的选举舞弊行为激怒了公众,由此点燃了这次绿色运动。而运动所以能够维持下去,在很大程度是拜新媒体所赐。

前苏联共和国的公民们也利用新媒体来坚持他们的权利,并挑战对权力的滥用。例如在俄罗斯,互联网是将公众注意力引向本月地方选举中发生的舞弊行为的主要工具。当莫斯科Zyablikovo地区的选举观察员发现一群人被雇佣来向统一俄罗斯党进行重复投票时,他们利用Twitter与LiveJournal博客迅速传播出消息,并将这些作弊者的照片发布了出来。地区选举委员会的成员Andrey Klyukin进行了一次在线访谈,描述了这次舞弊行为背后的计划细节。这一访谈在俄罗斯的Youtube上被广泛观看,并被数家传统媒体报道出来。

另一组观察员也发布了Azov市投票站主任试图将已经填好投给统一俄罗斯党的作弊选票混入合法选票中的视频镜头。这一视频在俄罗斯的博客社区中引爆了一颗重磅炸弹,并推动了对这名投票站主任的刑事调查。


数字媒体传播了俄罗斯地方选举中发生投票舞弊事件的消息,并引起了真实世界的回响。这些消息引发了10月12日在莫斯科普希金广场上发生的公众示威,并推动了俄罗斯三大反对党派的议员全体退出议会以示抗议。


在白俄罗斯,传统媒体是被高度限制的。在自由之家2009年度新闻自由的全球调查中,白俄罗斯的排名已接近最低,在195个国家中排在第188位。然而互联网为独立表达以及行动提供了广阔的空间。白俄罗斯大多数互联网用户都倾向于获取非国家控制来源的消息。访问量居20名的新闻和信息网站只包括了3个国营网站,其中有12个是独立性质或是支持反对派的网站,剩下的网站则是关注体育或其他非政治性的主题。

在哈萨克斯坦,提倡言论自由的团体Adil Soz夏天的时候牵头组织了一次网上运动以反对之前议会去限制互联网的一条法案。这项运动利用博客,FacebookTwitter去动员对于该法案的反对力量。作为此次抗议活动的一部分,Adil Soz向议会递交了一个被链条缠绕起来的键盘。尽管在哈萨克斯坦国内和国际都遭到了广泛批评,但是该法案还是在20097月通过成为了法律。但该法案的一个关键条款,即将允许检察官未经法院批准就可以暂停任何媒体的出路,这个关键条款最终被删除掉了。

对于互联网自由的限制

虽然新媒体在扩展自由表达以及便利公民参与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它并没有导致政治变迁。单单只是新媒体无法削弱威权政权。

那些在前苏联共和国以及其他地方的威权政权,继续去镇压他们的公民。并且他们的镇压也扩展到了数字媒体上。

例如在俄罗斯,在博客主遭受到黑客攻击,法律起诉,以及肢体暴力这种困境的时候互联网自由已经显著下降了。尽管在俄罗斯没有进行技术过滤,但国家官员会经常向互联网服务供应商施加压力,以移除网站上的令其不快的内容。Masterhost公司的负责 人向自由之家表示,他每天会收到100个指示移除被认为是不方便内容的要求。

在白俄罗斯,当局对互联网用户进行了监视,并且已经把监视任务外包给了网吧。网吧业主要求必须登记每个用户的浏览历史,并通报任何访问敏感站点的用户给警方。

哈萨克斯坦政府正在增加对网上言论自由的限制。尽管遭遇到了抗议,它还是在20097月推出了法律来规范互联网。该法律规定,互联网内容的所有形式——网站,博客,聊天室等等,都要受到与传统媒体性质相同的限制。

为网络空间而斗争

对于互联网的限制很可能在增加,除非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以及其他国家的公民努力去保持互联网的开放。而这种斗争需要美国去进行支持。

威权政权使用了一系列的手段去限制网上的言论自由。因此美国不得不以多种方式去回应,美国的回应需要做的是:

1.      防止美国的技术被利用在侵犯互联网使用者权利上
2.      在民主政府之间组建有效的联盟去捍卫互联网自由
3.      投资用于规避审查的技术并且强化对使用者隐私的保护
4.      支持互联网受到限制的国家去扩展网上自由表达空间的本土性努力


互联网是一个用来沟通的媒介。威权政权中的互联网中的影响最终很少取决于这个媒介自身而更多是取决于它所发送的信息以及那些使用它来发送信息去驱动(所在国家)朝向民主进步的人。因此美国不应该只投资反审查技术还应该支持建立以及发布支持民主理念的内容并且在背后支持那些在压制性环境中努力实现政治变迁的、有勇气的以及有创意的活动人士。


推荐阅读:

美国会听证会:Google的公共政策总监Alan Davidson的证词


美国会听证会:Go Daddy的副总裁Christine N. Jones对国会所做的证词



自由欧洲电台:“推”倒暴君:新媒体在威权政权中的作用

政策评论:威权主义 vs. 互联网——自由与压制之间的竞赛



译者@jiangge09”、@Freeman7777的个人专辑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本文版权为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