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1日星期日

纽约时报:115名矿工获救,余下幸存希望逐渐渺茫

原文:With Hope Dwindling, 115 Are Rescued From China Mine - NYTimes.com
译文:纽约时报:
115名矿工获救,余下幸存希望逐渐渺茫


作者: SHARON LaFRANIERE
发表时间:2010年4月5日
译者:Rita
校对:@xiaomi2020


border=0图:法新社 — Getty 摄影

周一,在位于中国北部的王家岭煤矿,一名矿工被送往医院。他是从3月28日发生矿难起就被困在井下,刚刚获救的115名矿工之一。 

北京 — 开始的时候,最近一次发生的中国王家岭矿难看上去跟其它矿难的结局不会有什么不同:援救失败、悲痛欲绝的亲友、即使有幸存者,也只有极少的几个。 而这些常见的矿难为这个国家带来平均每天七名矿工的死亡。 

然而,建设中的王家岭煤矿充水超过一周后,援救者们听到了从一条金属管道传来的敲击声。 他们疯狂的从矿井往外抽水,同时,设法将一些葡萄糖营养液通过管道送下去。 截至周一晚些时候,援救者们已经将115人丛井下援救到安全区域,但剩下的38人仍然下落不明。
幸存者们说为了避免落水淹死,他们用皮带把自己捆在矿井壁上,在那儿挂了好几天后,他们跳入了一辆漂到附近的矿车上。另外一些人说,他们从构筑矿场用的松树干上剥下树皮充饥。  
无论用何种标准来衡量,在采矿这个危险的行当中(在中国更是个高危产业),这些工人的幸存都绝对是一个奇迹。

“这些被困的人挺过了8天8夜,这是生命的奇迹。” 国家安监总局局长骆琳说, “其次,我们的援救方案行之有效。这是中国搜救史上的奇迹。”[相关阅读:骆琳:王家岭透水事故救援工作创造两个奇迹]
一位中国政府的煤矿安全顾问大卫·费克特(David Feickert) 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 “在全世界的矿难救援史上,这可能都是最令人惊叹的一次救援。” 
调查者们则谴责中国矿难频发,源自缺少安全防范措施。
根据国家安监总局的初步调查,在矿场进水的前几天,负责人无视矿内漏水预示的安全隐患。 安监局说:为了赶在10月投入生产,王家岭的矿工们被命令加快建设速度 。

“矿工们本来绝不应该置于这样的险境。”费克特先生说。

如果救援失败,这次矿难将会将会是中国两年来发生的最严重的矿难。 虽然从2002年以来,政府已经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煤矿工人的死亡率,但中国煤矿仍然位列于世界上最不安全的煤矿。

 事故发生在3月28日,矿工们在挖矿道的时候,意外凿穿一口蓄满了地下水的老矿井,水马上涌入了王家岭的V字形矿井里。 九座探井平台中的五座被淹没。矿井出口也被阻塞了。

那天下井的261名矿工有108名逃到了安全区域,剩下的人被困在井下,面临死亡的威胁。
超过3,000名工人投入了搜救工作。官方说,援救工作至少使用了6台水泵,每天从矿井里抽出超过1100万加仑的水。

截至周五,矿场内部的水位下降了将近11英尺。 根据新闻报导,救援人员从地面和他们预测有幸存者的矿道之间成功的打通了钻孔,通过孔道向矿道中泵入氧气。

但一直到周五下午听到有人敲击管道的声音之前,他们没有发现过任何生命的迹象。

救援人员敲击管道,并向管道中喊话来回应被困的矿工。 他们还向下输送了袋装葡萄糖、牛奶、一支笔、纸张、电话和一个塑料瓶。 同时,考虑到高调的救援行动必然会产生的可能的政治影响 ,他们向井下传送了两封来自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鼓励信。 

其中一封信是这样开始的:“亲爱的工友们:中共中央、国务院和全国人民时刻都在关注你们的安危,”信的结尾这样写道:“坚持到底!”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报道说,当救援者们把钻管拉回地面时,他们发现在钻管的一段系着一根铁丝,显然是地下的幸存矿工发出的信号。 救援人员同时发现了摇曳的光源出现在钻管的另一端,又一个生命的迹象!

周六下午, 一组潜水队员下井。 但几小时后,他们返回时汇报说,想要通过黑黢黢的积水接近矿工所在的平台非常困难。 周日, 随着水位的持续下降,救援人员划着充气筏进入黑暗的 积水区域,遇到狭窄处无法通过时,就放掉筏子内的部分空气。 
那天晚上,他们发现了幸存者。大多数幸存者被困在同一座平台上。
一位矿工发现了充气筏,向救援人员喊道,"能把我们带出去吗?"
“我们既然来了,就一定能把你带出去。” 一位救援人员这么喊道,以上是美联社的报道。
首批9位幸存者在周一凌晨被救出了矿井,截至那时,他们已经困在井下七天半了。周一正好是清明节,中国人民扫墓和祭祀祖先的日子。 救援人员激动的热泪盈眶,互相拥抱。  
上千名一直关注矿难救援的人们在救护车带着矿工们疾驰向医院的路旁欢呼。 随着上千名救援人员相继进入矿场,周一一整天,获救人数持续上涨。 国有电视媒体中央电视台播放了救援人员穿着蓝色和橙色的战斗服,将赤着脚、裹着绿毛毯, 眼睛上盖着起保护作用的毛巾的矿工们用担架抬到外面的画面。 
一名获救矿工伸出他漆黑的双手抓住救援人员的手表示感谢。 另一名仍然死死的抓着他的矿灯。 还有一名给救援人员展示他口袋里的木屑,说它们很难下咽。
救援队的医疗救助领导小组组长告诉记者,幸存矿工身体虚弱、严重缺水、暴露在低温情况下时间过长、并有皮肤感染现象。 有些人受到了精神打击。 虽然没有人有生命危险,但他说其中有26人比其他人的病情更严重一些。 
“我好几天没睡觉了,” 一名叫魏福生(音)的救援人员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喜极而泣,说,“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

但仍有一些矿工的亲属被小心的隔离 在附近的旅馆里且有人看管 ,看起来,可能是噩耗在等待着他们。

截止周一夜间,还没有任何关于仍然被困的38名矿工的消息。 有些获救矿工说他们看到过同事的尸体,但是到底有多少矿工身亡仍是未知数。
Jing Zhang对此报道有贡献。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看中国”、“纽约时报”、“译者Rita”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