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7日星期六

亚洲时代在线:友好协定限制噶玛巴喇嘛

原文:Asia Times Online: Entente cordiale blocks Karmapa Lama
译文:亚洲时代在线:友好协定限制噶玛巴喇嘛


作者:Saransh Sehgal
发表时间:2010年4月15日
译者:DavidPeng
校对:DavidPeng; @xiaomi2020

印度达兰萨拉 —  印度政府禁止十七世噶玛巴喇嘛对欧洲的一次长途出访。十七世噶玛巴是西藏流亡社区中达赖喇嘛之后第二重要的“活佛”,此举已经打击了西藏自由运动。

许多分析家认为,新德里对噶玛巴所规定的旅行限制是为了避免刺激北京和伤害两国之间逐步升温的关系;尽管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最近有谣言流传说,印度怀疑噶玛巴可能是一名中国间谍。



无论真正原因为何,该禁令的颁布正值噶玛巴被着意培养为年迈的西藏自由运动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继承人。 如果印度当局限制噶玛巴的活动,那么他的潜力将受到限制。

据噶玛巴访欧协调员祖古林古仁波切透露,印度政府没有同意此次访问。4月3日,西藏流亡政府将新德里的决定告知噶玛巴办公室。24岁的噶玛巴原定对9个欧洲国家展开长达6周的访问,包括一系列传教、演讲和为其信徒灌顶活动。此禁令没有任何解释。噶玛巴访问协调员张贴的一张消息说,“我们已开始行动,了解为什么这次访问被禁止,需要哪些条件才能使访问能在不久的将来成行。”

一些分析家认为,这是印度政府的一个突然决定 。2008年,新德里允许噶玛巴喇嘛访问美国,这是他自2000年逃离西藏之后的首次出访。发出本次访欧禁令后数日,印度对外事务部长克里希纳正式访问中国。显然,新德里不想激怒北京,危及克里希纳的访问。

噶玛巴喇嘛对他的欧洲信徒发表声明说,“我原来预定的访问在我无法控制的情况下被迫取消。我非常期待着与我的欧洲信徒们会晤,访问你们的修法中心,传教,并有机会获得第一手经验,了解文化生活丰富多彩的欧洲。”

“我全心全意地准备这次访问,所以你们会明白,当我得知不能成行时,我也很沮丧、失望。不过,我希望这只是一次暂时的挫折,在不久的将来我一定会能够顺利圆满我的欧洲之旅。”他在声明中说。

噶玛巴喇嘛是藏传佛教四大教派之一噶举派的最高执教法王,在藏传佛教中的排名仅次于达赖喇嘛和班禅大师。目前的十七世噶玛巴——邬金钦列多杰——也是中国共产党政府承认的第一个高级喇嘛。2000年,他越过高山从西藏逃到印度,当时他才14岁,此后噶玛巴一直居住在流亡藏人的事实首都达兰萨拉附近 ,毗邻达赖喇嘛。

由于他敏感的难民地位,并作为流亡藏人宗教领袖,噶玛巴的任何旅行都需要事先得到印度政府的批准,无论是印度境内的任何地方,或者到国外。

不用说,中国政府,一向抨击达赖喇嘛的海外旅行是在“从事分裂活动”,不乐于见到噶玛巴效仿达赖喇嘛。如果此禁令是因为新德里迫于北京方面的压力,也不令人吃惊。

 印度政府显然认为,关于噶玛巴旅行请求的决定,需要置于对华关系的大局之中考虑。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印度政府拒绝了噶玛巴访问邻近中国的边界地区的要求。这包括拉胡尔、喜马偕尔邦的斯皮蒂地区以及查谟和拉达克区的一些寺庙。印度政府没有提供拒绝的理由。

达赖喇嘛,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享有访问国外的自由;但他在印度境内旅行仍然受到限制。这是因为达赖喇嘛得到国际上的更广泛的承认,包括在藏人和其支持者中间。印度不想冒着遭受国际谴责的风险,禁止达赖喇嘛的海外访问。

印度政府严格限制噶玛巴喇嘛的行动,也可能有另一个原因。 据说印度当局对噶玛巴逃离仍有安全关切,并怀疑其来到印度的动机。

十年前噶玛巴逃往印度,给新德里在处理与北京关系上制造了新的麻烦。一些印度官员对此 事感到不快。不少人相信,自2000年以来,噶玛巴上了中国的当,在锡金隆德寺法座问题上令印度人为难。有谣言说,噶玛巴可能是中国政府的间谍。随着噶玛巴越来越接近达赖喇嘛,赢得后者信任,在藏族青年中的影响力不断提高,猜疑随之增加。

目前缺乏有力的证据,但是,这些流言也许是中国或者印度政客故意散布的,其对印度庇护噶玛巴不满意。58岁的白玛赤林最近被北京任命为西藏自治区主席,他在4月5日接受新闻周刊采访时说,“噶玛巴和我是老乡; 我对他很了解。1999年12月他离开楚布寺的时候,他留下来一封信。他说他永远不会背叛自己的国家、他的人民、和他的宗教。我们希望他能保持自己的诺言,在他的一生为西藏人民多做善事。”

被亚洲时报在线问及这封信时,噶玛巴的私人秘书,平措喇嘛说:“我们知道他留下了一封 信。除了法王噶玛巴,没人知道信的内容。但可以肯定,他留下信一定是为了很重要的理由,这是真的。”

对于印度,噶玛巴到来也将它拖入一起它并不想要的争端。他曾受到质疑,认为他并不是16世噶玛巴的真正转世。在藏人流亡社区,一些声音支持另一个僧人,比邬金钦列多杰年长一岁的廷列泰耶多吉,是真正的转世。不过,邬金钦列多杰得到北京共产党当局和达赖喇嘛的承认。现在案件正由印度法庭受理,将裁决谁是十七世噶玛巴,有权继承隆德寺黑帽喇嘛的法座。

而廷列泰耶多吉,真正噶玛巴的另一位竞争者,目前居住在德国,经常访问欧洲各国。他肯定不希望看到现有噶玛巴增长其影响力,可能会强烈反对邬金钦列多杰的欧洲之行。据说廷列泰耶多吉与印度政府关系良好,搞点小动作对他来说并不难。

目前,噶玛巴喇嘛的活动范围仅限于其寺院,周围是壁垒森严的印度警察和情报人员,甚至未经批准不得在寺院内擅自走动——虽然他偶尔被容许出游到达兰萨拉,参加宗教活动,并拜访达赖喇嘛。

大部分时间, 噶玛巴呆在寺院顶楼一个狭窄的宿舍中,每周两次参加公开祈祷。他能够接见数目有限的私人信徒,但是记者的采访则相当罕见。(参见专访,噶玛巴喇嘛:西藏年轻的声音[英文],亚洲时报在线7月24日)

他的秘书,平措喇嘛说,“我们同印度政府没有直接接触,一切通过达赖喇嘛或新德里的西藏代表。”他认为法王噶玛巴将很快返回到他在隆德寺的法座。

在被问及噶玛巴有争议的转世时,平措喇嘛说,“泰耶多吉等一批人有一定影响,但他是一个无效的噶玛巴。在一个民主国家,我们总能听到[不同]的声音。这一问题什么时候能够得到解决?我不知道,但真相需要一些时间,最终真的就是真的。”

西藏流亡政府发言人土登桑波告诉亚洲时报在线,“我们被告知目前印度政府不方便允许[噶玛巴的欧洲之旅]。”

当被问及印度外长访问中国是否与此有任何关系,他说这仅仅是猜测。“我们尊重印度政府 的决定。我们一直希望噶玛巴喇嘛访问国外,与更多海外弟子和信众取得联系。然而,在西藏流亡政府看来,它必然受印度当局的决定约束,并遵守这一决定。”

一个流亡藏人扎西帕杰说,法王噶玛巴应该有更多的自由,奇怪为什么印度当局限制他的行动。

一些流亡人士甚至在网上签署请愿书说,限制噶玛巴的旅行侵犯人权。 在一封致印度政府的信中,他们说,“我们寻求外交解决方案,将允许噶玛巴访问世界上成千上万的修法中心和寺庙,以履行他的宗教职责。我们呼吁印度立即无条件地解除对邬金钦列多杰的行动限制。”

Saransh Sehgal是来自印度达兰萨拉的投稿人,email地址 info@mcllo.com

[1] 译注:Entente cordiale,指英法两国1904年签订的一系列协定,它标志着两国停止关于争夺海外殖民地的冲突而开始合作对抗新崛起的德国的威胁。此处暗指可能的中印协定

相关阅读:

►新闻周刊:西藏的新星——24岁的噶玛巴喇嘛

►CNN: 达赖喇嘛与Larry King的访谈【誊本】

►外交政策:西藏不是香格里拉,达赖喇嘛也非你所想象

►经济学人:达赖喇嘛和西藏:友善的表示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区域—西藏”、“亚洲时代周刊”、“译者davidpeng”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