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5日星期四

美国会听证会:中国,互联网和谷歌:不请自来的证词

译文:中国、互联网和谷歌:我的不请自来的证词

作者:@rmack
发表时间:2010年3月24日
译者:kestry
校对:@freeman7777; Andy Cheng;


明天,美国国会中国问题委员会将举行题为谷歌和中国互联网控制:人权和贸易的关系的听证会。[译注:译者群体将考虑翻译这个听证会披露的所有证词全文。但重要的节译可能会早于全文提供。] 此前他们亦曾邀请我为一场类似的名为“中国,互联网和谷歌”的听证会作证,这个听证会先后两次被推迟并重新排期:第一次受阻于大雪灾,第二次会期原定于3月 1日,但最后一分钟由于某种不完全清楚的原因再次被推迟。其间,我已经递交了我的书面证词。之后他们重新安排了听证会,并告知不再邀请我,因为他们希望最近众议院参议院的相关听证会能够有不同的 证人参加。既然我同时在两个听证会出现,他们希望听 到一些其他人的意见,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鉴于我为这份证词做出了一些努力,加之相比我为其他听证会所作的证词,这份证词在中国问题上有大量更为深入的细节,不管怎样,我认为还是有一些分享价值的。[原文]此处是PDF格式 ,此处是网页 。以下是一些重点:

介绍:


中国正在开创一种新的互联网时代的威权主 义。它展示了非民主政府在扩大国内互联网和移动电话使用的同时如何继续执政。比诸前互联网时代,今日中国在政府与公民之间有着更多的妥协,许多中国的互联网用户亦觉得他们有了一个公共话语的新渠 道,这有助于巩固政权的合法性。但另一方面,本委员会2009年的年度报告清楚地概述,过去10年里共产党控制的官僚机构和法院不断加强,而该政权保护所有公民各种普世性权利和自由的制度性承诺则被削弱。


谷歌对中国网络攻击和审查制度的公开抱怨 是在这种背景下发生的。它反映了一种认识,即中国的现状——至少在审查、监管、操纵互联网方面-不可能在短期内改善,而且实际上有可能继续恶化。

中国互联网管制概述


中国政府试图控制网络言论开始于90年代末,当时着眼点在于过滤或“阻止”互联网内容。今天,政府采取了更为多样的策略。

换句话说,过滤只是中国政府限制和控制互 联网言论的众多方法之一。在[英文]全文中将对中国政府的其他策略加以说明和解释,此处简述如下:
  • 从源头上删除或移除内容,
  • 设备和地方一级的控制
  • 域名控制
  • 局部断开或限制
  • 管制下的自我检查
  • 网络攻击
  • 政府“欺骗性营销”(制造虚假人气的做法)和“外联”[译注:即“五毛党”之作为]
  • 针对性警察恐吓
之后,我描述了中国网民反击这些策略的若干努力,其中包括(进一步的说明见全文):
  • 非正式的反审查支持网络
  • 分布式虚拟主机援助网络
  • 众包的“敌情研究”
  • 审查内容的保存和再分配
  • 幽默的“病毒”抗议
  • 公众劝导的努力
最后我提出了一系列建议。详细内容请参阅全文,以下是基本条目:
  • 反审查工具:包括其使用的推广和教育
  • 匿名和安全工具:帮助人们更好地抵御网络攻击、间谍软件和监视
  • 捕获、存储和再分配从国内社会网络和出版 服务中被删除内容的平台及网络,
  • 支持“反行为研究” :还记得阻止了绿坝的中国网民吗?
  • 企业责任:见全球网络倡议,除此之外,如果美国和其他西方互联网公司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即他们在言论自由和隐私方面有关切的义务,也需要适当的立法,
  • 私人维权行动:以便中国受害者能够在美国法庭起诉美国公司
  • 鼓励私营部门的创新,以帮助中国互联网用户访问被封锁的网站,同时保护其自身免受攻击和监视。
我的结论:

中国3.84亿互联网用户中的很多人参与了关于社会问题、公共政策问题以及他们国家未来的激烈辩论。不幸的是这些公共讨论带有倾向性,主观狭隘,是被操纵的——这要归功于政治审查和监管。中国人民对他们的国家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并普遍拒绝外界批评,即使他们同意其中某些观点。对于中国互联网时代的威权主义来讲,一条民主的替代道路将只有在中国内部的人民把民主政体作为一种构想并为之进行打拼的时候才是一种可行的选项。)在帮助中国网民不被操纵、不被审查地讨论他们的未来时,美国不会将其意愿强加给对中国人民,而是帮助中国人民掌握他们自己的未来。


相关阅读:

最新消息

智库报告

译者频道—热点专题—谷歌专题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热点专题—谷歌专题”、“听证会”、“译者kestry”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