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5日星期四

法兰克福汇报:谷歌的妙计

译文:法兰克福汇报:中国的互联网审查制度:谷歌的妙计

作者:Von Mark Siemons, 北京
发表时间:2010年3月23日
译者:@baiwuya


谷歌将其服务迁往香港之前,中国的国家媒体已经为这次事件挖掘好了历史样板:鸦片战争。1942年,大不列颠发动了旨在开放口岸和维护鸦片贸易的军事行动,其中东印度公司发挥了关键作用,中国的主权到了实质性的伤害。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宣称: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另一家公司试图,如此放肆地深入干涉中国的内部事务。博客作者,例如欣欣(xinxin音译)同样提示到:我们今天对于谷歌的感受,应该去翻历史课本,读鸦片战争那一段。

这种尖锐的声调使人们注意到,这一事件让北京感到多么尴尬难受。互联网审查制度在中国不受欢迎,所以政府要拿起历史政治的枪炮,把这次冲突往爱国主义的名义上引导。鸦片能够消磨民族的自我意志和抵抗力;甜蜜礼物——外国的观点和资讯,此时被与鸦片相提并论。

这种历史类比的要害现在暴露了出来:那就是香港。谷歌把其搜索服务迁往了香港,而香港正属于1942年一揽子不平等条约中被割让出来的土地。这种行动会不会,像美国的一些博客作者担忧的那样,被认为是向老伤口上撒盐?上海的文化批评家朱大可反对这种论调,朱大可认为:这是扯淡,没有人会把这一事件联想到鸦片战争上去。在信息传播方面,谷歌意味着开放、公正、透明,特别是对于学术研究,谷歌的搜索结果和程序,要远远比潜在的竞争对手百度好用很多。但是对于中国大陆的像朱这样的互联网用户,谷歌迁往香港能起的作用不大,来自于香港的信息,和来自于国外的信息适用同样的过滤规则。

象征性行为

网络的真实情况并不完全像西方媒体欢呼的那样:谷歌让互联网审查制度落空。即使北京不采取特别的针对谷歌的措施,那道耸立于香港和中国 大陆其余地方之间虚拟的城墙,依然完好无缺,对于大陆,诸如上海、重庆等地方的用户来说,这道墙能够使不进行审查的google.com.hk,比以前屈服于自我审查的google.cn,变得更为无足轻 重。尽管人们能够搜索出来更多的结果,然而特定结果的页面 (例如维基百科的词条刘晓波)依然无法打开,特别的搜索请求(例如天安门屠杀)仍无法显示搜索结果。

谷歌的妙计,象征意义大于实际作用。谷歌想借此实现三个目标,这三个目标目前在全世界,同时在中国表面上也是被接受的:遵守人民共和国的法律、不再进行自我审查、留在中国

一个国家,两种制度

谷歌的这种太极推手之所以可能,是由于香港的特殊形态。当英国人把这朵殖民地花冠交还给中国时,中华人民共和国采用了 一种前所未闻的规则:一个国家,两种制度。香港在其经济、司法体系、内政和 新闻自由方面保持相对自治。这也就意味着,共产党统治下的 中国,并不完全适用一种单一的政治制度,其独裁的审查制度也是如此。在一本很官方的《中国政府》(2004,北京)书里,政治学者杨逢春(Yang Fengchun音译)写下了这句很值得注意的话:中国政治体系的创新表明,目前的国家结构形式,可以修订,可以更具有适用性。

谷歌的妙计正是利用了这一语言规则,香港虽然拥有部分西方烙印的生活和政治方式,却依然是中国的一部分,正是在这座城市,中国洗刷了被外国敲诈、勒索的屈辱历史。现在的大问题是:在自己制定出来的格局上,中国政府会 不会骑虎难下。在这几天的论辩术里,这一点被避开了,中国 政府指责谷歌拒绝言论审查的行为,是对中国文化和中华民族价值的干涉。谷歌事件下一周的发展将会证明,在目前情况下,北京绕开一国两制原则不谈,这种技巧是多么的目光深远。

相关阅读:

译者频道—时事评论

译者频道—热点专题—谷歌专题

更多来自译者@baiwuya的译文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谷歌专题”、“法兰克福汇报”、“译者@baiwuya”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