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6日星期五

泰晤士报:北朝鲜人担心一场新的饥荒正在迫近

译文:泰晤士报:北朝鲜人担心一场新的饥荒正在迫近

作者:Jane Macartney
发表时间:2010年3月20日
译者:苏吴男爵
校对:奇俊奇迹、HJ Wilsion

a farm field at the North Korean town of Sinuiju

图片说明1:农民们在靠近中国边境的土地上耕作但收获不多,这导致了日益严重的食物短缺和营养不良。


图片说明2:咸兴Hamhung)市中心一家地方儿童中心里营养不良的孩子

米饭再次从北朝鲜的饭桌上消失。就像上个世纪90年代曾经发生过那样,饥荒的阴霾正在逼近北朝鲜,数百万人可能死亡。 。
少数人不顾铁丝网、持枪的岗哨和巡逻队偷渡到邻国中国,他们的脸上写着绝望。他们寻求食物甚于自由。
本周,《泰晤士报》记者在中国的安全地带见到了四位最近越过边境逃亡而来的北朝鲜妇女。她们描述了在那个斯大林主义国家里面对愈发严重的饥荒时的绝望情景。她们中最年轻的一人只有16岁,上月穿过冰冷刺骨的江水逃到中国。另三人均50来岁,对如何逃离守口如瓶,因为她们必须回去帮助留在国内的家人们。

屋外正飘雪,Choi Kum Ok蹲在这所靠近边境的无名公寓的地板上。当谈及她留在北朝鲜的儿子,她的眼眶充满了泪水。“我来中国赚钱供他看病吃药。我要给他带食物回去,不然他就会挨饿。”

当她回忆起90年代不禁掩面哭泣,那时庄稼歉收,超过10%的人挨饿,她也失去了一个亲人 。 “我不想谈这个。”她说。

作为一名前安保人员、朝鲜执政党劳动党党员,她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崇拜的领袖们会如此彻底地辜负人民。

近几年,随着北朝鲜政府对边防士兵下达射杀令,以及中国政府对不速之客失去耐心,从北朝鲜逃亡而来的难民潮规模大减。中国政府——担忧来自江对岸的不稳定因素——用食物和食用油支持那个有核政权。

极少数完成这段危险行程的人仍然生活在担心被发现的恐惧之中。他们中的大多数计划在中国呆上数周或数月好攒一笔钱带回家里。一部分人则想去南韩。

他们深信一场饥荒正在逼近,为了生存甘愿冒险偷渡。他们目前面临的危机是“青黄不接”(barley hump),或者说是一段四月前后的不毛时期,彼时稻米已经告罄、但大麦尚未收获。 。有人说 :“这是最危险的时期。恐怕在那时候我们将看到有人开始挨饿。 ”

有些人已经死于营养不良了,她说。80年代的饥荒后,政府放松了对粮食市场的禁令,从那时候开始食物总是有的,尽管并不充足。

然而,去年12月政府废除了旧币,以100元旧币兑1元新币的比率发行了新币。每人能够兑换的上限是10万旧币,个人积蓄被一扫而空——就像她们(受访者,译注)那样。北朝鲜为此担责的高官于上周被枪决。

Choi Kum Ok说:“我在中午的时候才听说发行新币的决定。所以到银行关门为止,我们只剩下5个小时兑换旧币。很多人变得一无所有。”

黑市关闭后,食物一夜之间消失。商人们没有动机销售当下已不值几个钱的货物;倒不如囤积手头的大米和食用油,等待他们知道会在未来出现的需求。很多有积蓄的人为了发泄懊恼扔掉了旧币。

Song Hee,一个16岁的圆脸丫头说:“一些人把旧币丢进了河里。我听说甚至有一个人烧掉了他的钱。钱币上印有金日成的头像,所以就像是你在烧伟大领袖一样——那是犯罪。那人被处决了。真的,这个故事是真的,这发生在清津。”

真实也好,杜撰也罢,这个传言反映了对领袖前所未有的不满。领袖拥有不受控制的核武器,西方正试图约束其力量。

在一个不服从等于死亡,在一个把已故的伟大领袖金日成和他的儿子及继承者、亲爱的领袖金正日当做神一般尊崇的国家,反对意见几乎前所未闻。然而,这次货币改革极其不得人心。一位妇女说:“跟以前不一样,人们在抱怨。每人都有自己的看法。 ”

这样的抱怨只在信任的人之间口耳相传。Song Hee说:“假如有外人听到,你就会被送进监狱。”

Jeong Hee Ok说她难以信任政府立下的誓言:“改革将于2012年——伟大领袖金日成的100周年诞辰——见效。”

“在中国,我能吃上一日三餐。我每次吃饭都会想到我的女儿。”

Li Mi Hee,今年56岁,蹚过冰冷的河水来到中国。她在这里照料一个老年人,每月挣500人民币(约50欧元)——相当于10000朝元(原文未说明指新币还是旧币,译注。)

“我的儿子告诉我又有人已经饿得奄奄一息,”她说,“在90年代我看见路有饿殍,现在这可能要重演了。”

她尽可能把东西送回朝鲜“我收到儿子来信,他告诉我他没有东西吃。他会挨饿的,我一定要做点什么。”

世界粮食计划署表示北朝鲜的粮食状况正变得越来越严峻。一名发言人说:“随着食物的进一步短缺,状况可能进一步恶化。”

那些留下的人们在纠葛于对领袖全知全能的坚定信仰和对饥饿、贫困感到绝望的夹缝间饱受摧残。Jeong Hee Ok对金正日在中国收到的指责感到震惊。“人们在诅咒他,这使人感到混乱。我自从童年就被教导他是最慈祥、最好的人。”

她们在出逃前都参加过政治学习,在那里被教导金正日将会有一个继承人:他26岁的儿子,金正银。Jeong Hee Ok说:“他非常年轻,还不满30岁,并且非常聪明。我们很高兴,因为他会带来新的想法。”

为庆祝这位法定继承人的生日,1月18日配给了额外的食物,甚至有大米和一些食用油。Jeong Hee Ok计划在攒够了女儿的婚礼费用之后偷渡回北朝鲜。

“我的祖国是好的。在中国这里如果想要生个小孩就要付钱,但我们不用付就能生小孩。”
Choi Kum Ok说她认识的每一个人都信仰领袖。但是接着她移开了视线。“他们信仰是因为他们不了解外面的世界。没有人告诉他们。年轻些的人了解得多些。”

Li Mi Hee是最无所畏惧的一个,也许因为她的大儿子死于一所劳动营。“中国是一个生活的好地方,我从没想过要回去。什么时候北朝鲜人能像中国人一样生活,那该有多好啊。人们在抱怨着。虽然他们尚未生气,但是自从90年代死了很多人却一声不吭以来已经有了变化。”
“我们没得吃,但我们知道外面的人有的吃。在中国人们把米饭倒掉,而我们已经有好长时间没见过白米饭了。这就像天上地下的差别。”

与其他低声讲话的妇女不同,Li Mi Hee自信地提高了嗓门。“所有北朝鲜人都知道即使在日本殖民期间他们也没有过得这么糟糕过。”她停顿了一下,“我儿子认为有事情要发生了。”然后她说了一些意味着她永远不会回去的想法。“我再也不相信了。金正日将军做得不称职,人们想要有所变化。凭什么他儿子(指金正银,译注)就会好一点呢?”

大事记

1995年 在洪水泛滥、前苏联削减援助后,国家食物分配系统崩溃。据朝鲜政府自己估计,饥荒夺走了300万条生命。(超过总人口的十分之一)

2002年 政府同意私人耕种,批准“农民市场”出售范围更广的商品。联合国表示北朝鲜人口的三分之一营养不良。

2005年 恢复食物集中配给制,私人销售谷物被取缔。政府禁止了大多数国际人道主义援助。

2007年 夏季多场水灾导致长远的储备食物短缺更厉害,政府向外国求助。

2008年 美国通过世界粮食计划署捐赠50万吨食物,但北朝鲜政府拒绝了来自南韩的援助。7月份,南韩游客遭枪击身亡使得赴朝旅游计划暂停。

2009年 得益于好气候和国外援助,经济被认为有所增长,但更多的经济制裁开始实施。政府拒绝了美国的食物援助。旧币在有兑换上限的前提下被重新估价兑换——实际上相当于没收了私人积蓄。

2010年 政府接受了来自南韩的1万吨粮食。一位赞成货币改革的官员被枪决。

信息来源:国际危机组织(IGC)、中央情报局世界概况(CIA World Factbook)
记者Jane Macartney 发自图们

相关阅读:

更多关于“朝鲜”的译文

译者“苏吴男爵”的译文合集

来自《泰晤士报》的更多译文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泰晤士报”、“译者苏吴男爵”索引。

4 comments:

dcyuan 说...

支持你们,继续加油!!

xiaomi2020 说...

关注就是力量;转发就是支持。敬请多多转发和推荐“译者”。

匿名 说...

是时候反了。。。

dcyuan 说...

支持你们,继续加油!!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