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3日星期二

外交官:谷歌与中国之争带给我们的真正教训

译文:外交官:谷歌与中国之争带给我们的真正教训

作者:裴敏欣(Minxin Pei)
发表时间:2010-02-03发表于美国《外交官》(THE DIPLOMAT)杂志
译者:@jiangge09
校对:@freeman7777

卡萨布兰卡的影迷来说,谷歌与中国政府的对抗会让人想起影片中雷诺警长对里克赌场里的赌博感到震惊的场景。

尽管近来的一系列事件让许多人忍不住讲:“早就告诉过你了”,但是谷歌公司还是因与北京当局对立赢得了世界范围内的普遍同情。任何珍视由无限制的谷歌搜索提供的信息自由并痛恨秘密警察侵入他们电子邮箱行为的人都会祝愿谷歌好运。

然而,不管一个带有政治报复观念的专制政府与一个只有技术常识的美国公司之间的对抗结果如何,这段谷歌插曲对中国与西方的总体关系以及中国与那些在中国有着生意的西方公司的关系来说都可能是一个紧要的时刻 

这并不意味着谷歌的反抗行动会在中国的“长城防火墙”上打开一个缺口。的确,短期来看,谷歌的对抗战术将带来负面影响,因为中国政府很有可能会加紧对信息流动的限制;北京当局很清楚对谷歌破例会鼓励他人挑战其政治控制。

令人悲哀的是,尽管谷歌站了出来,但它几乎没有得到其他西方公司的任何支援,它们中的大部分不是害怕北京方面的报复性措施,就是认为谷歌不给北京当局“面子”的举动是一个可怕的错误。西方企业界令人失望的反应说明它们并不完全了解中国,尤其是中国对西方企业政策背后带有怎样的政治算计。


在西方的商界领袖们眼中,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应如何对待外国直接投资(FDI)的光辉榜样。自1979年以来,中国实施的一系列有利于外国直接投资的政策,包括税收优惠、环境与劳动保护的低标准,以及快速的审批,吸引了大量的外国直接投资。无论是中国还是西方的投资者们都从这样的制度安排中获得了巨大的收益,北京当局与外国商界之间的友好关系如此热烈,以至于许多西方企业界领袖都会经常引证中国的低税率、宽松的管制措施来教本国政府该如何管理经济事务。而在他们变成北京当局的有力拥护者的过程中,人权问题被放到了一边。对他们来说,在中国开展的生意才是严格意义上的生意 。

然而,事实却完全不是这样 。

对北京当局来说,生意不只与单纯的生意相关,它还关系到政治 。这可以从北京当局 对待民营资本与外国资本的方式中清楚地看到。中国起初欢迎外国投资是因为执政的中国共产党急切需要资本、技术与管理经验来恢复灾难性的文化大革命造成的濒临崩溃的经济。在他们的政治算计中,西方私人资本比国内私人资本更受偏爱,因为一个强大的本土商界力量有可能会支持挑战共产党统治的社会力量及政治力量 。结果就是北京当局对待外国资本比对待国内私人资本更加慷慨。许多重要的产业部门,如银行业、金融业、石化行业、能源开发领域以及汽车制造业都向外国投资者敞开了大门而不向国内民营企业开放。

然而尽管喜欢外国资本胜过国内私人资本,北京当局仍然保持着它的底线:不允许外国公司在其认定的战略行业取得控制权或优势地位,比如电信业、银行业(外方充其量只是被动的少数派)以及能源业。更有甚者,没有任何私人资本——无论是外国的还是其他的——被允许进入对其政权安泰最具威胁的部门:传媒业。

今天,拥有2.3万亿美元充足的硬通货使中国不再那么热切的需要外国资本,中国政府已经开始对其相关的经济政策进行调整。由于国有企业既是经济领域的行业巨头又是政治恩庇体系的核心组成部分(共产党用这些国有企业里有油水的职位来奖赏它的忠臣们),北京当局如今的政策就是扶持他们来压倒民营及外国资本。

而至于谷歌,它显然造成了双重的冒犯 。一方面,它的搜索技术对共产党政权的安危造成了明显与现实的威胁;另一方面,它在互联网搜索领域的优势地位又损害到了中国本土的行业巨头百度(其虽然是私营资本,但更容易控制)。

谷歌的高级管理层可能通过这次令中国不愉快的突然袭击学到了一些如何与一党制政权打交道的经验教训。但是其他西方公司在这次谷歌的教训中是否学到了什么就不清楚了。

相关阅读:

译者的“裴敏欣”专题

译者“@jiangge09”的个人专辑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

 ©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 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