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日星期二

卫报:你对性上瘾吗?(本篇含有成人内容)

原文:Guardian:Are you seaddicted to Sex?
译文:卫报:你对性上瘾吗? 

对于像老虎伍兹这样的名人,被控不贞时成为性瘾诊所的顾客似乎是时下的通例。这究竟是真正的医疗必要-还只是一个方便的借口?

图:性瘾者?老虎伍兹。照片:尼尔埃利亚斯/路透社

很多人倾向于认为性瘾实际上并不存在。这不只是一般人,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只有当名人如泰格伍兹和罗素布兰德成为一家私人诊所的顾客时,才有机会知道这个问题,当新闻奇迹般登上媒体时,自然不禁浮想联翩,这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是一个真正的问题,又在多大程度上是一个时机得当和构思精巧的公关。

这也是在许多“瘾”领域的专家们的倾向性想法。太多的性,他们说,不论是身体或虚拟的,并不使它成为一个种“瘾”。最激进的人认为单词“瘾”只是一个用来描述行为不符合社会规范的标签。纯粹主义者允许用“上瘾”仅指代对于某些物质的摄取,如酒精或毒品。许多人把过多的性归类为强迫症的一种形式,称其为“强迫性性行为”代替。其他人则认为把该现象称之为上瘾减轻了个人对自己的行为的责任。还有人估计这是一个神话,文化和其他影响的副产品。

当然,没有一个因素能停止一个治疗这种强迫症(如果这算是一种强迫症的话)的产业的蓬勃兴起。帕特里克卡恩斯博士 ,这个领域的领军人物和五六本关于这个问题的书的作者,其中包括开创性的《走出阴影:了解性瘾》,经营着位于密西西比州哈蒂斯堡潘-格罗夫行为研究中心的温和之路性瘾项目,在那里,世界上最富有的运动员,老虎伍兹,据说花了六周(和40,000英镑),希望能挽救他的婚姻和他的信誉,可以想见,尤其是他可能已经与多达十几名妇女有染的消息披露之后。

为他量身定做的治疗方案显然包括承诺在课程期间独身,以及心理咨询、行为治疗、心理创伤辅导、“防止复发辅导”和1对1的耻辱减缓和“设置性边界“课程。另外还有艺术、运动与瑜珈班、以及一个冠冕堂皇的世界末日“披露日”,老虎伍兹将要向他的妻子埃琳讲述他所有的婚外情。

卡恩斯,不只是获奖,而且促进性健康美国社会年度卡恩斯奖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显然认为,性瘾是存在的。“我是性瘾者?”他的网站引人遐想地发问。“用我们的在线测试评估你的行为。”问题五花八门,从“你是不是满脑子都是性?”到“你是否曾经约会妓女和性服务者,以满足你的性需求?”,“你试图阻止你的网上性行为?”和“你经常玩SM吗?”卡恩斯认为,约3%和6%的美国人口患有性瘾,往往导致他们失去了工作(27%)、合作伙伴(40%)、甚至生活的勇气(17%) 。

那你是性瘾者吗?根据卡恩斯的说法,警告标志包括:感觉你的行为失控;明知如果你继续行动就有可能造成严重后果;希望试图阻止自己在做什么,但感觉做不到,尽管知道后果;需要越来越多的性得到同样的快感;花费越来越多的时间规划以及进行性行为和恢复体力;由于对性的偏爱而忽视生活的其他重要领域。

波拉-霍尔女士大抵对此表示赞同。作为一名英国的性心理治疗师,她每年治疗70多名性瘾者(几乎完全是异性恋男性,很少有关于妇女或男同性恋性瘾的数据,也没有对同性恋人)。“认识性瘾的第一点,”她说,“是它并非很强的性冲动,也不是任何一种特定类型的性活动。而是你与性之间的关系,这就是问题所在:如果你频繁地使用它作为一种改变你的情绪的方式,如果它成了你应付在生活中遇到的困难的主要机制。当然,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只要你没有违反法律,或不影响您的健康。很多,很多人求助于性来获取快感。但是,如果它是你的舒适的唯一来源,而且如果它产生了破坏性的后果,问题就严重了。”

求助霍尔治疗性瘾的人来自社会各阶层,他们的瘾也以多种形式存在,从过度使用色情用品到强迫性手淫到恋物僻、高风险性行为、付费性服务、网上性服务和多角恋。但也有一些共同点。机缘起着重要作用,她说:“我治疗的很多人是经常出差的男性。例如,他们在身体上和财务上有机会享受妓女的服务。“许多人在童年时期遭受了一些虐待,这些经历“导致他们在调节和管理自己的情绪方面出了问题”(卡恩斯的研究表明,他的病人中多达81%的病人在康复阶段说,他们童年时期曾经遭遇性虐待,而72%的病人称遭受过其他身体虐待,而97%的病人称受过精神虐待)。

越来越多的人由于他们自认为对网络色情成瘾而求助于霍尔。“这是性瘾可卡因,”她说。“在这方面没有任何征兆的人可能会突然发现自己上瘾了。这与互联网的性质有关,它吸引你的方式,再加上它能实现的极高的刺激感。升级过程是一个大问题:人们发现他们在网上升级花费的时间,或到了他们做梦都没有到过的境界。”有的迅速行动,从观看色情到寻找现实生活中的性接触。

蒂娜Grigoriou,一名经常处理性瘾案例的特许辅导心理学家,同意这种行为一般是“缺乏打理自己生活的心理资源来的人的表现”。而最好治疗方法,她认为,是与经典的戒瘾方案很相似的最初是由慝名戒毒会发展而来的一种方案。“有些人在团队中难以自处,”她说。“但是,对于那些能够置身于团队中的人,最流行的疗法似乎是12步方案。”存在一些这样的团体,特别是在美国,包括匿名性瘾会、匿名性和爱上瘾者协会、匿名性强迫症协会和匿名性上瘾者协会。

其他专家不那么信服。“毫无疑问,围绕适当的性行为,存在公认的问题,”精神科顾问医生科斯莫-霍斯特罗姆说。“有些做法是可以接受的,有些则不是。通常它是一个价值判断。性瘾的整体构想来自慝名戒毒会领域。有人对酒、毒品,然后到运动和工作上瘾-他们加上了性。这种治疗方式当然是在目前盛行,但也有其他办法。抗睾酮药物是经证实有效的,虽然不是很流行。标准认知行为疗法,关注问题根本的心理学方法,是可行的。因此,精神分析疗法也能弄清童年经历可能会如何影响成年人的行为。”

不过,一些专业人士怀疑所谓的性“上瘾”的程度。诺丁汉特伦特大学的心理学家、行为成瘾领域的专家,马克-格里菲斯教授表示表示,他相信“任何行为都是可以上瘾的”,感觉到“它成为人们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为了它,人们牺牲他们的恋爱关系 ,他们的工作,他们的家人;人们利用它获得快感,并获得解脱。”我们开始对这些行为上瘾,他说,“为获得稳定回报 -生理,心理,社会和财务上的回报。有时候,回报就是你难以戒断症状。”
但是,他说,一切都是因人而异的问题。“健康的激情对生活做加法;成瘾则做减法。如果你是一名23岁的单身男人,你是一个工作狂,这可能是一个不错的事情。如果你是38岁的已婚男人还有两个孩子,这可能就不是什么好事了。问题是:这种行为在何种程度上对你的生活产生负面影响?对很多人而言,性是他们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我对此很乐观,而且真正的、问题严重的性上瘾确实是存在的。 。 。然而,我认为,我们极大地夸大了它的数量。”

如果性瘾真的是卡恩斯所预想的问题,格里菲斯说,“我们就会建立戒瘾中心和康复诊所,就像我们对待酒精和毒品那样。会多到每一个街角就有一个。而在英国大约只有5个。百分之六的人口。 。 。这是很多人了。卡恩斯的研究问题是,它完全以来找他治疗的人为基础。这是一个非常扭曲的样本。“格里菲斯认为,到性瘾诊所或以其他方式寻求治疗他们自认为的性瘾的绝大部分人,都只是简单地“使用术语'瘾'来证明他们的行为是合理的。心理学家称之为功能归属。说的是通过我们'真的不能制止自己'这种观点来寻求合理化。”

而在引人注目的据说沉迷于性的名人案例中,“他们只是处于继续前进就可能会遭遇轰炸的处境,他们屈服了。但是,如果有机会的话,有多少人会不做同样的事情呢?只有当你被揭穿,当它有损害你的形象的危险时,它才成为问题。你看,当我还是学生时,我可能过于沉迷于性。但并没对我的余生构成任何问题。我不很了解老虎伍兹什么的,但如果他没有被抓,我怀疑他是否会看到自己是'性瘾者'。“可以想象的是,也不会存在什么收取他的四万英镑然后帮他治愈性瘾的诊所。

其他的报道由霍马-哈利里完成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