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日星期二

CB:格雷米・白杰明:中国的“信息和谐演变”

原文:CB:The Harmonious Evolution of Information in China
译文:CB博客:中国的"信息和谐演变"

发布时间:Feb.2.2010
作者:格雷米・R・白杰明
译者:SoapSalesman

适逢中国和Google之间的尴尬冲突泄露于众,是时候回顾2009年一个被人忘记的纪念日:在冷战时代,毛泽东和杜勒斯(译者注:艾森豪威尔总统的国务卿)之间一次鲜为人知的冲突。现在回忆起这个被忽视的纪念日是很值得的。特别是把它和希拉里最近的讲话──还有中国的反应──放在一起,尤其合适。(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于2010年1月21日在华盛顿新闻博物馆做出关于互联网自由和美国政策的演讲)。

在演讲中,希拉里提起美国总统奥巴马于11月访问上海期间,关于因特网自由问题做出的网上视频演讲。正如克林顿指出的:"作为网络上提问的回答,奥巴马捍卫了人民自由获取信息的权利。信息流动越自由,社会将变得越强大。他指出自由获取信息可以帮助公民促进政府责任,产生新观点,鼓励创新。美国的信念是:是真理助我们走到了今天。"

在国务卿演讲中,她还提到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以及富兰克林・罗斯福1941年对四项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贫困和免于恐惧的自由)的支持。以及埃莉诺・罗斯福(译者注:富兰克林・罗斯福的夫人)在二战结束后,因推动国际人权宪章而永载史册。

然而,克林顿没有提到的是:在冷战刚开始的残酷年代,另一个美国国务卿的政策建议。中国的政治人物们听见克林顿2010年1月的讲话,将迅速想起国务卿杜勒斯和他的"和平演变"政策。

杜勒斯在先是在1953年,而后在1958和1959年提出并详细阐述了美国政策:支持社会主义国家和平演变成为更有西方特色也更容易接受的民主政体。杜勒斯把政策归纳为:鼓励这些完全不同的社会和平转化为多元社会,摆脱暴力专制和一党统治。并未提到自由市场。在其他方面,杜勒斯认为要支持社会主义国家中初生的反对派。文化颠覆和信息传播在冷战意识形态里同样重要。

在中国,毛泽东正逐渐为革命的未来,苏联的政治倒退和"革命接班人"而担忧不已。毛阐述了他对杜勒斯的回应。1959年11月,毛在杭州大华饭店开了一个小会,勾勒出自身观点。党内元老薄一波在他有趣的论文集里提到毛泽东的杭州言说:

杜勒斯说:战争将被放弃,争议和法律将取代暴力。要强调法律和正义杜勒斯还说现阶段放弃物理不是要"保持现状",是和平的演变(笑)要和平演变谁呢?杜勒斯想演变想我们这样的国家。他想推翻我们,让我们去相信他的想法……所以,美国正在企图用更隐蔽的伎俩掩盖他们的侵略扩张企图……换句话说,他想保持他们的秩序,来改变我们的系统。他想用腐败来搞和平演变。


在毛余下的日子里,他无时不刻提醒着和平演变的危险,以及修正主义隐隐迫近的威胁。这种双重威胁,以及毛担忧他的革命战友们可能推进有限半市场经济政策改革,以及对革命接班人选的焦虑,导致了文革的发生。

我在别处读到,自从30年前那场假改革以来,中共在和平演变方面的政策,从早期的社会主义和激进革命意识形态内容中渐渐剔除。只是作为毛泽东邓小平民族主义+一党专政政治的附属品,作为一个理论依据被认可。不该忘记1989年的时候,邓小平和他的同僚们很快开始谴责美国和其他国家操纵了1989年的抗议运动。目的是把中国变成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附属国,或是完全被西方控制的"资本主义共和国"。这场"暴乱"意在鼓励中国和平发展出民主,成为国际资本的附庸。自50年代来中共的老斗争又续新篇。(更多可看此篇:http://www.chinaheritagequarterly.org/features.php?searchterm=018_1959preventingpeace.inc&issue=018

希拉里・克林顿最近关于信息自由和互联网的演讲清楚的阐明了诸多威权政体和自由民主国家之间的修辞上和意识形态上的鸿沟。在中国这样一个国家,1959年意识相态和民族主义的新一轮狂热,将在60和70年代付出惨痛的代价。毛式战略又在1989年,对美国"支持多种自由"政策的反应,理解为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目的。有了精心设计的爱国主义教育,对半独立媒体越来越多的老练利用,由"被引导"的电视和广播界人士引路,这些混合在一起,一个精心设计的计划浮出水面。用来回应不断增长的西方影响,希望中国成为更多元化的社会。自从2005年依赖,中共的胡-温政权开始推行"和谐社会"政策。这种一种粉饰太平的和谐。通过"和谐掉"创建出一个静止的社会经济环境,由威权政府和富豪把持。中文口语中,"和谐"成了一个动词,意味着过滤,删除或者抹去。在党的领导下,中国避开了古老的和平演变逻辑,升级为"和谐演变"(我是这么称呼的)。

希拉里・克林顿的1月讲话里,向罗斯福1941年四大自由里加入了一条"联网的自由"。如她所说:"联网自由如同在网络空间自由集会"。她声明美国政府"支持帮助公民绕过政治审查工具的发展,确保言论自由的权利"她同时说到信息流动的重要性,特别强调"历史上,信息获取的不对称是洲际摩擦的主要因素之一。党我们面对严重的争论和危险的意外时,双方民众能够获取相同的事实和观点,这非常重要。"克林顿总结道,"我们提前了计划,我们把原则,经济目标和战略优先级结合在一起。我们希望创造一个新网络,信息帮助人们走到一起,扩展社团的定义。"

这种声明,以及清晰明了又有合适资金支持的策略,通过免费平等接触信息,连接人群来挖空独裁政府,导致大陆一些评论员建议党国随时准备拔网线。并不让人吃惊的是,中国媒体很快就把希拉里1月21日演讲简单的曲解为美国"信息帝国主义",只不过是又一例后殖民霸权行为。把这些反应看成是由夸张过份的官方辞藻堆砌而成的昂长言说,那就太大意,太无助了。对我而言,这些是对某些更基础耐久东西的回应,我们仅仅把它贬低为格式和语义上的东西,或者理解为中国式夸张言辞的最新例子,那就危险了。

1997年,中国认定的"因特网年",口语史学家Sang Ye以及我受邀参加连线杂志邀请,对中国互联网做非正式调查。1997年6月以"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为题在杂志上发表。研究过程中,我们采访了以为背景信息管理部门的首脑,我们称之为"X同志"。他简单总结了官方互联网的看法,以及对信息霸权和在线无政府状态清晰又脆弱的陈述:"你们给我们制造了麻烦,我们将为你你们准备法规"

同时在我们采访信息高速公路创始人夏鸿的文章里,他提出了一个观点。他早在Google事件和希拉里・克林顿演讲的13年前,就预示了环球时报将做出怎样的惠阳。夏鸿对我们说:"一个允许个人为所欲为的网络,将成为伤害他人权利的霸权网络。"他做出了如下的预言:

我们正站在新世纪的开端,我们需要──并且我们想要──挑战美国的统治地位。西方简短技术和最古老的东方文明结合在一起,将开创新世纪的对话基础。在21世纪,国家边界将消失,世界将不再是美国的精神殖民地。
互联网的审判日就要来到了。最多也就能持续上三到五年。但是终点就在附近,太阳在西方落下,过去的光辉将永远消逝。


现在,我们在1997年的观察和结论值得一读再读。当初,我们写下:

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产生了重要的,并且是从未估量过的结果。但那并不意味着中国的将来看上去会越来越像我们。它依然会保持中国的没样,并且会有必要资金来维持。中国变得更加强大和兴奋,却会受到智识狭隘和中国中心论的偏见影响。多元化的开放思维却从未有过,更不用说上一个强大国家锁拥有的世界级好奇心了。更重要的是,他们不准备接受任何鼓励。


中国当局未曾忘记1959年和1989年的教训,何况别人呢?

格雷米・R・白杰明是Australian Research Council Federation成员,澳洲国立大学亚太分院的中国历史教授。China Heritage Quarterly 编辑。他也是两家已被中国屏蔽网站的合作设计者和主笔: www.tsquare.tv www.morningsun.org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