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4日星期四

纽约时报:谷歌不是唯一对中国不满的外企

原文:Google Is Not Alone in Discontent, but Its Threat to Leave Stands Out
译文:谷歌不是唯一的不满者,不过它威胁说要离开很抢眼

撰文:KEITH BRADSHER 和 DAVID BARBOZA
发表时间:2010年1月13日
翻译:小米(xiaomi2020@gmail.com Twitter ID: @xiaomi2020)



图:Jason Lee/路透社 via Twitter
一名妇女在查看谷歌用户星期三留着这家搜索引擎公司在北京总部外面的花束和留言。


香港——尽管以威胁退出该国来抗议是非常不寻常的,谷歌远远不是唯一一个对中国政府的政策越来越不满的西方公司。

西方公司认为,他们面对的是越来越长的单子,列举着在中国做生意的障碍,从“买国货”的政府采购政策和对外国投资的限制到无所不在的假冒仿制。

这些障碍通常可分为两大类。有些和中国希望保持对内部异议的控制有关。另一类则包括了中国想在尽可能多的行业想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各种努力。

谷歌,在周二投诉其电脑受到来自中国的攻击,呼吁停止对搜索结果进行内容审核,它不是第一家和共产党发生冲突的公司,共产党恐惧社会发生不稳定,有着强烈的愿望随时查看持不同政见者,限制言论自由。

中国一直限制外国电影、书籍、歌曲和其他媒体产品的销售,即使是在8月,世界贸易组织裁决这些政策违背了中国对国际自由贸易体系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承诺时,还在继续这么做。最近,中国在努力加强国内的加密产业——这样,政府就可以轻松访问所有的解密代码——还拒绝发放外资加密公司向用户出售他们的产品所需的政府资质。

欧洲商会的会长Jörg Wuttke说,还没有欧盟的公司已经退出了中国。但是,如果在近期有公司退出,那么加密争端将是最有可能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

一家北京的咨询公司BDA主要为大型电讯和技术公司提供建议,其董事长Duncan Clark说谷歌的难题是在中国的外国公司有更大麻烦的某种征兆。

“已做出的决策和不确定性重重叠叠,是对在这里发生的一切的一种不满,”Clark先生说。“早已有这种经验,任何人都付不起不在中国的代价,但现在这在被质疑——政府对跨国公司的政策是某种傲慢。”

可以肯定的是,在中国做生意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外国公司长久以来一直抱怨被合资伙伴欺骗,他们设立自己的平行业务或是携款潜逃。许多其他国家也有政策对本土公司更为优惠,但在发达国家,这样的机会是有限的,因为它们比中国要更严格地按照WTO的规则操作。

中国的官员和学者在政府政策是否对外国公司有歧视上有争论。胡勇(音),一位北京大学的传媒学副教授说,政府对迅速扩张的互联网疑心重重,对中国的民企和外企都不信任。

“我认为,在信息技术领域,不仅外企承受着沉重的压力,民企也一样。”他说。“总的趋势是,政府希望国有企业在这一领域占据主要位置。”

中国和西方在商业政策上的其他纷争还在于政府保护中国公司免受国际竞争的政策。这些政策让企业能够在大的国内市场中成长,并准备出口到更少有保护色彩的国外市场。

最新的摩擦,特别是在过去的一年,是针对政府的采购政策的。当中国在2001年11月加入世贸组织时,承诺通过谈判尽快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单独协议,在政府采购中允许自由贸易。但是,它从来没有真地执行,而是任由中国政府自由地使用其巨大的购买力让中国公司得到合同。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家最高经济规划机构,6月4日下令,国家、省和当地的政府机构只购买中国制造的产品,这是中国的6万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的一部分产品,只在没有合适的中国产品时才被允许进口。

中国也限制一长串的矿物的出口,却挖掘了世界上大部分的供应,比如制造镀锌钢板的锌,和生产油电混合动力汽车的稀土元素。

从高企的出口关税到吨位配额,甚至是出口禁令,这些限制让许多制造商将工厂放在中国制造更便宜,以确保他们有足够的免税的原材料供应。6月23日,美国和欧洲联盟向WTO提出了反对中国对锌和铝土矿进行出口限制的议案。中国政府否认任何错误。

中国保护专利和商标上的薄弱——和由此产生的广泛的假冒——让大量的行业中直接制造和西方竞争者类似的商品,却没有相应的在研发和营销上的投入。许多西方公司曾试图缩小将它们的知识产权转让给中国的范围来回击。

俄亥俄州立大学企业管理教授和《中国的世纪》一书的作者,Oded Shenkar说,很少有公司愿意离开象中国这么大的市场,只有像谷歌这样主要靠知识产权赖以生存的公司这么做可能是有道理的。

“美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创新者,中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模仿者,”Shenkar先生说。“谷歌?他们除了知识产权还有什么?如果在中国意味着你要失去它,可能你不希望呆在那里。”

但是,中国市场是这样大,竞争是这样激烈,许多跨国公司选择提供它们的最新技术,担心如果不这么做会丢失市场份额。

大众曾经使用过时的技术,它在这里销售的汽车曾经是80年代和90年代的,接着在1990年代中期中国政府要求这家跨国汽车公司提供最先进的技术,来交换他们进入市场和在上海建工厂的权利。通用汽车公司赢得了竞争,将最新的机器人和汽车设计带进了与上汽合资的企业。

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市场,但它仍然限制外国汽车制造商在中国组装厂拥有50%以上的股份,并对进口汽车征收高额关税。与跨国公司建立合资企业的中国汽车制造商,如一汽和上汽,已发展成为巨头,现在开始制造自己的车型,几乎完全在中国设计和制造。

当欧洲商会去年9月发表的一份报告警告说中国对减外资已经不那么开放了,中国的商务部回应说,“中国一直在努力为外国企业创造一个良好的,公平的环境。”

在星期三下午的电话访问中,商务部的发言人没有详细解释这一政策,对传真问讯也没有立刻回复。

David Barboza从上海报道。Michael Wines也从北京为此文有所帮助。
 
—————————————————————————————————
 
 另外,BBC中文网上也有数篇关于谷歌威胁要退出中国的报道和评论。内容大家多已了解,就不反复贴了。有一个录音采访值得一听,是在美国的政治评论员张伟国在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说的。翻得了墙的直接点击这里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