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4日星期四

大西洋月刊:新闻背景:海地为何如此脆弱

原文:Atlantic : The Backstory: How Haiti Became So Vulnerable
译文:大西洋月刊:新闻背景:海地为何如此脆弱


撰文:Max Fisher
发表时间:2010年1月13日 4:24pm
翻译:小米(xiaomi2020@gmail.com)


周二晚上震撼海地的7.0级地震成为本可能肆虐任何地方——只要看看1994年洛杉矶的6.7级地震中失去生命的人数和损失就知道了。但在被报道的海地所受破坏,尤其是首都太子港,破坏的规模更为惊人。海地的推特用户报告了被摧毁的街区和无法正常工作的民用设施;官方估计死亡人数有10万——是海地总人口的1%。什么力量让海地,这个与多米尼加共和国共享加勒比岛屿伊斯帕尼奥拉的国家如此脆弱?从最近的到最远的资料来看,下面是造成海地衰退的最重要和确定的原因:

  • 政治混乱削弱了公民社会
纽约时报的Walt Bogdanich在2006年探讨过海地严重受损的政治制度。2004年,“一名被控死刑的警察首领帮助武装叛军推翻了总统,Jean-Bertrand Aristide。海地,从来没有进入过稳定状态,很快变成了无法无天世界,甚至震惊了当初支持Aristide下台的人。一位前罗马天主教神父上升首位,成为海地穷人的英雄。”

今天,首都太子港因为绑架、散布于贫富间的相似的恐慌而真正陷入瘫痪。腐败的警察,身着制服,在光天化日之下上街杀人。如此极端的混乱,如此失调的临时政府,让投票选出新的总统都已经被延期了四回。

  • 高压的统治阶级
在1993年,纽约客的作者Mark Danner对本应是民主体制的海地的腐败表示失望,在1991年,他看到民选的总统希望帮助穷人和修补民间社会,却被少数的统治者发动政变而赶走。他写道,“根本不清楚如何,或者是否,民主可以在海地这样的地方生根发芽。”Danner描述了少数人的富人和多数的穷人之间的紧张关系造成的政治混乱,对日益增长的穷人更是缺乏服务。

  • 严重的健康危机加剧贫穷
纽约客的Tracy Kidder在2000年的文章中描绘了Paul Farmer,他是一名想改革海地糟糕的医疗制度的医生。Kidder注意到,“年收入在230美元左右,可预防、可治疗的疾病负担杀死了25%的40岁以下的海地人。”Farmer认为,医疗和药物是海地贫困的核心问题,也是该国的弱点核心问题。Farmer在美国占领这一地区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一根源,以国家大坝举例说明:

在20世纪初相当残酷的美国占领海地期间,大坝由美军的工程师计划建造,并在一位外来的美国专制者的统治下,由来自德克萨斯的Brown和Root,以美国进出口银行的钱,还有其他,在50年代中期建成。大坝淹没了农民的农场,把他们赶进了山里,在那里耕地造成了土壤侵蚀,这都是为了改善美国所有的农场的灌溉,并最终为太子港,特别为富裕的精英家庭和外资组装厂提供电力。在这些工厂,农民的男孩和女孩们还象奴隶和劳工一样工作,现今他们当中不少人返回家中,感染了艾滋病。大多数农民没有为他们的土地被征用而得到报酬。正如他们所说,这一项目甚至没有为他们通电通水。

  • 从殖民时期以来的资源滥用
人类学家Jared Diamond在他2004年的畅销书《崩溃》中用整整一章的篇幅来探索海地为什么比邻国多米尼加穷那么多,也更为暴力。他认为,低效率的农业和19世纪欧洲化的过度伐木导致海地在20世纪自然资源枯竭。

不出意外的是,法属伊斯帕尼奥拉岛的前奴隶,将他们的国家更名为海地(原名泰诺,是这个岛的印度名字),杀死了许多海地的白人,摧毁了他们的种植园和基础设施好让重建奴隶体系变为不可能,他们将种植园分成了小块的农田。虽然这是过去的奴隶为了让自己成为自由人而做的努力,从长远来说却证明了这对海地的农业生产率、出口和经济是灾难性的,农民们想要种植经济作物的努力没有从后来的海地政府那里得到太大帮助。海地还在消灭大部分的白人人口和幸存者的移民过程中失去了人力资源。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