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6日星期日

《纽约时报》大陆孕妇涌港生产

核心提示:虽然官方对于向非本地居民提供产科服务有配额限制,但去年香港的新生儿中每10人就有4人为内地父母所生。

原文链接:Mainland Chinese Flock to Hong Kong to Have Babies
作者:SHARON LaFRANIERE
发表时间:2012年2月22日
译者:牛虻
译者志愿者校对


图:虽然存在官方配额限制,但去年香港的新生儿中每10人就有4人为内地父母所生。

香港——多年来,香港人对于持续攀升的浩浩荡荡的来港中国内地游客怨声载道;香港市民吐槽道,内地人随地吐痰、 乱扔垃圾、乱穿马路和随意插队;他们还大声喧哗,在地铁上吃东西,除此之外,还对香港更为高标准的公共行为规范不屑一顾。

可是,相比最近内地孕妇成群结队地涌进香港生产,这些抱怨多少显得有些吹毛求疵。

从一个前英国殖民地转变为中国如今的一个半自治区域,香港的吸引力是不言而喻的。香港的医疗保健要远远优于中国大部分地区。任何在港出生的中国儿童都将自动获得本港的永久居住权,并有权享有内地人无法染指的12年免费教育及其它福利,其中包括前往多个国家的免签证待遇。一些父母也可通过离岸生产第二胎来绕开中国的计划生育管制,其限定了大部分夫妇只可拥有一个小孩。

然而,让香港居民被激怒的是,由于大陆人抢占了大量床位导致很多本地孕妇被挡在了产科病房外。虽然官方对于向非本地居民提供产科服务有配额限制,但去年香港的新生儿中每10人就有4人为内地父母所生。香港居民不停地呼吁对来港产子的内地孕妇数量进行压缩并严格审视居住权法。

自1997年香港受英国的殖民统治终结15年后,这起论战构成了其同中国其它地区的紧张关系的一个缩影。

一方面,香港出于经济上的考量,一直在大力招揽内地游客,并且从中受益颇丰。去年有2,800万内地游客来港,较2008年多出了2/3,而且其中许多人在港购物:电子产品、珠宝首饰以及其他奢侈品的销量猛增。就在近些年前,政府官员还将内地准妈妈视为一项收入来源,并敦促各医院为她们提供便利。

但是让700万香港居民越来越感到担忧的是,大陆人正在服务业、财产、某种程度上的文化认同这些方面对他们发起挑战。一些人怀疑,富裕起来的大陆人将香港视为一个可供选择的逃离地,如果不是他们,他们的孩子认定中国前景黯淡。

在香港去年的住宅成交额中,大陆买家贡献了将近1/5,这也是房价持续飙升的一个因素。深圳是位于香港边境以北的一座急剧扩张的大陆都市,5年间,往返于深圳和香港学校的小学生人数已扩充至3倍。

"问题在于这个社会对接纳如此多游客的承载能力,"香港中文大学公共管理方向的高级导师蔡子强说道。"产床之争将这个问题推向了引爆点。"

谩骂之声正此起彼伏。上月,一名内地妈妈放任其小孩在香港一列地铁车厢内吃点心面,结果引发了一场骂战。北京大学的一位教授在看了关于此事件的视频后,在一档网络谈话节目中直称香港人是"狗",有怒气冲冲的香港人随即到中联办外示威。一名中联办官员稍后对这位教授的言论进行了谴责。依照中国官式标准,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的致歉。

愤怒的香港人已经习惯于称呼内地游客为"蝗虫"。一些香港市民出钱在报纸上刊登了一幅整版广告,画中一只巨大的蝗虫正俯瞰整个维多利亚港,还宣称"香港人,忍够了",有内地网友则推出了一个仿照版的广告来作为回应,旨在催促中国切断对港水电供应。

一些学者认为,这次冲突本质上是一场发生在融合已然日益紧密的同胞之间的家庭内部纠纷。香港人的"'中国化'痕迹正越来越浓,而非越来越淡,"迈克尔·戴高礼(Michael DeGolyer)如是说道,他是香港过渡期研究计划(Hong Kong Transition Project)的主任,这是一个追踪政治动向的研究团体。

戴高礼说,很少有香港人承诺忠于中国共产党。绝大多数香港人都切实想要保持香港的多元化和国际化品质。不过他还说道,大部分人现在都支持要求学生每日唱中国国歌和升中国国旗的规定。

"从一系列的指标来看,我们认为香港对中国的依附性加强了,"戴高礼这样说道。

可是,也有人觉察到两地日益扩大的分歧。据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Public Opinion Program)的民调显示,从2007年开始,将自身优先定位于香港公民的港人要多于优先定位于中国公民的港人,只有在2008年中国举办奥运会时是一个例外。

医院成为了一个主战场,部分原因在于香港有绝佳的医疗卫生条件。内地的产妇死亡率要比香港高出15倍,婴儿死亡率则要高出13倍。

宝血医院是一所位于香港一老城区的私人慈善机构。本月的一个早晨, 来自内地的孕妇、还有她们的亲属以及受雇为她们安排护理与办理通行证的经纪人将该医院挤得满满当当。一名经纪人手揣三部手机,大腿上还放置着一部笔记本电脑,正竭尽全力为一名待产时间为9月份的内地孕妇预约床位。

"如果我有能力担负起妻子在香港产子的医疗开销,那有什么理由不这样做呢?" 深圳的一名38岁的建筑设计师反问道,他只愿意透露自己姓岳。他说自己花了大约80,000港元(折合10,000多美元),为的是他的第一个孩子,一名男孩,能在香港降生。

港人的怨恨情绪并没有侵扰到他。"如果内地游客停止前来此地,香港经济就会崩溃,"他平静地说道。

他说,让儿子拥有居港权并非决定性因素,因为她觉得香港同内地将会逐渐迈向一体化。"也许20年之内,居港权就没有什么意义了,"他如此说道。

另一位准爸爸似乎极度想要为他的小孩弄得一张居留证。他和他新近怀孕的妻子专程从无锡赶路1,000英里来到宝血医院察看。"我有一位朋友打算去英格兰待产,"他讲道。"当飞机盘旋在英国空域,而你恰好在飞机上生产了,那你就会拥有英国公民身份。"

31岁的Maggie是一位香港永久居民,于8个月前产下了一双生儿,说她感受到了内地夫妇的排挤。Maggie说,在妊娠开始已有3个半月时,她到自家附近的公立医院预约分娩床位,"但是他们说为数众多的内地妈妈的到来已经占满了所有床位。"这样她来到了一家私立医院,尽管这意味着要花费她丈夫的生活储蓄,甚至还要向公婆借钱。

"我是一位香港公民。我向香港纳税,"她说道。"我总是在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这无疑让我觉得糟糕透顶。"

香港已经于今年再度调低了内地"双非"(父母均不是香港人)婴儿配额,并且收紧了边境检查,希冀能消除那些临分娩前最后一刻入境直奔医院的现象。在去年于香港生产的35,736名大陆妇女中,有1,656人直接被送到了急诊室。

紧张局面或许还会加深。今年被认为是最吉利年份之一的龙年。如若承袭传统而来,出生率将会爬向巅峰。据说,香港私立医院的预约档期已经排到了10月份。

"我想要个龙宝!"自由职业艺术家吕迪明于本月在一幢政府大楼外开展的示威活动中大喊道。"但即便当你怀孕才5周时去预约床位,却发现产房已是人满为患。"

Joyce Hor-Chung Lau从香港对本文作出贡献。Hilda Wang在香港及Mia Li和尹艾迪(Edy Yin)在北京参与了调查研究。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