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3日星期四

《外交学者》 走进中国的保安公司

核心提示:如果中国人民解放军参与从战事活跃区域撤离中国公民的活动,就像2011年春季发生的事情那样;如果中国私人方面有紧急安全需要,而北京又不愿意处理的话,中国私人方面就会通知中国民营承包商来帮忙,那时民营与官方的界线就模糊了。

发表:2012年2月21日
作者:Andrew Erickson、Gabe Collins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原编者按:随着美国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出军队,中国民营保安公司看到机会。但是有很多难题在等待他们。)

一个安保真空正在海外中国工人周遭形成。前不久,29名中国工人在苏丹被绑架(还有一名工人在劫持过程中中弹身亡),另外有25名工人在埃及被绑架,这两起事件激起了中国国内强烈的反应。其结果,北京打算提升领事服务,加强对在海外工作和旅行的中国公民的保护。在公司方面,非官方的分析人士敦促各公司在员工出国前加强对他们的培训。然而,中国现在至少有84.7万中国籍工人在海外,有1.6万家公司分散在世界各地,其中有些公司位于战事活跃地带,比如苏丹、伊拉克和阿富汗,要保障重要工程和工人的安全,光靠扩充领事力量恐怕是不够的。

正是考虑到这种日益扩大的危险,新生的中国私民营保安公司才看到了商业机遇。山东华威保安集团似乎成为中国众多保安公司的领军者,该公司迄今主要的业务集中在强劲的国内保镖和防护服务市场。华威提供国内服务,但2010年10月在北京开设了一家"海外服务中心"。该公司在中心开业声明中直白地谈到美军撤离伊拉克,可能造成安保真空,这是该公司决定瞄准伊拉克市场的关键原因。

中国投资人迅速增加他们在伊拉克的存在。例如,中石油正在帮助开发石油项目,这些项目将令其在苏丹的旗舰项目黯然失色;而中国建筑公司将会在重建和改善伊拉克民生和能源相关基础设施方面扮演主要角色;这些基础设施被年年战乱摧毁,无人理会。

山东华威公司等新兴中国保安公司还很可能瞄准阿富汗市场。美国政府最新的地质勘察结果显示,阿富汗可能蕴藏大量矿产,锂、铜、钴、铁矿石和其他矿产的储备可能价值高达1万亿美元。中国的矿业和建筑公司很可能追随国企中国冶金的步伐,大举进军阿富汗,中国冶金正在开发艾纳克巨大的铜矿。

艾纳克铜矿受益于邻近美国陆军第10山地师营地,但是随着华盛顿力求在2014年前撤出驻阿美军,中国矿产公司将自力更生保安全。越来越多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中国公司和工人将被迫适应一个没有大量美军部队为其保驾护航的环境;高安全风险随之而来,叛乱袭击,盗贼以及其他物理威胁,这些风险将驱使他们寻找新的武装保安提供商 —— 这正是山东华威及其同侪寻求的商业机会。

填补空白

2004年,一位宁波商人开办了一家保镖公司,试水在中国建立一个着眼海外的民营保安公司,他从中国特种部队和武警招兵买马。与之相反,中国华威公司大规模集中进入伊拉克安保市场。在网站上,公司称它招聘退休特警、军人和武警。华威特别提到,其雇员曾经在伊拉克服役,曾任中国驻伊拉克大使馆武警。

据我们所知,除了华威公司外,还没有一家中国保安公司公开声称打算为中国海外企业提供保护。但是,如果山东华威公司在伊拉克开展业务成功的话,很可能会有更多中国公司瞄准海外市场,尤其是现在国内民营保安市场越来越拥挤。

但是,全球民营保安市场的竞争日趋激烈,那么中国公司为什么愿意考虑雇用像山东华威这样的中国公司,而不雇用"风险控制"、G4S或者其他知名的国际性保安公司呢?

一个答案是,中国拥有一种久经考验和实实在在的优势,那就是价格。中国的消息人士说,中国私人保安的人均价位在3000到6000元人民币(约合476到952美元)之间。所以,一支12人的中国保安分遣队每天的成本在190到381美元之间。这与阿富汗本地私人保安的价钱相当,但比许多西方保安公司开出的价码要低得多。即使将来对中国有经验的特种队员的需求增加,他们的工资上涨,中国公司可能还是会拥有成本优势。

身手也是因素。就能力而言,山东华威目前算不上"有中国特色的黑水公司",但这个公司的员工几乎无疑都是身手不凡的特工。为多数中国保安公司海外分公司工作的保安很可能是从曾经在雪豹反恐力量等精英警察队伍和军队中服役的人中挑选出来的,他们的基本保护技能水平很可能远远超过伊拉克和阿富汗当地的保安能力,接近西方保安公司的水平。在中国海外民营安保公司任职的人员不会有在西方公司诸如Academi(前黑水/Xe)职员那样的战斗经验,但是他们执行的任务类型也不一样,比方说,他们不会像黑水公司在伊拉克那样,执行进攻性任务。

可靠性是山东华威这样的公司在中国公司眼中的另一个卖点。驻在国当地力量在保护中国海外工程工人方面的记录不是特别好。据我们统计,自2004年以来,至少有43名中国公民在海外暴力攻击中丧生,包括象苏丹这样的国家,当地军队应该保护外国工人。至于未来的危险工作地点,阿富汗当地保安的名声尤其差劲。2009年10月,塔利班武装分子轻而易举地就打败了阿富汗警察,在喀布尔的联合国招待所打死11人,包括5名联合国工作人员。由于当地保安不可靠,容易受到当地复杂的部落政治影响,雇佣母国值得信赖的保安服务可能更有吸引力。此外,由于语言文化相通,公司的经理很可能感到安心,因为这将大大减轻沟通的难度,尤其是在紧急情况下。

战略意义

在未来海外涉及中国公民的危机中,中国武装承包商似乎会越来越多地出现,他们为武装保护中国公司和工人提供了一项新的选择;在动乱地区,无需部署军人到海外保护中国工人和经济资产,那样外交风险更高。

在最近的苏丹人质危机中,《华尔街日报》报道,一队中国民营武装安保人员加入了苏丹军队的解救行动。这篇文章和报道此次事件的中国媒体没有指明这些安保人员自何而来,但是很可能他们同样来自前安全部队人员,与山东华威公司雇佣的人员类型相同,甚至可能就是来自华威公司。中国消息来源称,苏丹军方告诉新闻媒体,中国武装承包商参与行动,但是似乎北京希望将此事淡出公众视野。

中国民营武装保安公司的兴起具有很多战略意义。首先,如果工程所在地局势不稳,需要私人武装保安的话,那么保安公司就有相当大的概率与当地敌对势力之间发生交火。另外,考虑到这些人的警察和军人背景,承包商很可能用军人的眼光来看问题和行事,多半还会配备类似的武器。那么有一种可能性就很现实了,比如在苏丹这样的地方,当貌似军人的私人承包商与对方交火时,对方很可能搞不清他的身份,误以为是中国政府军队的真正军人。如果当地人有亲戚在中国人训练地附近被一名貌似军人的保安开枪打死,那么当地人就很可能指责北京,从而令中国在该地区的利益额外遭到暴力威胁。

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一家中国民营保安公司遭遇"费卢杰事件",许多员工在战场被打死,就像黑水公司2004年在伊拉克遭遇的情况那样,中国政府会作何反应。在远离祖国、充满敌意的地方,很多事情都可能出岔子,即便是一支身手不凡、准备充分的队伍。如果苏丹、伊拉克或阿富汗的叛乱分子伏击中国的私人保安得逞的话,北京会准备采取惩罚性措施吗?如果中国承包商在伊拉克或阿富汗等地遭到攻击,而美国特种部队在这里作战的话,北京愿意请求美军帮助营救吗?

从中国雇佣民营保安的公司必须管理其与当地军队和以前雇来保护中国工人和资产的保安公司之间的摩擦。这些公司最终可能会为安保双重买单——一次付给不满的地方指挥官,另一次付给真正提供安保服务的中国民营保安公司。由于中国政府,和中国公司一样,被认为越来越有钱,这种情况可能会恶化。北京始终依赖支付赎金以解救人质,而后者,不受《反海外腐败法》的限制,广泛被认为参与贿赂,这正是许多不稳定地区的真实写照。

此外,如果中国人民解放军参与从战事活跃区域撤离中国公民的活动,就像2011年春季发生的事情那样;如果中国私人方面有紧急安全需要,而北京又不愿意处理的话,中国私人方面就会通知中国民营承包商来帮忙,那时民营与官方的界线就模糊了。

另一个问题是海外民营中国安保人员适用的法律规则。中国是《蒙特勒公约》的签字国,该公约制定了民营军队和保安公司的规则和最佳实践。但是,这份公约并不具法律约束力。一个可能的方案是,中国人大在2011年通过了旨在防止中国公司海外贿赂行为的法律,人大可能在此基础上,制定法律规范,约束在中国境外运营的民营安保公司的行为。

从更广泛的意义来说,民营保安承包商在海外参与活动还会构成重大的法律和外交挑战,即便中国政府制定了法律来约束这些公司的行为。例如,我们强烈认为,如果一个承包商在苏丹或伊拉克犯罪的话,中国的反应很可能是悄无声息地迅速把人送回国内走法律程序,而不是让其承受当地司法系统不公正待遇的风险。这几乎肯定会证实外界的看法,即当事国政府软弱可欺,牺牲当地人对公正的渴望,允许中国人享有治外法权。

最后,冒险进入危险地区的小商人和企业家可能仍然雇不起民营保安服务公司。这样一来,对中国居心叵测或者企图置本国政府于困境的当地组织可能把目光锁定那些在由前武警部队武警保卫的公司大院之外的那些中国民间商人。在这种情况下,北京将不可能努力解决双重问题,一个是中国民营保安公司在该地区运作带来的外交问题,另一个是以前存在的老问题,单个民间商人无法跟踪,也无法有效保护,但是他们的命运会引发全国关注,而中国政府不得不对此进行回应。

Andrew Erickson是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战略研究系副教授。Gabe Collin是洞察中国的合伙人,前商品投资分析家,美国海军战争学院中国海军研究所研究员。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