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4日星期五

《名利场》东方世界遭遇微博

核心提示:微博可能是"东方推特",但是它得以获得西方世界的关注,还要感谢它的名人用户和关于金正恩死亡这种如病毒般船舶的谣言。微博接管了中国的社交媒体领域,迫使每个人从汤姆克鲁斯到林书豪都来注册并且开始共享。然而,社会网络伴随种种规则而来——不要贴你爱马仕包的照片,而且不论你做什么,别提到西藏。 Rachel dewoskin告诉人们这个充斥着加V用户和僵尸粉的美好新世界的迅速发展的过程,以及由微博信息所传递出的中国人的意识是如何揭示出孕育它的这个社会的状况。

原文:East Meets Tweet
作者:Rachel DeWoskin
日期:2012/02/17
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2012年3月刊名利场封面】

2011年2月,汤姆克鲁斯向他的粉丝发推特说,"和新朋友们在新浪微博上的谈话很有意思,这是中国的推特,只是它的功能更多"。他在他的新的高级版推特上获得的乐趣让中国很高兴,因为这说明中国的微博就好比国际微博客服务这场盛大舞会上的美人。克鲁斯在他令人眼花的微博的开场白中写道:"与你们在一起很让人激动,我们希望了解到更多关于微博的事"以及"你好!我们有一些关于如何增加背景和发微博的礼貌的问题,这是我们可以问这事的地方吗?谢谢!"成千上万热情的粉丝提供了立即的建议,包括"如果你到上海的话,我可以教你中文",还有"亲爱的克鲁斯先生,至于发微博的礼貌问题,我觉得你不用担心,只要你不发表任何会和宗教、政治或者文化有关的无礼的话。微博欢迎你。"

对他的320万微博粉丝来说,克鲁斯被叫成"阿汤哥"。而且阿汤哥不是唯一热衷于在东方世界展示自己的西方明星;英国女演员艾玛沃森在2011年7月8日写下了她的第一条微博"大家好,这真的是我(@艾玛沃森)!对我新的微博页面我感到非常兴奋";N.B.A明星凯文杜兰特发微薄说:"我爱中国,等不及想再去那";布什总统的兄弟尼尔也加入其中说:"在过去的35年中,我去过中国80多次并且对中国的发展肃然起敬。"就连一向批评中国政府的乐队"电台司令",也注册了并且害羞地发了第一条微博:"测试微博……"

"这就像外星人ET",一个拥有120000个粉丝的北京人蔡锦青说。她将手举到空中,又落到面前,做出一个刚来并且有无数的困惑的动作,用以模仿一个刚上微博的外国人。"我将要降落到这世界上,去看它到底是什么样子!"因为中国人觉得西方人的好奇心和友善是讨人喜欢的,所以他们赞美像克鲁斯最早时发的那些微博。蔡认为它们"心甘情愿地展示了“弱点”或者“真诚”。“特别是,一旦你是名人”,蔡说,“你必须毫无顾忌地说话,必须向中国人展示真正的自己”。

中国的社交媒体领域充满了面向中国五亿互联网用户的微博客站点。中国最大的门户网站之一新浪,于2009年8月上线了它的附属服务——新浪微博。此后其就成为了发展最快,被谈论最多的一个,拥有2.5亿用户,并且用户数量以每月一千万的速度上升。

新浪是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但是因为中国政府在某些部门限制境外直接投资,新浪使用可变利益实体的方式通过开曼群岛桥梁公司和一系列中介媒介来过滤资本。在中国的创始人在一定程度上拥有新浪,在纽约的投资人也在一定程度上拥有它。新浪目前由曹国伟经营着,一个中国出生,在美国接受教育的记者,且是一名会计。他于1999年作为财务部副部长加入新浪,沿着等级于2006年升至公司执行总裁。换句话说,新浪是21世纪全球资本主义的绝好的例证;它既从公众募款,又属于私人,既立足本土又面向国际,既美国又中国。

网站的优势应大部分归功于其对名人用户的另眼相看;新浪专注于笼络并且“验证”明星,进而粉丝们就聚在了这里。(在西方,这也是刚进入微博客和社交网络生意的新来者所采用的策略,像google+,就曾用了很多种方法,取得了的不同程度的成功)。新浪微博验证名人身份的真实性,然后在符合验证条件的公众人物的资料旁边加一个镀金V字——也就是说他可以证明他就是他自称的那个人。剩下的人被归入到略微下等的级别里,拥有的是平民账户。这一识别的双重系统在一个意指推动社会平等的社会中(同时也是在微博客平台上),看上去相当讽刺,但是它同时反映也导致了普遍存在于网站上和中国文化中的对“真实”的强烈渴望。验证这件事,暗示了无论是存在于微博中还是这一领域之外,对和错、原创和模仿、真实和虚假间可能存在的差别。

Sylvia王,一个25岁的“桦榭广告公司”前任项目执行官,向我展示了一个拥有者令人向往的长相的美人的微博页面,名字叫“想做空乘员的Jessie”。Jessie的博客大都和时尚以及自己生活有关,拥有42000个粉丝。但是事实是,这个人并不存在。"我杜撰了她,"王说,"为了做广告。那些粉丝也是编的;他们被叫做僵尸粉。"中国政府最近宣布截止到2012年3月16日,所有的微博用户需要实名注册(非注册用户只能阅读,但不能发或者转发,但人们疑虑实名注册在减少僵尸粉的同时也会减少真实的微博用户)。

王最近发微博说:"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区分对错,但是每个人都有言论的自由。"这可能是微博的口号或者是中国年轻人的口号。因为大部分中国人不信任主流媒体和官员,获取真实信息的愿望特别强烈。微博提供了对这种"获取"的体验。在现代的中国,由其在微博上,普通民众可以发声,但是微博的验证团队和政府官员保留了决定什么是可以被广泛阅读的,什么被认为是真的,什么应该被消除掉的权力。


【中国版微博客网站新浪微博拥有2.5亿用户,其成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对名人用户琴瑟好逑的结果,但它也是发泄公众不满甚至是反抗的一个平台。】

新浪微博看上去并且表现得象一个来自中国的脸书和推特的私生子(出于控制政治内容和保护中国品牌的目的,这两者皆被政府所屏蔽)。大部分由中国汉字组成,但可以通过中文与英文的结合,并在包括Google提供的翻译服务的帮助下对网站进行操作。发出的微博限制在140个汉字之内,类似博客评论那样,其中充斥着中国语言的力量,一个音节包含着多重的意义。微博还支持内嵌视频、照片、语音信箱发博以及一个综合的华丽的门户主页,各种热点话题、丑闻、有趣人物的照片、投票和不停供应的八卦消息得以在上面流动展示。在任何一天主页都可能因为任何事情而热闹到顶点,比如从对篮球明星林书豪爆发赛季的分析,到庆祝中国中秋节,到关于政府腐败的有力分析。微博经常被西方人描述成"有中国特色的推特"。这些特色包括极快的成长、政府干涉和言论自由间微妙的平衡,以及间或性的狂热的人肉搜索。事实上,微博是“有中国特色的推特”,这就和中国的自由市场是“有中国特色自由市场”,或者中国的真人电视秀"蒙牛酸酸乳超级女声比赛"就是有中国特色的"美国偶像"一样——换句话说,改编自外部世界,却是地地道道中国的。

数字的绝对透明是微博最特别和最吸引人关注的可争辩的特点。推特于2006年上线,给了它三年的领先时间,但是只有两个推特明星(Lady Gaga和贾斯丁比伯)可以登上微博博客排行榜。中国女演员姚晨,其多于1700万的粉丝数量,超过了推特上总统奥巴马,布兰妮斯皮尔斯,金卡黛珊三人粉丝数量的总和。"微博的规模超过了我所看到的任何事情",一家覆盖中国在美上市股票的英文iChinaStock的总编辑Kai Lukoff这样说。"在推特上可以被转发50次的东西,在微博上可以是100次"。

微博可以被用于轻佻的社交或是监视名人,但是吸引全世界注意的,是这个网站同时伴随着具有的强大的颠覆和监控力量。"微博是一个中国社会议题的放大镜",Bill Bishop,一个来自北京的一直追踪中国互联网市场的独立分析人士说。"它带来了压力,为一个难以置信的不稳定的综合体增加了催化剂。"

洪晃,一个拥有者390万粉丝数量,外号叫"中国的奥普拉"的坦率的作家和出版人这样简单地概括:"言论自由被压抑了很长时间,微博是种爆发。人们希望表达他们自己,但在社交网络出现之前,他们没有途径做这些。"

"我否认我生活在一个极权主义社会之中。"在北京,洪晃在吃午饭的时候告诉我。"我会假装我可以按照我想如何行动来行动,然后去看我可以走多远。无论何时我说真话,我都从我的粉丝那里听到这样的话"洪晃,小心点!我们希望你在我们身边!""

洪晃曾经用满了整整一条微博的全部地方发表了备受争议的艺术家艾未未的一封信。艾未未在去年曾经被经常所拘禁,并且声称在释放前受到了折磨和侮辱。像洪晃发微博说的那样,她和她的上百万粉丝见证了这条微博被发出,然后几秒之内被删掉。"这很好玩,"她说。"它刺激了我的肾上腺素。在中国你可以不听话,而且老大哥始终关注着你。在大多数国家里,没人关注你说什么。"

在中国,因为权力的监管,微博带来了语言的迅速发展,简写、新词和替代词汇纷纷出现。随着洪晃所发的关于艾未未的微博一并消失的,是关于含有他的名字的任何词汇。懂行的微博用户通过对语言的歪用来逃避审查,他们把"艾未未"这个词变形成一个"爱未来"这样一个令人振奋的口号。对于这个用户们知道其实际含义又足够接近的同音词,因为它的拼写足够安全,人们可以千上万次地发表或者转发它,比如"我爱未来","爱未来就是爱自己","我真的不敢相信,在这个社会里,即使是对未来的爱都可以消失"。曾经在哈佛大学教授中文的制片人贾志杰,将微博中的语言成为"一种革命。人们会创造词汇,并且在审查下使用。这是史无前例的。"

"在注册微博之前,我从未看到过真实的中国,"蔡锦青说。"现在我可以追踪一个正在江苏省某个村庄中发生的事情。草根事件正在获得力量,成为今日的谈资。人们可以为自己说话,且有人听。"作为一个八九天安门事件中的北京大学学生领袖,蔡在那个夏天离开了中国,去韦斯里大学读书,并且在回到中国前获得了普林斯顿大学的硕士学位。"微博就好比瓶中精灵",她说。"它的力量是巨大的,但如果它变得过于强大,政府就会关了它。但政府也不得不对此小心翼翼;因为关了微博将会带来混乱。这是不言而喻的,是每个人都表现出的集体协议。"

这个沉默的约定还包括,没有人碰触"3T1F":天安门,台湾,台北和法轮功;这些名词被从中国的互联网上抹去了。但是信息得以使其透过网站被公众知晓,并且用户也知道如何应对政府对网站的控制。向网民屏蔽敏感网站,这项俗称中国网络长城(GFW)的高新技术的创始人方滨兴登陆微博的时候,愤怒的微博用户给他起外号叫"方太监"。仅仅三十秒钟之内,他们发布上百条微博,包括"之前,GFW剥夺了人们不受限制使用互联网的权利,现在,人们将剥夺你使用微博的权利,"以及"操你404次"——讽刺地引用了"错误404",当你在中国互联网搜索被屏蔽的关键词时,它就出现了。审查机器没办法屏蔽这些信息,方的账户在不到一个小时之内就关闭了。

并不是所有官员都关闭了自己的站点;多于两万的政府部门和官员拥有微博账户,最活跃的是警察的账户。这是微博的最大的惊喜,谷歌中国的前任项目主管说。"政府官员正被鼓励更新他们的微博。这是一个对宣传部门巨大的威胁。微博是一个伟大的交流工具,一种你与人民更近了的象征符号。它是草根的,又是革命的。"但是它也可能提供给了中国政府的最好的一项服务。想知道你的人民正在说,正在做,正在想什么吗?去看他们的微博吧。

七月份,在中国浙江省,因电力中断和延误,一辆高速火车发生了死亡事故。微博为传递关于这一被丑闻所困扰的动车事故的信息和怒火提供了帮助。信号故障导致了两车迎面相撞,并将车甩下大桥,40人遇难,200人受伤。来自车厢内的求救信号涌入了微博,并且被成千上万次的转发。几分钟内,微博成为了幸存者和目击者报告撞车事故和救援行动、医院急求献血、用户制作和更新死难者名单的一个可供选择的途径。但是微博内容很快转向了愤怒的质问。人们认为铁道部门有责任回答问题,有人理应对事故负责,以及有人需要对被广泛认为并不适当的救援行动负责,那是在被微博成千上万用户迅速关注之后才展开的,。事故发生后几天,成千上万条微博被发布,数量之多使得宣传部门发布指示要求官方媒体不能对事故进行掩饰。但在媒体停止掩饰这一撞车事故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微博上的消息还在蔓延。

新浪北京办公室所在的两栋摩天大楼,位于各种公司总部所聚集的中关村。一首名为"YOU ARE THE ONE"的诗被用来迎接新浪的来访者。这首诗被用彩虹的颜色,以中英双语,写在接待处的对面。它说:"这是个有影响力的星系,在中国的网络世界中心成长。我们中的每一个都是颗星星,闪耀在新浪的天空中。"这首诗赞美了"一个深刻影响中国的,极好的,极大的群体,"并且结尾写到"这里,我们都是正冉冉升起的,闪耀的明星,我们正努力变得更好。你就是那个人。"

在中国,自我经常被抑制,它变形成为不同的大的单位(家庭单位,工作单位)为国家服务;这些日子以来,很大程度上多亏了微博,自我被重新雕刻,打磨,塑造,重塑,然后被赞美。它既带来了令人愉悦的自由,又带来了对于在现如今的中国,成为一个独立个体到底将意味着什么的极大的恐惧。

在发布了豪宅、豪车和定制手袋的照片之后,郭美美,一个有抱负的女演员,成为了2011年微博上最大一次丑闻的中心。在微博上炫富可以什么事都没有,但是郭美美拥有一个被认证过的,声称自己在中国红十字会工作的微博账户(中国红十字会否认了她是他们的雇员)。微博用户们发布了超过640000条愤怒的消息,很多要求对红会进行审计并且发誓再也不捐款了。信息的洪流越发接近对政府的直接批评,因为中国红十字会是政府运作的。八月份,当有人发微博指责红会卖血挣钱,微博网站向2亿用户的每一个人发了条消息告诉他们,这谣言是假的,并且发消息的账户被封了一个月。一名共产党书记造访新浪,被提醒在阻止虚假信息传播这件事上有必要要表现的积极且坚决。并且新华社,中国的官方新闻通讯社,要求对"危险的谣言"进行压制。

在美国,失去推特账户将会很受伤,而且对那些极度上瘾者,甚至还可能遭受一个痛苦的戒瘾的过程。但是他们还拥有大量其他可能的社交网络和出版物,更别提新闻来源了。在中国,微博成为了唯一相对言论自由的场所和真实信息的来源,账号被注销或者噤声将给微博用户带来巨大的刺痛。

在我们的午餐会面结束之时,被誉为"中国的奥普拉"的洪晃,正试图开始关注苍井空,一个粉丝数高达一千万的AV女优(我刚刚给她看了苍井空的色情写真)。这时,洪晃一直收到连接错误的信息。她半开玩笑但又不无认真的急切问道:"我做错了什么吗?难道我被踢出来了?我一直无法连接。可能他们正在查我是不是看色情片,正关注我呢。"她急迫地试图登录微博,直到她意识到她没有签饭店的WIFI上网协议。当她成功连接的时候,她笑了,紧紧握住她的iPhone这样她就能看她的微博,如同她说的,"只是个连接错误,我还活着。"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