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4日星期五

《金融时报》中国的投资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核心提示:汇丰银行亚太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认为中国目前仍需要进一步加大投资,带动经济发展。

原文:China: investing too little?
作者:Rahul Jacob
日期:2012/02/21
译者志愿者"gooder"翻译


【原文配图:中国工人正在修建高铁】

让一个经济学家争论说,中国并没有投资太多,这是件需要勇气的事情:这个国家固定资本组成占国家的比例从1980年的28%上升至目前的46%。
但这也正是汇丰银行在中国的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宏斌所指出的,事实是中国"在其城市化和工业化的进程中只走了一半"。最近,中国高速铁路和货运交通运输网的大规模建设或许总是登上头条,但屈指出"中国的铁路网络从规模上依旧小于1880年的美国。"

中国正在经历一个快速城市化的过程,这需要大量的投资。屈强调,在中国,超过80个人口在五百万以上的城市还没有快速公交系统。2001年中国加入WTO使得对工业的投资猛增――出口总值因此上涨了7.6倍(以美元的现价结算)。

即使是像在北京、上海和广州这样的地方,新地铁线路的建设早抢在奥运会、世博会和亚运会之前就已相继展开,依旧有更多的线路将要动工。北京市政府计划在2020年之前,将已经超过350千米的地铁建设增加至1000千米。并且,任何曾经在高峰时期坐过北京地铁的人都对多增加些列车表示欢迎,那就更不用说多增加几千米的地铁线路了。

到目前为止,说的都很合理。屈也很好地指出,中国的人均资本存量只是南韩的百分之十七,并且不足美国的百分之八。"中国的股本,在总规模上或者人均的意义上都远低于发达经济体。换句话说,中国需要更多投资,而不是更少,"屈这样写到。

"担心资本回报率下降"他认为还为时过早。在这一点上,屈可能有些过分自信了。除非对于刚刚开始的创业项目,对投资回报率的担心从来都不嫌早――中国并不例外。

中国可能还需要很长的铁路,但是它是否需要更多的高速铁路呢?尤其到目前为止,似乎这些高速铁路对于解决中国农历新年前运输成百上千的农民工回家这一问题没有带来什么改变。属于中国大陆的中国世纪周刊,于周二的南华早报上发布报告指出,每一个高铁上的厕所要花费将近120万元人民币(19万美元)。很显然,列车的制造者支付了厕所配件现行价格的十倍。

还是那样,也许对于国家快速城市化需要更多的住房、医院这一点来说,屈说的是对的。但问题是,中国空荡荡的高楼显示出这里建设了太多奢侈的房子,而社会化住宅依旧不足。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只走了一半,但是地方政府支出之浪费肯定可以解释为什么其它的经济学家当看到地平线上拔地而起的都是空空如也的高楼大厦,和少有人使用的体育场馆和音乐厅,会担心中国已经投资的太多了。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