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4日星期五

《华尔街日报》 罗姆尼:我将如何应对中国的崛起?

核心提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一个国家如果连自己的人民都要压迫,那么归根结底不可能在以经济政治自由为基础的国际体系中成为可以信赖的伙伴。

原文:How I'll Respond to China's Rising Power
作者:MITT ROMNEY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
发表:2012年2月16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中国政府的特质—结合自由市场的一些特点和对自由的压制—不应成为常态。21世纪应不应该是一个美国世纪?要回答这问题,只要考虑的替代选项就行。

一个近来颇多人谈论的一个替代选项是中国的世纪。凭借十几亿的人口、10%的年均增长率、蓬勃发展的军事力量,一个称霸亚洲和全球多处的中国正日益成为可以想象得到的事情。中国政府的特质—结合利伯维尔场的一些特点和对政治和个人自由的压制—将成为一种普遍而令人不安的常态。

但中国世纪的开始,以及美国世纪的终结并非不可避免。美国拥有一些内在优点,令我们相对中国以及世界其他国家都具有比较优势。然而,我们必须恢复这些优点。

这意味着提升我们的财政和经济状况,重塑我们的军队,恢复对我们价值观的信心。必须把这些优点运用到对华政策中,使中国走地区霸权道路的代价远远比走成为国际体系中负责任的一员的另一条路高昂。

奥巴马恰恰是往错误的方向移动。本周與中国副主席,可望日后成为领导人的习近平在华盛顿举行会议所达致的光辉成就是空洞的盛况和仪式。

奥巴马就任总统的表现迹近是对北京言听计从,几乎要乞求它继续购买美国的债券,以支持他在这里大肆挥霍。他的政府拒绝提出有关人权的问题,担心这会损害有关全球经济危机的协议,以至"全球气候变化危机"的协定。这种软弱只会助长中国的气势,使我们的盟友质疑我们在东亚駐留的权力。

现在,他的任期到了第三年,总统才迟迟的以大肆宣传在亚洲设立支点为回应,“支点”这个短语,可能和他之于俄罗斯的“重设”一词同样的空洞儿戏。那预定的支点已处于超卖状态,而且有着意想不到的后果—它给我们的盟友留下令人担忧的印象:我们离开了该地区,并可能再次这样做。

同时,支点的资源也大大不足。尽管他大谈巩固我们在亚洲的军事地位,奥巴马总统的行动将不可避免地削弱它。他计划削减海军造船,缩小我们的空军,削减我们的地面部队。因为他的政策和失败的领导,我军正面临着在未来十年内削减近1万亿美元的经费。

我们必须改弦更张。

在经济方面,对于中国在贸易、知识产权和货币估值方面的舞弊做法,必须直截了当地反抗。我准备与中国领导人合作,让我们两国都从贸易中获益,但是我决不会让奖赏中国舞弊、妨碍美国公司和工人的经济关系持续下去。

如果中国不改变做法,我当上总统第一天就会把中国定为货币操纵国,并采取合理的反制措施。与中国打贸易战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但是我们目前的贸易投降状态是我所不能容忍的。

我们还必须把军事力量维持在与中国扩军构成的长期挑战相对应的水平上。10多年来,我们看到中国官方公布的军事开支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即便这样的速度也没有完全反映中国国防开支的全貌。这个数字也没有告诉我们任何有关中国战略最令人不安的方面,即旨在对领国施加压力,削弱美国向太平洋投放力量、维持和平的能力,尽管中国本身也是和平的受益者。

为了维持我们在亚洲的驻军力量,我决心改变奥巴马政府削减国防资金的做法,在太平洋地区维持强大的军事力量。这不是要挑起战争。而是这种政策可以保证该地区仍然可以进行合作性的贸易,经济机会和民主自由继续在东亚地区盛行。

我们还必须直面这样的事实,即中国政府不断剥夺民众基本的政治自由和人权。如果美国因为害怕冒犯中国政府而不支持异见人士,如果我们不公然抗议中国强制性的独生子女政策造成的野蛮行径,那么只会让中国领导人更加肆无忌惮,以致更大的自由受损

一个国家如果连自己的人民都要压迫,那么归根结底不可能在以经济政治自由为基础的国际体系中成为可以信赖的伙伴。虽然中国显而易见不可能在外部力量的推动下实现持久性的民主改革,但同样显而易见的是,中国人民现在还不能享有必要的公民和政治权利,把内部的异见变成有效的改革。

在保障我国的安全方面,我决不退缩。而在太平洋地区安全,意味着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力量在世界上是首屈一指的。这还意味着,美国的价值观——对自由和机会的尊重——会继续战胜压迫和独裁主义的价值观。

总的来说,我的政策是确保这是一个美国世纪,而不是中国世纪。与一个繁荣自由的中国拉近关系,对我们大有好处。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一个繁荣但暴虐的中国会给我们、给它的邻国乃至整个世界造成越来越多的问题。

罗姆尼先生是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