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7日星期五

《纽约时报》在美国的网上活动让葛洵在返乡之途中被殴打

核心提示:加州的物理学家葛洵在最近一次回中国的旅程中被国安盘问21小时,期间被搜查物品、被殴打、电话被监控、被强迫写下保证书,最后在国安的护送下不得不提前返美。

原文:American Active On Internet Recounts Beating In China
作者:ANDREW JACOBS
发表:2012年2月13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Inline image 1【原文配图:葛洵先生】

中共很久以来都觉得受到了海外网站和社交媒体平台的威胁,但是最近一名加州的物理学家遭到了拘押,据他说,他被中国国保人员殴打,还想让他交出自己的推特口令,这一事件说明中国政府为了对抗海外的自由网站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53岁的葛洵是一名入籍美国公民,他1986年到了美国,他说,本月,他在北京的一条街被劫持,接着在一处秘密地点被国保人员粗暴地盘问。葛洵说,在被审讯的21个小时里,这些国保问了他很多问题,关于他的博客,他为什么加入一个促进汉藏交流的组织,以及他在维护一个支持盲人律师陈光诚的网站方面都干了什么。

但是看起来葛洵最大的"罪"在于他对推特的热情。推特、脸书和优兔,以及成千上万的其他网站在中国都是被屏蔽的,政府认为这些网站的力量是一种威胁。

葛先生周一在加州的菲蒙市接受了本报的电话采访,他描述了这些国保被他的回答激怒的样子。他说在美国,博客是由志愿者创建的,而不是国家支持的煽动者。这些国保要求他交出推特口令。当他拒绝后,国保中有两人对他又踢又打,持续了半个小时。"他们越是打我,我就越不想配合。"

最后,葛先生和抓他的达成了一项妥协:他不会告诉他们推特口令,但可以登录上去给他们看看自己的账号里有什么。"实话就是我做的一切都光明正大。"他说。

尽管在2月2日葛先生被释放,并被立刻遣送出境,这一事件说明,来自中国,持有外国护照的人在落入中国神秘且神通广大的安全机构的罗网时会有多大的风险。

不少美国公民都因不明指控而在中国的监狱中服刑,包括地质学家薛峰,他因行业间谍罪而被判八年刑期。另一位入籍美国人,胡志成不许离开中国,他之前也被控商业泄密。胡先生在监狱里呆了一年半,后被释放,中国的检察人员说这起案件不成立。

中国"人权捍卫者"的一名研究人员王松莲(音)说:"如果你是中国血统,持有美国或澳洲护照,和白人相比,你[在中国]还是处于劣势。"

国务院的一名官员拒绝就葛先生被拘押一事置评,但是说在中国副主席习近平访美期间,薛和胡的困境会被谈及。习近平在周一下午会从北京到达华盛顿。

葛先生的遭遇非同寻常,因为许多持外国护照的华人公开批评共产党的话,就会在返乡时拿不到签证。葛先生为了参加其母的葬礼而申请并得到了紧急签证,他说过去他曾多次回过中国。在1997年回国时,国保人员简略、礼貌地问了他一些关于他参与"美国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的问题,这是旨在为1989年天安门抗议中被逮捕的学生改善境遇组织。

葛先生在德克萨斯A&M大学学习实验物理,后来在奔驰公司当技师。"我真正关心就是基本人权。我从来没有呼吁过推翻政府,我也不倡导使用暴力。"

他说,当三名便衣在丁子霖的住所外和他搭讪的时候他被震惊了。丁是一名哲学教授,二十年来她都在为在天安门抗议中被暴力镇压的受害者讨回正义。丁女士17岁的儿子在那年六月被一颗射进心脏的子弹打死。

这些便衣不仅知道葛先生的名字,还有一张他的照片,是从网上下下来的。葛先生说,他们把他拖进一辆本田雅阁车,拒绝说明他们在找什么,接着没收了他的手机。在一家"老干部活动中心",他们拿走了他的其他东西,包括一台相机、钱和一支录音笔。

接着他们开始盘问他在美国的活动,并暗示他是代表国外的敌对势力回国来制造麻烦的。他说他们就是无法相信宣传要让陈光诚重获自由的网站是由志愿者维护的。葛先生引用其中一人的话说:"那不可能,一个网站怎么能不属于某个组织,没有领导者,也不花任何经费呢?"

葛先生在开始解释推特是如何传播这个网站的时候,他们开始问他要密码。

葛先生说,在打被连续拳打脚踢之后,他们给了他一张纸,要他用肿痛发抖的手按要求来写。这些要求包括承诺不再和"敏感人士"会面,不许告诉新闻媒体,不能做任何有损中国形象的事。他还按下了红手印以示承诺。

几个小时后,在到机场的路上,他拒绝把手提电脑交出做最后检查时他再次被短暂殴打。到了机场后,他们还给了他相机和录音机,但里面的内容都被删除了。他们还把一束他准备给丁女士的花也还给了他。

葛先生说他一瘸一拐地负痛而行,带头的询问人王杰提示他说整个事件都是"国家机密"。这名国保还给了他一个邮箱地址,告诉他下次回来要发送一份通知到这封邮箱。(我们发到这一地址请求回复的邮件至周一未收到答复。)

在被问到最近他是否还会回国的时候,葛先生笑了,他说:"当然,为什么不?我的签证一年有效呢。"

相关阅读: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3 comments:

葛洵 说...

谢谢译者!我个人的遭遇比起国内的良心人士差的很远。但这种强迫失踪和暴力殴打越来越多。这一打人,一下就把我打醒了,那我就陪着他们好好玩儿吧。:)  - 葛洵

SAM 说...

 没感到你有什么良心

Ho Steven 说...

五毛走开@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