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4日星期六

《金融时报》 中国资本外逃似乎要加剧

核心提示:精英阶层日益膨胀的财富的另一面当然是穷人越来越不满的情绪,因为他们觉得整个中国、亚太地区、甚至跨太平洋洗的钱大都是非法所得。

发表:2012年2月2日
作者:Henny Sender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

到澳门玩的游客可能会对这个如今在中国控制下的前葡萄牙殖民地的大街小巷的昂贵钟表店印象深刻。这些店铺是为如下中国游客服务的:他们并不是真的在搜寻最新时尚的钟表,而是在寻找一种将钱转出中国的方式。在许多情况下,这些珠光宝气、华而不实的小玩意都是用信用卡付帐的,随后又马上退给了热心助人的店主。店主退现金给顾客,而不是取消信用卡交易(尽管略有折扣)。

1月,澳门赌场的收入较上年同期上涨35%,原因是大陆人蜂拥至澳门迎接龙年的到来。此类g被普遍视为将钱转出中国的另一种方式,通过在中国大陆以外的地方拿信用卡赌博、然后兑换成(外币)现金收入,避开了只能将2万元人民币带出中国的法律规定。在东京,银行家和房地产中介惊奇地低声谈论用借记卡购买房地产的中国人。与此同时,新加坡政府官员最近说,新颁布的打击房地产投机买卖的措施针对的是中国新贵,而不是通常所说的印尼大亨。

资本逃出中国的现象已经持续了多年。这些钱主要来自共产党官员、幸运的已上市(尤其是在中国以外的地方)国有企业高管和刚富裕起来的企业家。不过,在政治过渡时期,在中国以外的资金流动变得更加剧烈。10月,第十八届党代会将召开,意味着高层的一系列人事变动将开始。随着受保护者失去庇护人,没人知道这样的转变会带来什么后果。

流出去的钱并不是为了寻找最高回报(最高回报还是要在国内找)而是为了寻找安全港。这种资金流动反映了富人的不安全感。他们的一部分钱是合法的,一部分钱是不合法的。极少企业家会披露他们是从哪里以及怎样获得原始资本的,这使其企业王国的发家史显得颇为神秘。中国许多城市都有房主未偿清抵押贷款的房产,但银行不敢取消(抵押品)赎回权,因为房主在党内有很硬的关系。

中国富人同外国投资人都要求享有更有保障的财产权。财产权对合法的钱而言是不言而喻的,但对非法所得就不是同一回事了。

精英阶层日益膨胀的财富的另一面当然是穷人越来越不满的情绪,原因正是他们觉得整个中国、亚太地区、甚至跨太平洋洗的钱大都是非法所得。

中国在统计国际收支差额(2010年为600亿美元)时的差错和遗漏表明,此类资本外逃涉及的金额高达数千亿,尽管难以区分热钱流出和资本外逃。数字上的一些差异是外汇套利的结果,一些则是更值得怀疑的资本流动。

随着对人民币的看法变得越来越悲观,更多钱可能会流出中国。眼下,许多原因使人们对人民币升值的前景不看好。中国的贸易顺差比过去减少了许多,出口前景也不乐观。

香港渣打银行经济学家斯特芬·格林(Stephen Green)说预计,经常项目的顺差可能会从去年的2500亿美元缩减为今年仅剩1400亿美元。大陆的外汇储备到今年年底可能从32亿美元下降为31.8亿美元,也可能下降得更多,与此同时,中国会缓慢地转为更以国内需求为导向的经济体。

许多聪明无比的外汇交易员都引用了这些数字,不再认为人民会迅速升值。12月,香港的人民币储蓄比11月下跌了6%,是有史以来最大跌幅,反应出更广的资本流动走向,以及更为平衡的经常项目交易。

格林认为,很可能热钱近年来一直在流出,但过去这种情况被流入的资金掩盖了,因此不那么明显。透明度是一个大问题。

现在,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与其说是经济问题,不如说是社会问题。

美国一位学者史宗瀚(Victor Shih)估计,中国最富裕的1%的人口拥有的流动资产和不动产可能在2万亿至5万亿美元。而那些最穷的人手无余钱。两者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