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1日星期六

《卫报》 龙年已到,中国的代孕生子业务蓬勃发展

核心提示:中国卫生部在2001年颁布条令禁止受精卵和胚胎交易,禁止医院做代孕手术。但这些规定受到公然蔑视,虽然没有官方统计数字,但广州的《南都周刊》去年估计,过去30年里中国诞生了2.5万名代孕儿。在网上做广告的代孕中介机构超过100家。

发表:2012年2月8日
作者:Nicola Davison 发自上海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China surrogate babies
【八位代孕宝宝成为中国新闻头条。】

生下肚子里怀了九个月的孩子后已经过了两年,小高渐渐不哭了。孩子的新妈妈对他很好,发到网上的全家福照片让她感到欣慰,再说,她有自己在生物学意义上的一个七岁孩子要照顾,还要忙着接洽下一对寻求代孕的夫妇。

小高是中国代孕妈妈之一,她们的活动不能公开,但报酬十分可观。"子宫出租"行业属于法律上的灰色地带,去年12月招致非议,当时有消息称,广州的一对有钱夫妇花了大约100万元人民币,借助两个代孕妈妈同时得到八个孩子。在一个实行独生子女政策的国家,八胞胎传闻——当一家影楼用宝宝的合影做广告时——引起了全国瞩目。

随着中国进入龙年,代孕业做好了生意红火的准备,许多夫妻希望在这个最幸运的年份产子。

据上海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称,2012年估计会有18万名婴儿出生,比去年多10%。华人群体较大的国家通常"龙宝宝"较多,因为"龙"是力量和智慧的化身,而且自古以来与帝王联系在一起。

小高——她不愿透露真实姓名——也感到了紧迫性。"我希望在3月份以前找到下一个客户,我已经32岁了,(代孕的)时间有限,"她说。中国的许多代孕妈妈都来自边远地区,小高的家乡在东北最远省份黑龙江。

两年前,她为一对来自前都城南京的中年不孕夫妇代孕,收入20万元。代孕者一次可以收到10万到20万元不等,几乎是北京一个新毕业生月薪的120倍。尽管中国没有特别的法律规范代孕行业,中国卫生部在2001年颁布条令禁止受精卵和胚胎交易,禁止医院做代孕手术。这一行业走向地下。

但这些规定受到公然蔑视,虽然没有官方统计数字,但广州的《南都周刊》去年估计,过去30年里中国诞生了2.5万名代孕儿。在网上做广告的代孕中介机构超过100家。

据卫生部调查,中国约10%的夫妇患有不育症,这个比例还在上升。因此,中国的代孕市场有着巨大的潜力。上海的代孕中介周女士(她要求记者不要写出她的名字)说:"上海和北京的夫妇必须到武汉、哈尔滨或呼和浩特等远方城市去与代孕母亲会面并找一家愿意做移植手术的医院。"大多数代孕是由网上中介机构安排的,这些机构每月大概有一两笔业务,每笔收取2000元中介费。

在怀孕期间,代孕妈妈通常根据合同必须呆在"代孕房"中,她们共住在一起,由保姆照顾,必须遵守一些严格的规则。在周女士的中介机构,违规包括晚上9:30之后还不睡,告诉朋友和亲戚代孕房的地点。违反规则的代孕妈妈会把罚款500元,甚至可能失去最终合同。

许多不孕夫妇为了得到一个孩子不惜重金。"我们承受着心理折磨,害怕可能会失去孩子,"42岁的李先生说,他的孩子是由代孕妈妈所生,要求在报道中隐去名字,他说,"然后当代孕妈妈怀孕,你会害怕会发生什么事,然后,甚至当你抱着小孩,你又开始担心有人会发现真相。"

在成都经营着连锁餐馆的富商李先生已经有一个七岁的女儿,但打算今年再生一个属龙的男孩。

虽然卫生部规定试管婴儿等生育技术必须遵守计划生育政策,但有钱人可以通过代孕来规避。"有些夫妇试图用代孕的办法来规避独生子女政策,我觉得这种做法应当受到某种法规的管理,"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说,"这对穷人不公平,他们会觉得富人似乎想要几个孩子就可以要几个。它向社会发出的另外一个消极信号是钱能买到一切,而我们应当教导人们的是,金钱不是万能的。"

但对小高这样的女性来说,代孕的决定与伦理无关:这给她的家庭带来他们迫切需要的现金,尽管要付出感情代价。她第一次代孕时在家由丈夫照顾,但下次打算搬到郊外去住。她说:"假如我宣称孩子又流产了,亲戚和邻居都会怀疑的。"

Xie Keyu做了补充报道。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