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0日星期五

《澳洲人报》 “软”中国为潮流转变所困

核心提示:令中国感到紧张的,不仅是激发示威者抗议一系列国内问题的跨国传染能力,还有影响中国2200万穆斯林的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威胁。随着阿拉伯之春开始成为阿拉伯的主流,中国外交一贯的核心元素从未像今天这样受到冲击。

发表:2012年2月9日
作者:ROWAN CALLICK 该报亚太编辑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随着阿拉伯之春开始成为阿拉伯的主流,中国外交一贯的核心元素从未像今天这样受到冲击。

对于中国这样一个骄傲国家的政府来说,本国国旗被示威者燃烧是难以忍受的,尤其是被发展中世界的示威者燃烧。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成立之日起就将自己视为发展中国家。

数十年来,中国人看到的是愤怒的民众燃烧美国国旗,并将美国人赶出第三世界国家。但过去几年来,中国不得不组织成千上万名中国公民从外国撤离——从乍得、东帝汶、埃及、海地、哈萨克斯坦、黎巴嫩、利比亚、所罗门群岛、泰国和汤加撤离。这种新的撤离行动还可能会发生,因为有500万中国人在海外工作。

2010年底在扎因·阿比丁·本·阿里的突尼斯政权摇摇欲坠时,北京大可以作壁上观,但随着示威者开始涌入开罗的解放广场,以及其他独裁者开始陷入困境,中国可能会令那些为其提供石油和天然气并正在经历领导层更迭的国家感到失望。

就联合国投票而言,一直是美国在众怒之下支持以色列从而使自己处于孤立的位置。但上周末面临谴责的是中国及其前老同志俄罗斯,原因是他们否决了联合国促使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实现政治过渡的努力。

中国传统的外交政策重点是提倡不干涉别国事务的原则,这反映出其自身对外部干涉的强烈反感。

但在所有情况下维持这个原则已非易事,如在主权引起争议的时候,还有战略资源通道受阻的时候。

在越来越复杂的环境之下,北京已隐约地改变了这项政策。例如,甚至在隐瞒关于阿拉伯之春的信息,以及阻止本国示威者做出任何回应的同时,北京与利比亚反叛者建立了联系,同时与卡扎菲政权保持接触。

仍令中国感到紧张的,不仅是激发示威者抗议一系列国内问题的跨国传染能力,还有影响中国2200万穆斯林的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威胁。北京还派出两艘驱逐舰和一艘补给舰长期保护其船只安全通过索马里附近海盗横行的海域。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詹姆斯·道尔西写道,也门也许会令中国的传统政策来个大转弯,因为中国四分之一的出口要经过也门和索马里之间的海峡。

此外,也门的威胁也包括基地组织领导的叛乱。

道尔西说,"中国作为崛起的经济超级大国,将会在全球展现更多肌肉,以寻求自身利益。最终,这意味着与中国目前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相反,在关系到中国海外国家安全利益的问题中,中国将会在他国内政上角力。"在联合国就叙利亚问题的投票中,中国再次背叛了所谓的金砖五国团结概念。

印度和南非——和中国的盟友巴基斯坦——附和西方国家的投票意见。叙利亚问题之后还有一个更大的挑战:应对伊朗及其崭露头角的核能力。现在中国是伊朗陷入困境的石油和天然气出口的第一大市场。

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院院长曾锐生说,"中国政府使用了否决权,叙利亚暴行无疑将升级。与其期待的相反,这一行动会严重损害中国全球软实力,也有损中国在中东大部分人民心中的声望。"包括希望阿萨德下台的海湾产油国。 

对中国外交正统观念如此艰巨的挑战是在最坏的时候出现的,此时恰逢中国为今年下半年进行领导层更迭做准备——中国渴望稳定地度过这一关。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