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4日星期三

《每日电讯报》 中国巨大的后遗症开始显现

核心提示:现在中国经济很不正常。消费从20世纪90年代末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8%下降到36%。投资已经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50%。即使按照日本、韩国或台湾经济腾飞时期的标准,这都是非同寻常的。在近现代历史上,这种情况以前没有见过。

译文:中国巨大的后遗症开始显现
时间:12月14日 星期三
作者:Ambrose Evans-Pritchard,国际商业编辑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China's credit bubble has finally popped. The property market is swinging wildly from boom to bust, the cautionary exhibit of a BRIC's dream that is at last coming down to earth with a thud.
【中国的股市发出了强烈的警告信号。自5月份以来上证综指下跌了30%,比2008年最高点下跌60%,几乎相当于华尔街1929年至1933年的跌幅。照片/路透社】

中国的信贷泡沫终于爆裂。房地产市场正在从繁荣急剧转向萧条,这提醒人们金砖四国的梦想终将砰然落地,回到现实中来。

在中国很难得到确凿的数据,但是当这个国家的链家房地产网站报道说,北京新住宅价格11月份比上个月下跌35%,就是出问题了。如果这个消息万一是真的,中国当局预期的合乎标准的软着陆出了严重问题,而且有可能失控。

货币供应量之二的增长速度11月份下降到为12.7%,是十年来的最低水平。新的借贷月度环比下降5%。随着通胀压力减退,中央银行开始取消其紧缩政策,自2008年以来首次降低了准备金要求,以缓解流动性紧张。

问题是,中国人民银行在挤掉信贷泡沫方面能否比美联储或日本银行做得更好。

中国的股市发出了强烈的警告信号。自5月份以来上证综指下跌了30%,比2008年最高点下跌60%,几乎相当于华尔街1929年至1933年的跌幅。

兴业银行的阿尔伯特·爱德华兹说:"投资者们大大低估了中国和其他金砖国家硬着陆的风险,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荒唐的投资概念'。"

"金砖国家就像砖一样倒下来,而且这些危机都是自家吹出来的,是它们自己的繁荣-萧条信贷周期造成的。印度的工业生产已经在下降,巴西不久也将如此。"

他说:"有那么多剩余产能,它们将开始倾销产品,有可能给世界其他国家造成通货紧缩冲击。难怪中国刚刚对进口通用汽车征收关税。我认为中国明年可能让人民币贬值,有可能引发贸易战。"

尽管有贸易顺差,但是中国3.2万亿的外汇储备已经连续三个月下降。热钱正在流出这个国家。中央银行前汇率制定者李洋(音)说:"单向的资本流入或单向赌人民币升值已经成为历史。我们的外汇储备基本上每天在下降。"

外汇储备减少是货币紧缩的一种形式,与经济繁荣时期的作用正好相反。这些外汇储备不能用来支持中国国内的金融系统。那样做的话就意味着将这笔钱——现在已变成了美国国库券和欧洲债券——调拨回本国,从而在最糟糕的时期促使人民币升值。

现在中国经济很不正常。消费从20世纪90年代末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8%下降到36%。投资已经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50%。即使按照日本、韩国或台湾经济腾飞时期的标准,这都是非同寻常的。在近现代历史上,这种情况以前没有见过。

惠誉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说,中国对信贷沉迷上瘾,但每次的成效在降低。2007年,贷款每增加一美元,国内生产总值增加0.77美元,到了2011年,却只增加0.44美元。中国问题分析家朱夏莲说:"现实是,当今中国经济要达到过去的增长水平,需要大幅度增加资金投入。"

朱女士警告说,"杠杆作用大大增强",而且人们担心金融系统会发生"根本的结构性崩溃,"这与过去的衰退不一样。"大批中国银行第一次开始面临现金压力。即将发生的这一波资产质量问题可能比过去更严重。"

投资者过去认为,中国不会发生房地产崩溃,因为抵押融资仅为国内生产总值的19%。中国富人往往拿现金买两三套住房甚至更多,用来保值,因为他们不能投资国外,而今年的银行存款实际利率为-3%。

但是随着东部沿海城市的房价与收入比达到令人吃惊的18:1,显而易见住房——往往空置——已经成为动量交易。

北京清华大学经济学院的程致宇教授说,中国的房地产8月份开始明显下滑,建筑公司报告说,未售出的新房价值500亿美元。房地产现在转入"螺旋式下跌预期。"

沿海城市正在降价售房,上海的开发商11月份降价25%——让前期业主非常愤怒,他们要求退差价。这种情况正在蔓延。内地城市长沙的房地产销售下降70%。据报道,内蒙古"鬼城"鄂尔多斯房价暴跌70%。据上个月的中国房地产指数,100个主要城市的房价下跌仅0.3%,但这个指数似乎滞后。与此同时,这种速度放慢的情况正蔓延到核心产业。钢铁产量急剧下滑。

2008-2009年,北京通过放开信贷,抵御全球危机,充当了全世界的减震器。如今北京能不能故伎重演令人怀疑。

英国隆巴德街研究所戴安娜·乔伊利瓦说:"如果投资者再次不惜代价追逐经济增长,他们可能发现不如以前奏效了,而且通货膨胀很快会报复性地卷土重来。"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朱民说,过去5年,贷款翻了一番,几乎为国内生产总值的200%,包括帐外借款。

这相当于20世纪80年代末日本日经指数泡沫和2002-2007年美国房地产泡沫出现之前的5年间信贷增幅的两倍。在这两次经济繁荣期间,贷款增长,接近国内生产总值的50%。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1月份说,放贷机构面对的是"金融部门脆弱性不断加剧",它警告说,如果遭受多重冲击,"金融体系可能受到严重影响。"

凯投宏观公司的马克·威廉姆斯说,人们非常希望中国利用2008年后的信贷热赢得时间,从长期的过度投资转向消费引导的增长。"尚未如愿以偿。今后几个星期可能显示,取得的成效微乎其微。今后几个月,中国可能渡过这场风暴,但是产能过剩和坏账的风险却只会加剧。"

的确,与我们一样,中国面临庞大的去杠杆化后遗症。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