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2日星期四

《新闻周刊》北韩军队更有可能保持和平

核心提示:《新闻周刊》的日本版总编横田孝认为在金日成去世后,金氏家族就和军队在分享权力。因此,金正日的突然去世可能会让金正恩更加依赖军队,而不至于让北韩立刻陷入混乱。

原文:North Korean Military More Likely To Keep Peace
作者:横田孝(Takashi Yokota)
发表:12月19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自从周一爆出了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去世的新闻,东亚各国政府就仓促进入了危机模式,为这个封闭好斗的核国家可能不顾一切地进行挑衅做好准备。韩国和日本都召开了紧急政府会议,为突发事件做准备――首尔增强了在边境地区的监视;东京也让海岸警卫高度警戒。

不过至少在短期内,不太可能出现军事挑衅。先说一件事。北韩将会忙于悼念敬爱的领袖之死而无暇他顾。(国葬预定会在12月28日举行)北韩的军队可能好战,但不想自寻死路。周一,北韩军队在日本海测试发射了两枚短程导弹,但是南韩的国防部说这一发射是之前就计划好的,和金正日之死没有关系。华盛顿和东京都发布了呼吁朝鲜半岛稳定和克制声明――不仅是对平壤,也是对首尔的。希望南韩政府不要采取可能会激怒北韩的过激措施,北韩以美国、南韩和日本的强硬措辞为借口来采取侵略和扩大化的行动而臭名昭著。

经常被猜测的噩梦般景象是,敬爱的领导人去世会引发权力争斗,导致不稳定,甚至是这个与世隔绝的政权崩溃。人们认为,年轻的金正恩没有什么军事背景却被提升为四星上将、伟大领袖的继承人,质疑这位不到三十岁的小金缺乏他父亲的才干和领袖魅力,怀疑他能否控制军队。

1324330681688.jpg
【图片来源:EPA / LANDOV】

由于朝鲜的封闭和好斗记录,很容易相信这种世界末日景象。的确,去年北韩对南韩的延坪岛攻击可能是出于要建立金正恩的军事威信。

不过迄今为止,没有证据证明军队对金正恩不赞同或不忠心。最近朝鲜的趋势显示,政权比看起来更稳定。

这是因为,很长时间以来,掌握控制权的是军队,而不是金氏家族。与通常猜测金正日是绝对领导人恰恰相反,敬爱的领导人更像是象征性领导,依赖他的军官们。

这种权力结构在北韩的建国者金日成1994去世之后似乎就开始成型了。金正日在其父死后足足有三年的时间准备,之后才正式成为"隐士之国"的领袖。在这段时间里,"敬爱的领袖"费时费力,用奔驰车和奢侈品来收买高层的军队将领。他在1997年成为朝鲜劳动党的总书记,在第二年又当选为全国国防委员会的主席。金正日在会议上宣布了“先军政策”,军队成为了北韩政权中最有权力的实体――超过了执政党劳动党的影响力。

他2008年中风之后依赖军队的速度似乎加快了:过去几年,强硬派的军方,而非相对温和的外交部,越来越多地发布政府声明,显示军官们巩固了在平壤决策程序中的权力。有数十年应对平壤经验的国务院前谈判代表肯尼思・基尼奥内斯(Kenneth Quinones)表示:"军队是北韩政府和社会中最有凝聚力、最强大的组织。北韩不是一人独裁;而是军队独裁,权力是在金氏王朝和军队之间分享的。"因此,即使金正日死了,"北韩军队仍牢牢掌控局势,权力争斗的想法是无稽之谈。"

金正恩的区别在于他更加依赖军官们。据称金正恩出现在公众场合时总是身上被挂满了奖章、带着超大号帽子的军官们簇拥着。真正的担忧是军队现在比以前更强大。金正恩是否有他父亲那样的手段,做出战略决定,让强硬的军队与温和的外交部精英互相争斗,这依然是个问题。

许多观察家还担忧金正恩没有获得军队的忠心,因为他成为下任独裁者的准备时间太短了。他的父亲有超过十年的时间成为金日成的继承者,而小金只是去年才被指定为继承人。

不过与这种看法相反,北韩领导层似乎为继承人计划做了相当久的准备,检验了军方和党内的忠诚。2010年8月,军队召开了一系列大会,要求成员宣誓对金正恩效忠,劳动党一个月之后召开了类似会议。那些忠心受到质疑的人被清洗或者降职。

在某些方面来说,金正恩的接班程序比他父亲容易。不像他的父亲在遭受饥荒的20世纪90年代掌权,金正恩继承的是情况好得多的经济。北韩无疑依然经受着食品短缺,其经济被认为处于崩溃边缘――不过实际上,朝鲜GDP过去十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增长,只是速度较缓。真相是尽管华盛顿、东京和首尔都对其进行了经济制裁,由于中国的支持,北韩经济依然较稳定。中国人在北韩大举投资,项目从矿产到农业基础设施再到平壤的建设,最近从北韩首都拍到的照片显示出在建外表现代的宾馆和超市的景象。甚至俄罗斯也越来越多在经济领域与北韩接触。

毫无疑问,北韩和这一地区面临这日益增加的不确定性,这一地区的政府也在为最坏情况做打算――但是我们还是要深吸一口气,看看这个深藏不露的国家的另一面现实。

作者是《新闻周刊》驻东京的记者和《新闻周刊》日语版的总编。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