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7日星期三

《金融時報》基金檔案:中國的公牛都是盲的?

核心提示:看好中國經濟前景的人似乎對一些明顯的信號視而不見。

原文:Fund file: are China bulls blind?
作者: Emma Boyde
發表:2011年11月5日
本文由"譯者"志願者翻譯並校對

f2436_t1larg.jpg
【編輯配圖】

中國要重復過去的成功並不容易,GMO投資經理的資產分配組成員Edward Chancellor在星期一《金融時報》金融市場的專欄這麼寫道。

Chancellor說,中國的公牛也許選擇對顯而易見的東西視若無睹,但看看過去幾年發生的事:自從2008年,私人信貸(或"社會融資")的總量已由占國內生產總值的120%增加至接近180%。最近中國信貸的增長步伐已經超過美國在雷曼倒閉前幾年的速度。

Chancellor寫道,這一大規模的瘋狂貸款支持的中國固定資產投資金額不斷增加;又補充說,中國高速鐵路的英里數很快會超過世界其他地區的總和。

Chancellor說,中國去年的投資增加至佔GDP的近49%,而中國很長時間依賴已經在過度投資了。他援引的是野村證券的一份報告指出,中國的投資已經連續九年佔GDP超過40%。野村的研究人員估計,中國有三分之一的可能性在2014年前會硬著陸。

Chancellor說:回顧歷史,沒有其他經濟體會投資這麼多、這麼久;如果投資金額僅僅停留在現有水平而不是不斷增加的話,中國的經濟增長速度可能就會減半。

樓市也許是中國公牛選擇忽略的怪物當中最明顯的。Chancellor說,樓市泡沫爆破的後果只是投資必然下降的一個原因 - 因為新建築工程的增加,今年直至10月增加了25%,而同時銷售下跌。

一如日本在1980年代末時那樣,無數的中國企業以借貸來涉足房地產。銀行直接和間接的房地產風險占未償還貸款總額的近50%。看起來不良貸款很可能在今後幾年中激增。

但中國的銀行現況比以前更糟。在過去,中國銀行能夠憑著銀行存款,並提供負利率來補充他們的庫房;現在的存戶已經離開銀行,他們把錢投入到新近推出而回報更高的財富管理產品。

根據Chancellor所講,那些認為中國在未來五年會拿出3500萬元來資助新的"公共住房"單位以拯救樓市的公牛也都被誤導了。政府官方的政府債務數字仍低於GDP的20%。但是,如果把地方政府的基建設施貸款和其他雜項投入也一並考慮,中國國家債務更接近GDP的70%。

Chancellor說,北京的財務狀況將會受到考驗。而且,如果他是正確的,我們還是最好准備迎接崎嶇不平的前路。

相關閱讀:

《金融時報》中國的銀行:正在腐爛的核心

《時代》雜志 當溫州打噴嚏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