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9日星期四

辛迪加项目 当中国统治世界

核心提示:美国更喜欢和别国分享其价值观,喜欢别人都像美国人一样做事,至少在理论上是这样。而中国只会对一个都像中国人一样做事的世界感到恐惧。所以,就算日后中国统治了世界,中国人也不会是规则制定者;相反,他们只想在现有规则下攫取最大利益。

作者:Ivan Krastev
时间:2011-12-28
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维也纳——近来,一个欧洲人如果思考未来他会很抓狂。军事上,美国到处指手画脚;政治上居高临下;经济上却负债累累。欧盟似乎已经处在崩溃边缘了,在外人看来,这个古老的大陆已经失势了。也许他们还是可以彬彬有礼地参与国际事务,但早已没有了胆量和野心。

国际舆论调查显示,很多人都开始不大搭理西方了——他们带着希望,或恐惧,或两者皆有——眼睁睁看着中国一步步走到舞台中心,过去三年中一直如此。就像一个老笑话说的那样,乐观者都在学中文,悲观者却在学开冲锋枪。

虽然有一小撮的专家辩称中国的崛起还在未知之数,中国的经济、政治、人口统计学基础都还很脆弱,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中国在不断崛起。很多人也猜想“中华帝国”统治下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中国会如何表现自己的国际影响力?中国的霸权又和美国有何不同?

总的来说,现在关于中国的辩论都聚焦在了意识形态、经济、历史和军事力量的问题上。然而, 如果拿现在的美国老大和未来的“中华帝国”相比较,最大的区别即在于美国人和中国人看待外部世界的不同。

美国是个移民组成的国家,但他同时也是一个国民从不移民的国家。

显然,住在美国境外的美国人是不叫移民的,叫“外派”。美国本身就是个大熔炉——各个不同民族和宗教团体自愿聚集在一起,最后炼金般炼出了新型美国人。当然评论家们也会认为大熔炉只是个国家神话,它源源不断地激发着全体美国人共同的想象力。

在17世纪,当第一个欧洲人定居在此时,全世界的人都迫不及待想来实现他们的美国梦——过上更好的生活;美国的魅力部分就在于他能够将无关的人都转变为美国人。一个俄罗斯人,现在是牛津大学的指导老师,他说:“你可以变成一个美国人,但你永远不可能变成一个英国人。”所以,不要再对美国的全球改造计划感到惊讶,人家可是规则制定者。

而另一方面,中国人可不想改变世界,他们只想适应这个世界。中国靠各地的海外华人与其他国家相互沟通,而中国人是通过他们那些移民的视角来看待世界。

今天,海外华人比法国所有法国人还多,而中国绝大部分的投资者也是他们。事实上,就在20年前,住在海外的华人创造的价值几乎等同于所有中国境内的中国人。海外华人先富,接着中国本土的人跟上。

唐人街——通常是全世界各大城市中一个极小的社区——却是海外华人的聚集地。正如政治科学家白鲁恂曾观察到的:“华人人认为自己和别人是绝对不同的,所以即使住在别人的国家里,他们还是自然而然无意识地把别人视作‘外国人’。”

正当美国大熔炉把别人都炼成美国人时,唐人街的居民却在学着适应——并从他们的东道主那里的规则和生意中获利,同时”洁身自好“。正当美国人高举他们的国旗时,华人却在努力变成隐形人。世界各地的唐人街成功地在他们的新”祖国“地获得了权势,当然是和平地;他们更团结,高调却不傲慢;他们是中国和世界的桥梁却显然不是第五纵队(间谍)。

由于中国一直在适应而非转变,所以即使他曾觊觎过”帝国“的宝座,他也不大可能彻底改变世界。但这不是说中国不会为了自己的目的从世界攫取利益。

美国更喜欢和别国分享其价值观,喜欢别人都像美国人一样做事,至少在理论上是这样。而中国只会对一个都像中国人一样做事的世界感到恐惧。所以,就算日后中国统治了世界,中国人也不会是规则制定者;相反,他们只想在现有规则下攫取最大利益。
 
伊凡• 克拉斯特夫是索菲亚(保加利亚)“自由战略中心”主任、维也纳“人类科学研究所”的常设研究员。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