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9日星期四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一篇让中国人开始谈论“要自由”的文章

核心提示:韩寒最近一系列话题敏感的文章在网络上引起了激烈的争论;然而这几篇文章的观点和中国社科院的一份《中国社会状况综合调查》的结果一致,“言论自由在中国还没有重要到有足够多的人去关注它。”

原文:The essay that has Chinese talking: 'On Wanting Freedom'
作者:Peter Ford
日期:2011/12/27
译者:大叮田

译者志愿者校对

热衷于讨论政治的赛车手韩寒在中国早已是个万众瞩目的博客作家了。最近他在博客上发表的三篇文章又在网络上引发了一场激烈的口水战。

这一系列文章涉及了三个最容易被中国政府和谐的话题,《谈民主》,《说革命》与《要自由》。

韩寒的知名度是其他作家不能比的,不管他说什么,总能引起无数人的热议。也正是这个原因,中国的监管者不得不对韩寒区别对待。韩寒的高知名度也意味着他可以将那些对敏感话题的讨论从很少人关注的阴暗角落移向更光亮的地方。

韩寒十分支持言论自由,他说:“因为我觉得我还能写的更好,我不想等到老,所以请让我赶上。”但他对中国民主也是非常矛盾的。韩寒怀疑中国是否有足够的拥有公民意识的人来使民主在中国正确合适的运作,同时他又反对暴力革命,他认为“革命的最终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辣者。”

普通人“对民主和自由的追求不如文化界想象的那么迫切,”韩寒争论到,而且一人一票选主席也不是“我们最迫切的需要,因为最后的胜利者一定是共产党的代表。”他认为共产党是全中国唯一有力量收买全部选票的组织。

韩寒提倡的是按部就班的改革来完善法制,教育和文化。

这种方法与中国政府提倡的几乎是一样的。因为此,韩寒的这一系列文章已经遭到了很多自由派评论者的抨击。“他的立场向权力倾斜,”艺术家艾未未对韩寒的文章很不屑,“他就像是主动的投降。”

韩寒随意与直接的写作方式吸引了很多年轻读者。但是他对一些敏感话题的评论常常显轻巧或者没有仔细的组织过,而他在博客说的话通常都能侥幸通过审查。(艾未未这个夏天则因为针砭时弊被单独监禁了近三个月)

尽管如此,当我阅读韩寒关于革命的博文的时候却发现了其中一些内容与我早上细读的另一个完全不同类型的文件,社科院两年发表一次的《中国社会状况综合调查》一致。

这个调查列出了十项中国人民最关心与担忧的社会问题。包括物品价格上涨(59.5%),看病难看病贵(42.9%)和贫富差距(31.6%)以及其他一些柴米油盐的基本担忧比如失业和高房价。

这令我回想起当年克林顿与老布什竞选时贴在竞选总部的标语是“笨蛋,问题是经济。”(It’s the economy, stupid!)而不是强调言论不自由与缺乏民主。(尽管在这份调查中有29.3%的被访者提到了官员腐败)

我询问了此份调查策划者之一的社科院研究员李炜,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结果,是因为他们压根就没有问与政治相关的问题还是人们真的对政治不关心。

的回答很坦白。他说他和他的同事一开始是打算询问网络监管与言论自由的。“但当我们在准备过程中测试这些问题时,我们发现乡下人根本不知道我们在谈论什么。”他回忆道,“村民们觉得他们享有充分的言论自由,因为他们不谈论政治。他们并不觉得这是个问题。”

“这并不是说我们觉得言论自由不重要。”李炜很快补充到,“只是言论自由在中国还没有重要到有足够多的人去关注它使它成为我们调查的一部分。”

这个结论和我们争论的问题,也是韩寒打算相信的观点——因为教育的缺乏以及公民意识的欠缺,中国人在民主方面还不足以被信任——还有些不同。但是它肯定足够让中国政府偷偷笑了。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2 comments:

TTK 说...

最后两段翻译腔有些重。

Wangmengxu1991 说...

吸取教训 ~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