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9日星期四

金融时报 2012年的中国:随着压力的上升而关注于稳定

核心提示:日渐增加的不公使人产生不公正的感觉,2亿农民工仍然是二等市民,而腐败仍在恶化。这些问题亟待解决,但中国的经济成功令其养成了不合理的自信。受到“阿拉伯之春”的激发,这个体制却积极地抑制任何可能引发更多政治敏感活动的社会不满。

译文:2012年的中国:随着压力的上升而关注于稳定
时间:12月27日 星期二
作者:黄育川(Yukon Huang)(前世界银行驻北京办公室官员)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历史会将2012年看作中国选定其“第五代”领导人并转向较慢发展轨迹的一年。这一转变发生的背景将是令人害怕的国内挑战——不断上涨的社会动荡,不断加大的收入差距以及生态和人为造成的灾难——以及由美国转向亚洲和该地区对于中国经济崛起越来越多的担忧而导致的不断升级的外部紧张局势。尽管新领导人掌权时政治体制系将专注于维持稳定,但经济灵活性的下降可能会阻碍北京方面这么做的意图。

事实上,8%左右的较慢增长对于中国和世界可能更好。环境方面更加可持续和更加合理的产出将缓解民众的焦虑,而较高的消费将改善全球贸易的紧张形势。

但许多人预计会出现经济崩溃,称长期的欧元区危机加上房地产泡沫可能引发大范围的行业亏损。这将凸显出潜藏的金融缺陷并引发急剧下跌。还有一些人认为北京方面具备丰富的资源避免发生危机,但称在基于基础设施和土地开发的增长模式下,同时在汇率和利率受到严格控制的情况下,北京方面可能不具备所有必需的手段。

在国内,越来越活跃的中产阶级正造成压力,要求更负责任的治理。日渐增加的不公使人产生不公正的感觉,2亿农民工仍然是二等市民,而腐败仍在恶化。这些问题亟待解决,但中国的经济成功令其养成了不合理的自信。受到“阿拉伯之春”的激发,这个体制却积极地抑制任何可能引发更多政治敏感活动的社会不满。

外界还认为,中国的经济力量在远离文革的一代人中激发了民族主义。北京方面对海上主权主张争端的强硬回应令这个已然担心其经济影响的地区对其安全目的的担忧更加高涨。这是促使日本决定放宽武器出口禁令的一个因素;令中国沮丧的是,这还使其邻国支持美国增加在亚洲的力量,并使地区贸易整合计划变得复杂。

冲突的可能将迫使中国和美国重新定义各自在一个双方都感到不适的变化环境中的角色。美国大选期间的反华贸易意见将令紧张局势进一步加重。亚洲国家将处于为两个大国勾画影响力边界的位置,但考虑到它们各自不同的利益,同盟关系将会根据各自关心的问题而改变。

在其即将卸任的领导层不愿作出任何有远见的决定之际,中国必须十分谨慎。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